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25年前我与死神擦肩而过

更新: 2022年05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八日】我出生时,脐带紧紧缠绕脖子好几圈,差点窒息死亡。经医生抢救,我才活了过来,但也因此落下了残疾——偏瘫。我右手残疾,左手也不灵活,双腿行走困难,说话也较困难。好在思维、智力正常,我能正常读书,直到大学毕业。

身患双癌 绝望等死

读大学期间,我头痛了一年多。“镇脑宁”、“正天丸”等专治头痛的药我天天吃,头痛却越发严重,半边脸经常感到麻木,视力严重下降,甚至看不清眼前人的面貌,看不清黑板上老师写的字。头痛、耳鸣导致我听力严重下降,有时听不清老师讲课的内容和同学之间的说话。更严重的是,大脑偶尔会出现瞬间失去意识。而头痛欲裂的痛苦,常常会使在教室自习的我不得不背起书包回寝室休息。

一九九七年五月底,在临近大学毕业之际,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同学寝室里看到一本《生活与健康》杂志,上面登载的一篇文章说的鼻咽癌晚期症状与我当时的状态一模一样。冲动之下,我回寝室立即就给母亲写了封信,开门见山的就说:“妈妈,我可能得了鼻咽癌了!”收到信的母亲感觉如五雷轰顶,匆匆乘车赶了过来,又匆匆带我前往市级大医院就诊。

在大医院经过两次脑部CT扫描和专家会诊后,我被确诊患了“末期恶性脑瘤”,医生说颅骨都被癌细胞侵蚀了。当时遍布颅内的恶性胶质瘤已压迫着听神经和视神经。在耳鼻喉科,经过两次活体组织检验后,我又被确诊为鼻咽癌晚期,医生断言我最多还能活三个月。生命似乎就要在我二十三岁那年终结。

当我被诊断患了恶性脑瘤后,医院劝母亲同意为我做脑瘤切除手术。其实,我当时遍布颅内的恶性胶质瘤已经是无法通过手术来切除了。如此严重的状态,已注定我所剩时日不多。既然这样,还不如用我来做个脑瘤手术的医学实例,这可能就是当时医院肿瘤科医生的想法。手术前的那段时日,既定的那位手术主刀医生带着五、六名年轻医生(抑或是实习生吧),天天来病房观察我的情况。

也许是我命不该绝,在动手术的前一天,我意外来了例假,来例假时不能动手术。母亲拿着我的CT片,去找耳鼻喉科的一位专家看。那位专家看了之后,强烈反对给我做脑部手术,并谴责肿瘤科医生怎么能拿生命不当回事!我因此逃过了极可能死在手术台上的一劫。

之后,我接受了放射治疗。对于癌症末期患者来说,任何治疗可能都是徒劳的,最多就是一种心理安慰。放疗期间,我开始流鼻血,有时候堵不住,只好蹲在厕所里任其流淌。我的右侧脸也开始发肿。因放疗时射线对颈部皮肤的伤害,导致我两侧颈部皮肤开始溃烂,显的血肉模糊。更让人恼火的是,我的口腔开始溃烂,吃东西如同上刑一样痛苦。如果不是母亲非逼着我吃完每顿饭不可,我真想饿死算了。

真是苦了我的母亲了,承受着即将失去女儿的巨大悲痛,却还要强装笑脸给女儿以希望。其实我什么都知道,鼻咽癌的诊断结果就是我读出来的。因为母亲年过五十,视力不太好,而且也不懂表示“癌症”的那个英文缩写“Ca.”的意思。

放疗结束回家后不长的时间,我的颈部就出现了鸡蛋大小的肿块。当我在镜子里发现了之后,泪水就象断了线的珠子:我想起了因患鼻咽癌死去的父亲,就不想再做放疗,更不想化疗。因为这两种治疗带来的强烈副作用只能加速死亡,我也不想死的太痛苦。

我不敢在母亲面前落泪。记得放疗期间的一天,因为头痛难忍,我哭了。母亲看到我哭了,一边尽力安慰着我,一边却也忍不住大颗的泪水往下淌。当时看着母亲这样伤心,我止住了哭……

颈部出现肿块之后,我的脸也开始迅速发肿,几乎比原来的脸大了一倍,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祖母看到我这个样子,伤心得不行,泪水不断。因为她的长子即我的父亲,离世前就是这般模样。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一幕似乎又要上演。母亲和祖母在背地里偷偷商量着我离世后穿什么衣服……

修炼大法 绝处逢生

我母亲多年来身体一直非常差,冠心病很严重,心动过缓(每分钟心跳才四十余次),“速效救心丸”一直不离身。此外,鼻窦炎、结肠溃疡、胆囊炎、肩周炎、贫血、头痛、皮肤病、腰痛、坐骨神经痛等等疾病,折磨的她苦不堪言。母亲尝试练习各种气功和太极拳等来锻练身体,也不见什么起色。

在我接受放疗的初期,母亲因偶然的机缘开始修炼了法轮功。一天天过去了,母亲的身体迅速发生着变化,全身疾病不治而愈。母亲不再是萎靡不振,而是满面红光,精神抖擞。

母亲当然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修炼法轮功,就劝我看了一遍《法轮功》。母亲的变化,我看在眼里,也由衷地为她高兴。但我因为身体无法放松,就没有修炼大法。那是因为我当时看书没用心,以为法轮功就是一般的气功,依然机械的接受着放疗,麻木地等待着死亡。

放疗结束后没有多长时间,我似乎快不行了。一九九七年下半年,我在绝望等死期间,母亲又给我看了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这是一本教人如何修心向善做好人、如何看淡名利无私为他的书。

此后,母亲又给我看了两本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学员写的心得体会汇编。母亲修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受益,我已亲眼看到了。而汇编中那些受益人的变化,更让我受到深深的震撼。法轮功不仅让很多身患各种绝症(肝癌、肺癌、胃癌、血癌、红斑狼疮、重度抑郁、强直性脊柱炎等等)的人重获新生,而且能迅速净化和提升人的思想和心灵,这更是让我感佩不已。

文章中描述的那些有几十年不良嗜好的人,他们很轻易地就戒烟、戒酒、戒赌;甚至吸毒成瘾、骨瘦如柴的人迅速戒了毒瘾,重获健康;让打架斗殴、偷抢骗拿的人重归正道,变成处处替他人着想的好人;矛盾重重的家庭,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后,相互宽容、忍让而变得和谐了,等等等等。看完汇编之后,我的心动了。那一刻,我感到一阵热流通透全身。

一九九八年二月的一天,我开始和母亲一起晨炼,每天一起读《转法轮》,身心在佛法无边中迅速受益。其实在看第一遍《转法轮》时,师父就在管我了,我的颈部包块就是在那期间不知不觉消失的。

参加炼功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在似醒非梦中,感到有一只大手伸進我的颅腔内抓出了什么东西。那一刻,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清理了颅腔,我从此获得了新生!

修炼法轮大法一年多后,我意外的得到了一份好工作。修大法也使我开智开慧,在工作后的短时间内,我就用不太灵活的左手很快学会了电脑操作,并在实际工作中能够运用自如。

修己自律 做个好人

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在哪里都要严格要求自己,做个好人。我参加工作以后,没把自己当作残疾人,不管是寒来暑往,也不管是雷雨交加,我每天都按时上下班,从不迟到、早退,也很少因私事耽误工作。

记的一次下雨天,因路滑和腿脚不便,我重重的摔倒在地,当时左胳膊先着地,支撑着整个身体。撞地的那一瞬间,一阵剧痛袭来,我心里直说:“没事!没事!”之后,我的肘关节至前臂一片青紫,肿的很粗,不敢用力,做什么事都很困难。但我没有声张,没有请假,依旧照常上班。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1]。我没有把伤痛当回事,前臂很快就消肿不痛了。

无私为他 校长钦佩

师父在法中要求我们看淡名利,所以我在工作中任劳任怨,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二零零七年年终,教育主管部门统计有困难的教职工,并给予慰问和资助,学校新任校长把我定为首选对像。

在填报相关表册时,校长找到我,我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我说:“我没有什么家庭负担,还是把机会和名额让给比我更需要帮助的老师吧。”并讲了我的理由。当时校长很惊讶,没想到我会拒绝,但也甚是钦佩。职称晋升,一直都是单位在职人员非常关注的事。为了能晋职,你争我夺、尔虞我诈、编造各种假材料等等,搞的身心疲惫。我是修真、善、忍的,当然不能为了名利去违背大法和师父对我们的要求。

我参加工作至今二十余年了,但我的职称始终未变,一直拿着初级职称的工资,比刚刚转正定级教师的工资还低。但我丝毫没有向领导抱怨过,始终尽职尽责的工作着。

二零一二年,校长曾去找人事局,要求解决我的职称晋升问题,但没有着落。于是校长打电话提醒我,是不是去弄个“教师”资格证。弄个“教师”资格证,就意味着要造假,而且还要麻烦领导帮忙。我毫不犹豫地回绝了,我说:“算了!”并感谢了校长的关心和帮助。这让校长非常感佩,发短信给我说:“我们的老师有你一半的敬业、负责,如你的素质这么高,我们校长就好当了。”

“你咋这么好?!”

“修成无私无我”[2],这是大法师父要求弟子达到的境界。修炼大法后,我经常尽力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而且从不计回报。在学校工作最初的七年间,当时的综治办L主任(也是学校的会计)已经五十几岁了,不懂电脑。我就经常帮他编辑、打印工作资料和制作、填报财务数据与报表。

有一年的年终,学校的安全工作受到了县上的表彰和奖励,L主任出于感激,非要送我一百元钱,我谢绝了他的好意。我说这些都是举手之劳,是我应该帮的。L主任听了,直说:“你咋这么好?!”他退休后偶尔碰到我,仍忍不住说:“好人啊!你是好人!”

不怕麻烦 善待学生

有一年,学校有两名智障生小浩和丽娟的家长因忙于打工,孩子下午放学时抽不出时间接孩子回家。教务主任找到我,问我是否愿意在下午放学时带这两个孩子回家,帮家长解决没时间接孩子的难题,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除了周末,我每天下班时,就带着两个孩子走至少半小时的路,把他们送到家长身边,我再回自己的家。其实我走路走久了,右脚脚踝处就疼,天天这样走,就更难受。但为了两位家长无后顾之忧,我也就没想那么多。

我没想到带着两个孩子走路回家并不容易。小浩很顽皮,不太听话,叫他走人行道,别往大路上跑,他还偏往大路中间跑,还嘻嘻哈哈的,真是有点让人心急,怕他被过往车辆撞了。每到此时,我就要求自己不能生气,温和地劝他赶快回到人行道上来。

有时小浩不听劝,还在路中间边笑边手舞足蹈的,让人哭笑不得。那一刻,我真想第二天就不带他回家了。但想到他妈妈在车站给人擦皮鞋,挣点钱很不容易,我是大法弟子,要处处替他人着想啊。我每天下班行走的那条路,可算是城镇主干道,平时车流量不小。但神奇的是,每当小浩在路中央顽皮时,就没有车辆过往。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保护啊!

每次我把小浩送到他妈妈身边时,她都要满怀感激地说声:“谢谢!”每次听到那声“谢谢”,我知道这个忙我得帮下去。

那年年末放寒假前的一天,丽娟的父母非要送给我一百元钱以示感谢,当时怎么都拒绝不了,我就收下了。我深知家长在外打工挣钱供孩子读书的不易,于是在第二天送丽娟到她妈妈打工的地方时,把这一百元又退给了丽娟妈妈,这令她十分感动。

大法弟子的宽容让司机感动

记得那是十多年前冬天的一天,下班后我在校门口右侧人行道上等车回家。等了一会儿,一辆拉客的长安车停在了我面前。就在我左脚踩在车上,右脚还在地上的时候,司机以为我已坐在车上了,“呼”一下就踩了油门。瞬间,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清醒过来时,司机已将我扶了起来,他显得愧疚与不安。我看看身上到处都是灰,发现棉衣右侧腋窝缝线处还裂开了约一尺长的口子。我没吱声,只是拍了拍身上的灰。司机看我没有难受的表情,也没有抱怨他,就让我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拉我回家。

一路上,司机再也没有心思拉别的乘客,只是慢慢地开着车。突如其来的车祸,让我起初在心里有点埋怨司机:知道我行动不方便,干嘛不等我上车坐好了再开车呀!有点受委屈的感觉。但转念又一想:“他急着开车也是为了多拉几个客,多挣几元钱啊,不能怨他。”

临到快下车的时候,我伸手在挎包里掏钱。司机见状后,不好意思地忙说:“不收钱!不收钱!”我听了,就把一元钱攥在手里,等到下车时就默默的把钱放在了车上。

车祸后,我的右肋处隐隐痛了好几天,但没進行任何治疗就好了。这次出车祸前,当地曾发生了一个人在公交车上不小心摔倒之后,讹了司机好几千元钱的事。

按常理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长安车司机为了不惹麻烦,就不会再搭我这个行动不便的人了。但车祸后,我因修大法而体现出的善良和宽容让司机很受感动。自那以后,那个司机只要看到我在路边等车,就会立即或者很快调转车头来载我。

结语

尽管我炼功时动作极不准确,而且还不能放松,但法轮大法彰显的佛法无边的慈悲,使我在二十五年前就与死神擦肩而过,并且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生过病、吃过药。

修炼法轮大法二十五载,我的生命重塑了二十五年。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了我新生,使我成为一个残而不废、无私为他的幸福生命。

我愿天下世人能够识破中共的谎言,与大法弟子一起来感受李洪志师父的洪大慈悲和法轮大法迅速净化身心的神奇超常。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