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被抄家之后

更新: 2022年05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一日】我原来身体如何不好,四十五岁时曾经拄过双拐,被病痛折磨的都不想活了,后来炼法轮功身体才炼好了,如今七十五岁了。

突发事件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二日中午,我家餐厅中间棚顶开始漏水,一开始是每次三、五滴,之后是七、八滴,再后就十几滴,嘀嗒、嘀嗒不停的漏,而且速度越来越快;甚至成溜,用四个盆接,喷溅一地。我赶紧找物业,物业一查我家楼上没交物业费,也没有他家电话,让我找小区。小区给我家楼上住户打了电话,说楼上的住户正在班上,一会儿回来。待我回家一进屋,听到北阳台棚顶也开始漏水,又接上两个盆。这时,小区人、物业人,锅炉房人不断的来敲门看情况;楼上住户也回来了,说是冰箱漏了。我想,冰箱里装的全是水,也不至于把我家漏成这样啊?想必是怕承担责任吧!我要是个常人,一定会要你赔偿;但我今天作为大法弟子,不会要你一分钱。【编注:如果第一反应是修炼/向内找的话,可能会意识到,漏水和漏水的严重程度,都是警示(比如心性有漏了,漏的严重,情,某种紧急情况即将发生),并立刻静下来尽可能的调整状态、请师父帮助。】

事态升级

由于不断敲门、开门,地上溅的满地水,走路很滑,还得不断的擦地,我被弄的焦头烂额,没了安全意识。没想到,下一次开门时,是小区片警和一个不认识的便装年轻人(后来得知是派出所副所长)。已经开了门,只好请他俩進屋。寒暄两句,那个年轻人就坐在电脑桌前,看到桌上有一本《转法轮》,笑呵呵的,边翻看边说:“我小时候,我姥也学这个。”我高兴的问:“现在还学吗?”他说:“我姥走(去世)了。”

此时,又有人敲门,一开门,进来三、四个警察,说他们是国保大队的,来我家看看。说我十二月二十八日在什么什么地方发过法轮功挂历。同时打开手机让我看那上面的人是不是我。我不答也不看手机,问:“你们有搜查证吗?”答“有”。这说明他们是有备而来得。

我说:“拿过来看看!”我一看,所谓的搜查证,只有一个公章,其余什么都没有。我说:“这不合法,必须有公安局副局长签字,派出所所长签字,小区书记签字才有效。”领头的说:“要都得公安局长签字,局长一天得累死!”边说几个人就开始到处翻箱倒柜。

他们把我的打印纸、打印墨水、照片纸、个人冤狱上诉材料,还有七、八个U盘、上网卡及设备、二维码卡片、老年乘车卡、师父法像,二十几本大法书,墙上一本挂历、真相小挂件等等就连空背包都搜走了,最后还抢走了我的手机、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

不忘救人

期间我没有害怕,一直平和的给他们讲真相,希望他们不要跟着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做历史的罪人!他们根本不听,还强行把我带到派出所,强行搜身。

我一直不停的给他们讲着法轮功不是邪教,甚至公安部和国务院2000年39号文件明确认定的十四种邪教中都没有提法轮功,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的50号令其中第99号和第100号文件说明法轮功书籍合法,拥有法轮功书籍和资料就是合法的;而你们随便查抄法轮功学员的家是违法的。

这个过程中,有十多分钟时间是该国保大队的一个警察看着我,其他几个警察都出去了。我发现这个警察比较善良(可能以前听过同修讲真相)——在抄家时,我就注意到,他打开立柜门立即就关上了,说:“都是衣服。”其实柜子里就有一个笔记本电脑,是同修临时放我家的,用一件衣服盖着,没盖严。他眼神好,肯定看到了,显然是有意没声张。

此时,我赶紧给他讲真相:“孩子,你的善良我知道,为了饭碗来干这行,也是无奈。但你一定要记住善恶有报是天理,在你能力范围内保护好人。我有个U盘(在裤兜里没搜走),里边有破网软件,能上明慧网,你不带任何观念自己去看看,了解了解什么是法轮功,去分析分析。善恶美丑你会看明白,这对你的一生都是有益的。”

他问怎么破网?我告诉了他,并立即起身避开摄像头,面向门口,手伸到背后把U盘递给他。他刚接过去放口袋里,就来了几个警察。四个协警商量夜里怎么排班看守我。我一听,这不行,我不能在这呆一宿,就对他们说:“公安局有新规定:超过七十岁的老年人,询问不准超过四小时,现在已经五个多小时了,我要回家。”他们说:是十二小时。我说:“你们现在就打电话问市公安局,不然我明天告你们!”他们说他们说了不算,得找所长。我叫他们去找所长。其中一个人下楼去了。

过了二十来分钟,所长来,说经请示上级,可以让我回家,签了字就送我走。我坚决不签。最后不得已就放我回家了。到家已是晚十点半。

向内找 调整自己

回家后,彻夜难眠,我哪里有漏了?还不是一般的漏,出这么大的问题?师父这么点化还不悟!找出一大堆执着心:攀比心、干事心,争斗心、妒嫉心等等,特别是因为最近发新年挂历发的多,民众喜欢要,前两天还认真计算了一下,我个人就发出了两千多份!我做了这么多,比周围的同修都强。起了欢喜心、显示心,为私为我。十二月二十八日那天,看到家里还有二十多本挂历,想的是:“赶紧发出去,别留在家里,万一……”这一念不正,被旧势力抓到了把柄,利用路边监控拍到我发挂历的场景,招致邪恶上门。

教训是惨痛的!怎么办?

师父说:“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1]

我决定抓紧时间,到派出所讲真相,救度公安系统的众生。明天就去,借机進一步讲真相。想是这样想了,然而怕心随之又上来了:我是独居,今天这事谁也不知道,我又不能去同修家,那会给同修带来危险,明天我去派出所万一被他们扣下咋办……不对,这不还是在为私为我的小圈子里转吗?于是我发正念,请师尊加持我正念正行。

决心已定,我命令自己加强主意识,不再想别的:那个怕不是我,坚决不要它!出来就灭掉。接着就一心一意准备第二天讲真相的素材。

继续成熟自己、继续救人

第二天早八点出发前,再次给师尊敬香,有如上战场一样,含泪跪拜师父,请师父加持弟子,不辱使命!并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的干扰和迫害。一路上正念不停,就这样到了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门卫说疫情期间不让進,找谁得打电话。我就跟门卫讲昨晚发生的事,我说手机被他们抢走了,老年乘车卡、背篼都被抢走了!临走时门口墙上挂的毛线帽子甚至准备装垃圾的一口袋方便袋都摘走了。

接着我给门卫讲,我原来四十五岁时曾经拄过双拐,被病痛折磨的都不想活了,后来炼法轮功身体才炼好了,如今七十五岁了,骑自行车到处跑。门卫听后动了善心,用他自己的手机给我打电话找所长、要手机。所长答应找找看。

过了四十多分钟没动静,我再请门卫打电话催问,门卫说:“我再打就得回家吃去了 (就被开除了) !”我说:“那我就使劲砸门了!”他说:“你砸吧。”我“哐哐”使劲砸门,门卫里屋的人受不了了,叫门卫去楼上找所长。过了十来分钟,门卫把我的手机拿来了,是所长忙别的事给忘了。我就问门卫所长的电话号码,门卫不敢告诉我,让我去找片警要电话号码。我一看,好不容易给门卫讲的有同情心了,别再弄僵了,明天再说吧。

第三天,我先找片警,要所长手机号,片警要我找分管所长,给我一个分管所长的手机号。我去派出所找到分管所长,没想到,这分管所长正是那天和片警一起去我家的那个年轻人。为了拉近双方距离,我说:“我不把你当所长,当警察,而是把你当作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他笑而不语。我说,你姥姥学过法轮功,你肯定会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可如今好人却遭迫害,这不违背天理嘛!你在这个位置上,可不能只是听从上级指使迫害法轮功,你要善待好人。善恶有报是天理,你这么年轻有学历(大学毕业)一定懂得这个道理: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你这样做了,那你将来前途无量!

他笑着说:“我刚来不久,有些事说了不算,我尽量帮你吧。大姨今天有什么要求?”我就说了我要拿回我的什么什么东西。他说,大法书肯定不能给你,别的我尽量帮你要吧。随后他去了一个屋里,把我的小本子 乘车卡,毛线帽子、方便袋和一部分上诉材料给了我。我也不急于一次全成,就告辞了。

隔两天,我又去找他,给他带去公安部2000年的39号文件及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的50号令。同时送给他一个漂亮的小音箱,装有《忆师恩》的TF卡和一份“祝你平安”传单,开始他不要。我说,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看你工作那么忙,没时间听,我就把要说的话都放在这里,你回家慢慢听,他就收下了。

过了几天我又找他,他说今天事情太多,没时间,以后会打电话给我。他送我到院子里,我一看前后没人,赶紧又送给他一个TF卡,装有传统文化等各种真相资料并和他说退党的事。他毫不犹豫的就说:“行!”我以为他没听清楚,顺口答应的,想再说一遍,可这时有人找他,他就走了。

我心里没底,就暂时没给他退。过了两天,他给我打电话,要我第二天去派出所。我去了,他正在开会,出不来,让一个装修工人从后院一间装修的破屋子里搬出我的电脑和打印机还给我。

当我第五次见到他时,说到三退并说出给他起的化名,问他是否同意?他表示同意。我这才放下心来给他办理了三退手续。我为这个年轻生命得救而深感欣慰。

结语

写出这段经历,想提醒和我有类似经历的同修:被非法抄家后,不要消极承受或仅仅上网曝光就了事了(我周围就有不少这样的同修)。要利用好这个过程做我们能做的。我这里不是说我做的如何好,我若是做好了也不至于一次又一次遭受邪恶迫害。我是想说我们要吸取正面教训,不要吸取负面教训——讲真相被迫害了,就以“在家好好学法”为借口不再出去救人了,这样我们还是大法弟子吗?完不成使命最后怎么向为自己付出巨大的师父交代?

修炼不怕摔跟头,大法弟子就是在摔摔打打中逐渐走向成熟,由不会修逐渐学会修,由跌跌撞撞小步前進,到修去为私为我的心,快步勇猛精進,走正走好每一步。

所述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