我是怎样开始学法轮功的

更新: 2022年05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五日】在一九九六年的冬天,有人跟我谈过法轮功,我当时觉得太玄,还讥笑过那个人。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我们家又开始每年春夏之间的孵化鸡、鸭、鹅,那时需要我走街串巷收集种蛋和卖鸡、鸭、鹅苗。我在一九九四年春就开始使用我自己研制的精密电子控温器控制孵化温度了。因此我在当地的孵化技术是最先進的,孵化品质也是最好的。

当地一养鸟爱好者把我推荐给本地一养鸟大户,让我为其代孵鸟鸡。这样我需每个星期到养鸟大户家至少两、三次。

第一次到他家时,我看到他家的东二间的墙上挂满了法轮功的各种挂图。我对他说:“老居,你还信这个?”他向我介绍了法轮功如何好,他的高血压病已经非常严重了,随时有生命危险了,学法轮功没几天就好了。当他说他的高血压病学好了,我就反感了,因为我知道高血压在当时是根本没有办法能治好的,所以他再说什么我就听不進去了。

但是由于去他家的次数多了,听他说的事也就多了,当了解到法轮功是一种气功后,我又开始听進去了。因为在一九八八年我参加北京全国养鸡综合培训班时,在北京的公园里看到有许多人在练气功。当时参加培训班的是全国各地兽医师或高级兽医师,我们曾在一起谈论过气功中的一些现象,练气功不用打针,不用吃药,能使人身体达到无病状态。当时就有些人说,等退休后第一件事就是练气功。那时我也有一个想法:有机会我也练气功去。

后来老居的妻子也跟我讲,她是如何陪着老居去学法轮功的,她也没有病了。我不再反感了,心想:炼法轮功不要钱,就是花个万八千的,能没有病也值得。于是我开始不动声色的观察老居及他们家的情况。通过观察我发现:他们家的吃饭圆桌是长年不动的,圆桌面上的钢化玻璃下面压着一个清单,写的都是老居吃的药,如早晨吃什么药、吃多少,中午、晚上又各吃什么药,吃多少,清清楚楚的。这样,我就把到他家的时间改为中午或晚上他们吃饭的时间,以便观察老居是否不吃药了。看他们老俩口的精神和身体状况还挺好的。我就琢磨:怎么才能观察到他背地里吃不吃药呢?

机会来了。一天我听广播说第二天有大雨,而且是下一天。于是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到了老居家。我说今天下雨,我有时间,早早来了。我在他家吃了早饭聊了一上午,中午在他家吃的饭,发现他一直没吃药。那天他儿子儿媳都没在家,在他拿着雨伞送他孙子上学时,我看到他家的写字台上、立橱边上的治疗高血压的药瓶盖上都有一层灰尘,过午还是下雨,我也一直在他家,到了晚上,我们一块吃了晚饭,我一直和他们一块到了他们一块学法的那家的街门口,看到他们進了那家门口,我才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想:看来老居确实是不吃药了,他老俩口没说假话。

接着,我利用走街串巷的便利条件,又打听老居的周围邻居,又去问他的儿子等等,都证实老居是学法轮功学好了高血压的。后来我就对邻村学法轮功的人進行调查分析。最后,我表妹也向我们推荐法轮功,直到麦收前,我经过三个来月认真详细的调查分析后,我才确定学法轮功的。

我希望能看到我这篇文章的人,也能放下心来,对法轮功進行调查调查,研究研究。最终您也会得出像原人大委员长乔石组织一批离退休老干部,通过长期调查后做出的结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大脑是我们自己的,用真善忍的标准判断是非才是正确的,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掉党、团、队才会有美好的未来。望更多的世人能够赶快明白真相,选择美好的未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