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六岁老太正念闯过病业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九日】我是农村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六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我患有骨质增生、冠心病、肾病等好多种病,吃了好多药,也不管用。修炼法轮大法后,我还没学炼功动作,因为我没上过学,不识字,只是让女婿给我念宝书《转法轮》,女婿给我念时间长了,我的身体还坚持不了。就是这样,女婿为我只念了二十多天后,我的身体没病了,好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的身体给净化了。从这以后,我就能下地做饭,干活了。

二零二一年过年,在外打工的孩子们都回来了,一大家子红红火火的过年,我也跟着忙做饭啥的,成天忙家务。一天中午,一大家子人正吃饭,我就觉得身体不舒服,起身到院子里上厕所。二亩大的院子走到一大半时,就觉得头晕,就趴在下房窗台上歇了一下,心里想,这是魔的干扰,就又往前走。走到南房时,老伴扶我,我就想,这南房咋倒了,就坐在地上,啥也不知道了。

等我清醒过来时,孩子们早已把我抬回来了。我躺在床上,心里立即不停的求师父救我,师父救救弟子,师父救救弟子。一个小时后,我的身体就恢复了,好了。

可到了晚上,又出现了心跳的厉害,怕听到声音,还一会一会儿的尿。第二天,孩子们见我成了这样,就让我去医院看病,还说:娘把我们都拉扯这么大了,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娘难受啊,就要送我上医院。我想起师父,我有法,我心里不害怕。可大儿子不认同大法,着急。

后来,亲戚、朋友、相好的知道了,都来劝我去看病。我想谁也动不了我。不管大伙儿咋劝我,我就不听他们说。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我不上你旧势力邪恶的当,我就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走神路,不走人的道。

女儿同修也说,娘都修炼这么多年了,这样做是对的,就听师父的话,没错,就走大法这条路。二儿子也是同修,怕我过不了关。女儿对他说:就听娘的吧,娘说咋办就咋办吧。同修们都知道我的情况后,镇上的、三里五村的同修都来帮我闯关,每天陪我学法,发正念。

我知道我这是修炼上有了大漏,被旧势力邪恶钻了空子,我得向内找。我找到了争斗心、妒嫉心、怨恨心、怕心、对儿女的情等。和老伴有争斗心,老伴胆子小,自从邪党迫害大法以来,我出去讲真相,他就骂我,大队干部让他看(监视)我,他就看着,同修来家里,他还要往外撵,我心里就不舒服。在村里领了点钱,老伴自个儿藏起来,不让我花,也不让我摸。我想,你不让我花钱,我还不花,正好去我的利益心。可是人心冒出来,就又想,我修炼了,做好人,你不理解,跟你过了一辈子了,还不如个佣人,跟个仇人似的,就埋怨他,妒嫉他自个把着钱花。这些年,这些心都没修干净,一会儿,人心上来了,就用人理衡量,一会儿想起法了,就又用法衡量。

师父说:“你要知道,我一直在讲,大法弟子看问题一定要反过来看,因为三界是反的,但是你们要走正。常人认为不好的,作为修炼人——想离开这里的生命,就是好的。你要认为是和常人一样的想法,你就永远是个常人,你就永远离不开这里。所以你碰到魔难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机会,如果你能向内找,那正好是你走过难关、進入一个新的状态的机会。”[1]

我对儿子的情表现在,二儿子也修大法,遭受过迫害,又出过车祸,修的不精進,媳妇给了他一个手机,他成天玩,黑夜钻被窝里玩。我让他多学法,我说他不听,我替他着急,就心里有点恨他不争气,拿法修理别人,不修自己,这也是情。我看不上他,看他修的不好,可人家修好的那面已经隔开了,你也看不见,看见的都是没修好的。

其实二儿子过病业关时,走路都摇摇晃晃的了,也没动摇对大法的正信,不怕死,很坚定。眼睛看不清,同修劝他去医院做手术,他也坚定的不去,就是信师信法。我应该看同修好的一面。我把心放下,儿子有师父管。

我还有怕心,因去年去邻县讲真相,我被绑架过,在师父的保护下,平安回来了。可事后,我又生出了怕心。晚上心跳,睡不着,我一个人悄悄坐起来,心里喊着师父救我,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我有师父,谁也动不了我,心里就更坚定。

一天天过去了,身体还是改变不大,我想我还有啥没放下的?我想我不怕死,我死了,我要救的人往哪去呀?我要活着,不能给大法抹黑,我活着,就是为了救人、救人,完成自己的使命。我把心放下,一切交给师父。

一天,师父在梦中点化我:我的世界里亮堂堂的,太阳红光光的。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两个月后,我闯过了病业关。

现在,大儿子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认同大法好了。村里人也看到我从一个快死的人,靠炼大法活过来了,也都不说啥了。

弟子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又救了弟子一命。也谢谢在难中帮助我的同修们。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