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忆师恩 谢师恩

更新: 2022年05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八日】回想起当年见到师父的场景,虽然并不象很多同修能那么幸福的与师父握过手、留影,但我生命也有同样的感受:对师尊的救度之洪恩感恩不尽!

借大法洪传三十周年之际,把二十八年前三次见到师父的记忆和感受与同修们交流与分享。

第一次见师父

那是一九九四年七月末,我工作单位的办公室主任,在参加了师父在大连的法轮佛法传授班后,带回来师父的一张名片和一本《法轮功》,借给我看。我如获至宝,一秒钟没有耽误,回到办公室,关上门,聚精会神的读了起来。那天是周日休息,我没回家,担心回家会被家中琐事干扰,不能静下心来读宝书。我流着眼泪一口气看完这本天书,我的心灵被震撼——所有的迷思,所有的不解得到了解答,思想豁然开朗!

我立即拨通了师父名片上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北京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工作人员。我问:“您好,李老师最近有没有在东北办班的安排?师父何时和在哪里还会举办传法班?如果参加不着传授班,按书中的修炼心性、按照图中的炼功图解学炼功法能不能修成圆满……”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对方温和而坚定的说:“只要按书上的要求做,就能修成。近期八月五号,老师会在哈尔滨办传法班。”我高兴极了,把书中修炼心性那部分和动作图解复印下来,把书和名片还给了单位办公室主任。

因为我太激动了,太高兴了,就提前买了去哈尔滨的火车票,也不敢告诉家人实情,怕他们不让我去。一到哈尔滨我就傻眼了:上哪里去找办班的地点?当时在电话上光顾高兴了,却忘记问在哪儿办班?在哪儿买票?这么大的城市去哪找呀?修大法之前,我是一名佛教居士,心想:钱带的也不多,那就去住庙吧,我有居士证。

于是很费劲找哈尔滨极乐寺,打听路径,就往那个方向走。我带着小女儿,她一路跟着我,她已经走不动了,一直在央求我:“妈妈,太累了,回家吧!”我说:“不能回家,不达目的不罢休。”她走不动了,我就背着她走。因为我晕车,只能乘一段车,感觉恶心要吐了,就下车走一段路,所以大热天把孩子累得够呛。

当到极乐寺下车时,突然看见醒目的“中国法轮功”几个大字,“哎呀,这么巧!”我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了!怎么就这么巧啊!那种激动的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后来回想起这一切,知道是师父一步一步引领着我找到了学习班。

开班了,第一天师父的第一句话就说:“有的学员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学习班。”我的眼泪“唰”一下就涌了出来,心想:“师父啊,您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第一堂课我听懂了:师父是在往高层次带那些多年想修而找不到正法门的人。课间休息时,我和旁边的学员说:“这是未来佛主来世传佛法度人啊!”他好像听不懂,我忙闭上嘴,心想:“噢,这可是天机,不能随便泄露啊!”

因为我看过很多佛教的经典著作,知道释迦佛曾经讲过:“末法之时未来佛主,转轮圣王再转法轮。如:即身成佛金轮王现。”对“法轮常转,佛法无边”,我的理解是:法轮大法的法轮常转,佛法无边。我在生命的深处呼唤:“恩师啊!我可找到您了!”

我越听越明白,越听越替那些还让师父给治病或不停地问师父自己的身体哪里还怎么怎么样、自己怎么着急……我心里想:师父说的多明白,师父不是给常人治病来的,是往高层次上带修炼的人啊!首先要有往高层次上修炼的愿望,师父才能给净化身体。

当时我心里想要问的是:我还要不要再上早晚课了?用不用再拜八十八佛了?我就这样一想,还没有写条子问呢,师父就说(大概意思):“我把你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不用拜佛,不用烧香。”我的心又被震撼了:师父啊,我想啥您都知道啊,太神奇了!

回到家我就把居士证烧了,佛堂撤了,佛像送走了。

在办班的那些天,师父都提前到场,在讲台上宣布学员拾到的首饰、手表、人民币等物品,让失主上台认领。

我每天都想多看一看师父,也有其他学员和我一样,就在师父来的路上等着。每天我们都能看到师父坐的黑色轿车从身边开过,师父就把车窗放下,把手伸出来向我们挥手,我就向师父敬佛家礼。

更有幸的是,有一天我们娘俩在一个过街的天桥上散步,等着到时间去上课,突然看到对面过来一群人,中间有一位身材高大、伟岸,啊!这不是师父吗?!我激动的只想跪下拜师,师父看出我的心意,微笑的向我摆摆手,示意我不要那么做。我双手合十,向师父敬佛家礼,目送着师父从身边走过去,我久久的望着师父,直到看不见师父为止。

这是永世、永生的记忆,伴随着我助师正法的日日夜夜。只要想起师父,就让我充满善念,只要想起师父,就觉得没有过不去的关,只要想起师父,就让我遇善缘结善果,了却一切怨缘。

回想在哈尔滨传法班上,师父指挥让学员们跺脚,分成几部分。因为有的学员心急了,没等师父的口令传出就把脚跺了下去,师父就耐心的说:“再来一次。”并说:“你们要是学法这么着急就好了。”(大概意思。)

师父的这句话,牢牢的在我的思想深处扎下了根,至今让我一直把学法摆在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位置上。我们的家庭学法小组从未间断学法,无论在什么环境下,无论搬迁过多少居所,都在坚持学法。从前是一周集体学几次,现在更知道精進了,每天上午学《转法轮》,午后各自参与不同的救人项目。晚上学师尊的各地讲法,与同修共同发正念除恶,互相帮助,共同提高,不落下小组的每个学员。家庭学法小组的每个成员基本都跟上了正法進程。遇到什么关难,都能在师父的加持下堂堂正正走过来。

我们深深体会到佛法的无边法力,决不会因为常人不知道他,他就不存在。即使一个小小的常人,只要有对大法的虔诚的敬仰,就能得到佛法的护佑,就有美好的未来。

在第八节课中途,师父离开讲台去处理事情去了。一会师父回来了,表情威严。后来才知道,工作人员不允许有人抬着危重病人進场干扰师父讲法。那伙人不满意在闹腾。这是对传正法的干扰!

末法时期,人得法就是不容易,就有捣乱、搅场的。也有邪魔在起破坏作用,它就是不让人得法,说是所谓淘汰不信佛法的人。这次传授班,师父语重心长鼓励我们说:“你们是种子。”(大概意思。)

师父这谆谆教导我牢牢刻在心里,以至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至今天的二十三年反迫害中,我都以师父的法作指导——我们是种子,就要发挥助师正法的作用,在佛法的修炼路上勇猛精進,象雄狮一样勇往直前,努力做一位上士。

第二次见师父

从哈尔滨传法班回来,我就加入了弘扬大法的洪流中,组建炼功点,每天早上跑三个炼功点,照常上班工作,管好家庭。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末,师父结束了广州传功讲法班,飞往大连。我得知后,找了三辆大客车,参加师父在大连的带功报告会。我和全家人都去了大连参加了师父的传法班。

师父让跺脚的时候,婆婆一跺脚,一身的病都跺没了,不但没有病了,还摘掉戴了几十年的眼镜。现在婆婆已八十五岁了,还能种地呢!抄《转法轮》宝书她已经不知抄了多少遍了。谁看见她都说她年轻,脸上光光的,没有皱纹,活的有滋有味。

师父每次让跺脚时,都让大家想一下自己的病,没有病的想一下家里人的病。我没有病,也想不起家里人谁有病,就想把一切不好的思想物质跺掉吧。这次也是,有的学员跺脚没按照师父的口令,有的就抢先跺脚,师父也都耐心的说:“重来一次。”并说学法要这么着急就好了。

这句话我又听了一次,更牢牢的印在我生命的深处了。无论在什么环境下,我都把学好法放在首位。“七二零”之前,只要是师父发表的《精進要旨》,我们都不隔夜,立即打印送到学员手中,自己反复学,直到背下来。

第三次看到师父

一九九五年一月四日,我去北京参加了《转法轮》宝书首发式,再次沐浴在师父洪大的慈悲佛恩之中。

我地区去了七位学员,座位离讲台很近。师父来了,让我们把双手朝上放平,然后给每个人下法轮。我感觉到了法轮在手里旋转,暖暖的正传、反转,奇妙至极!这次以后,我们都知道师父将要去国外传法度人了。

这一生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和师父在一起的时刻;
这一生最荣幸的事,就是能成为一名法轮大法的修炼者;
这一生最珍贵的是能在师父的宇宙大法引领下经历了不平凡的个人修炼提高与助师正法反迫害的岁月;
这一生最殊胜的是能脱胎换骨修去名、利、情,跟师父回家。

当《转法轮》宝书捧在手里的时候,我总要把家里人都安排好,不让任何事、任何人干扰我学法,静静的如饥似渴的看啊,看啊,越看越爱看,越看越明白,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忘记了人间的一切恩恩怨怨,不吃不喝却不饿不渴,忘记了一切,只有止不住的泪水,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在炼功的初期,特别是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1],我也是无名的流泪,总是流泪,在生命的深处的泪淌也淌不完。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只要想起师父总是眼含热泪,滚滚泪珠夺眶而出。

师父说:“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2]

感谢恩师的救度洪恩!弟子叩谢师尊!慈悲苦度之恩。以此文章感谢恩师救度之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