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一个税务干部的修炼故事

更新: 2022年05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大学毕业就進入税务局工作,是会计师、注册税务师、注册会计师,曾当过科长、所长,在一个区级税务局副局长的岗位上退休。

我从小身体不好,后经家人多次推荐,看了法轮功的著作。知道大法太好了,可是自己被眼前光怪陆离的世界迷得太深了,没真正认识到法轮功是什么,只是身体实在难受了才炼炼功、看看书,带修不修的,荒废了宝贵的修炼时间。之后在学习《转法轮》等经书中明白了许多法理,但与精進的同修比起来还是差的太多太远,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

即使这样,回首磕磕绊绊走过的修炼路,与修炼前的自己相比,变化还是明显的。我知道我的一切,包括生命都是师父给的。为了感谢师尊、感恩大法,决定把自己修炼后的身心变化写出来,证实师父的慈悲伟大,法轮大法的美好和伟大。

大法让我与医院绝缘了

我自小身体虚弱,因为脾胃不和、患气管炎等疾病,中药、西药都没少吃。小时候每年冬天经常都要去医院打青霉素、链霉素。参加工作后,或许是因为饮酒过度,或许是因为备考注册会计师、注册税务师而长期伏案,三十多岁就得了高血压、胆囊炎、脑供血不足、心肌缺血、颈椎二、三、五节增生、腰椎间盘突出等毛病。每天凌晨三、四点钟就会因心脏难受被憋醒,不论白天还是夜晚,只要是醒着,心脏总是不舒服,速效救心丸随身带着。曾几次因晕倒被送医院急诊。

漫长的就医过程,伴着吃不完的西药、中药、偏方,做不完的牵引、按摩等等,凡是能用的方法都用了,依然各种毛病时轻时重,病病恹恹的整天没精神,总想躺着。

妻子总向我推荐法轮功,说这个功法祛病如何如何神奇。我看过大法书,也觉得好,但是,还是觉得炼法轮功对我太难了,只一个戒酒,对我就是一大难关。那时年轻气盛,呼朋唤友、工作上的聚会,似乎成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突然不喝酒了,觉得很难,也很难堪,一是放不下面子、经不起劝;二是不喝酒许多场合就被边缘化了,很另类;三这是自己的喜好,也愿意喝,喝酒让人畅快!再加上在这个社会大环境中也有压力,所以一直就没走進大法修炼。

记得在二零零六年,我再次晕倒被送去急诊。大夫用手电照着我的眼睛,说:“散瞳了!”眼球也不会转动了,就被用担架车推進与诊室一墙之隔的点滴室。这次濒死经历着实把我吓坏了,我还年轻啊,我可不想死啊!

认真思考之后,决定还是试试妻子一再向我推荐的法轮功吧。没想到,只是四套舒缓的动功动作竟然就让我大汗淋漓,学炼后,头也不再是晕晕的了,心脏也不难受了,血压也恢复到80~120毫米汞柱!压在我心底的大石头一下子没有了,我高兴极了!法轮功让我彻底心服了!

我的悟性还是很差,那时我只是身体实在难受了才炼炼功、看看书,谈不上修炼。然而,即使这样,我就不再需要打针、吃药了,因为事实告诉我,炼法轮功比吃啥药都好使!还不遭罪,不花钱!之前我的医保卡里的钱每年都不够看病用,修炼大法后我就再没使用过医保卡了。除了去医院看望患病的亲朋好友外,自己与医院、与医生绝缘了。

大法让我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好

在一般人眼中,税务局是个好单位,税务干部交代企业给自己办个事、行个方便,那是看得起你才让你办的。比如每年科室春游,就有企业争着来送“赞助”,有时企业为拉近关系还陪着去;年啊节的,收钱、收卡、收东西,都不用背着别人;收个企业送的昂贵的商务手机也没觉得是个啥事。修炼前,我修车也从来不花钱,甚至就连十多元一瓶的挡风玻璃水都让企业给送过来;和别人碰车了,找保险公司嫌麻烦,直接送到修车厂。

不修炼也意识不到那些都是不好的事,还觉得大家都这样,挺正常。现在中国社会这个大染缸,把人变得不知什么是真正的好和真正的坏了。

真象师父讲的:“有的人做坏事,你告诉他是在做坏事,他都不相信,他真的不相信自己是在做坏事;有些人他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水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因为衡量的标准都发生了变化。”[1]

修炼前,我不但自己一身病,还耽搁了女儿的前途。女儿读高中的时候,通过中介申请了一所国外大学,如果面试通过,就可以免学费出国学习。全省所有申请人中,女儿的雅思成绩是最高的,基础材料也不错,入选的几率很大。可是等来等去面试时间过了,女儿连个面试的机会都没得到。

后来读法时看到师父讲:“在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你不失,要强制你失。谁起这个作用?就是宇宙这个特性起这个作用,所以你光想得不行。”[1]

我豁然明白:近三万元的中介费,我是用自己灰色收入交的呀,女儿的面试机会很可能就是被这不干净的中介费给夺走了。“不失不得”这个理还真是千真万确的啊!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制约着、均衡着世上的一切,无论贫富贵贱,对谁都是平等、公正的!我惭愧,但我服气!浑浑噩噩几十年,没人告诉我这个理啊!

我明白了,开始拒绝“灰色”收入,并且尽量弥补以前的过失。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往日杯觥交错的应酬、繁琐的你来我往,虽然热闹,可浮华洗去后,难掩内心的担忧与惆怅。静心读着大法书时,心里充盈着一种喜悦、一种踏实。企业挣点钱着实不易,不只是中国的税负太重,企业的“婆婆”也太多了:工商局、税务、公安、消防,还有行业、党务等等,哪方面打点不好都不行。我惊讶自己以前怎么从没站在这个角度切实为企业着想过呢?我决定自己首先要按照大法做好人,坚决不再收企业的钱、卡了,以前收的能退尽量退回。

一次,我找到一个给电厂供货的老板,退回当年因“关照”他而收了他的一万元钱。老板嘴上说:“那不算啥,应该的,应该的。”但表情中带着警惕和诧异,他真是不知道我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真诚地向他解释说:“我现在信真善忍法轮大法了,这钱不该收,得退给你。”老板一下子释然了,理解了,说:“当年我家会计就看到你桌子上有法轮功的台历,说你是信法轮功的!这么说法轮功是真好啊,是真好啊!”

我想起来了,修炼前家人给了我一本法轮功真相台历,我就放在单位办公桌上了。现在想想挺后怕的,我这要是不把钱退回去,是不是就会让人误解大法啊!

修炼前,我曾经通过同事收了一家企业送的钱。修炼后我把那个同事请到办公室,让他帮忙把钱退回给那家企业,并详细和同事聊了很多法轮功让人做好人的事,讲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同事明白后做了三退。我还把师父的广州讲法下载到同事的手机里。大约半个月后,这位同事说师父的讲法他听完了,说大法师父讲的真好,他感觉自己的心情和以前都不一样了,并且说还会再听一遍。

这样的钱我退回了好几万。实在退不回去的,我就用来做弘扬大法的事。

修炼中,我也是一点点的悟道、提高,常常还有做的不好的时候。比如有一次撞车了,挺严重,保险杠和大灯都撞碎了,到4S店修车。取车的时候4S店按惯例免了近四千元的修理费。那时我修炼还不扎实,也就按惯例把车开回家了。可到家后,心里总觉得有点儿不踏实,就和妻子说了这件事。我俩用大法衡量,知道这不符合大法的标准,对不起师父的教诲。第二天我就把那四千元给4S店送去了,并且和他们讲了法轮功真相,送给他们几个真相U盘。

回来的路上就感觉心情愉悦,很想唱歌……

自己做的好不好,师父都知道。从那次修车送回四千元钱至今,多少年过去了,我再没有与谁撞过车,车也啥故障都没有。我当然明白其中的道理。心中有法,活的踏实。谢谢师父!

被下属谩骂之后

一次因工作调整,一位有些桀骜不驯、官宦之家出身的副科长觉得动了她的个人利益,竟然在电话中对我破口大骂,态度极其嚣张,我没有动气,甚至没有动心。后来她自己冷静下来,忐忑不安地找到我向我道歉。我平和地和她谈了局里如此安排的原因,对于她的不冷静我表示不介意,不会往心里去的。

开始她不相信。当我和她坦诚地聊到我的信仰,她一下子释然了,说她的舅妈就是炼法轮功的,以前她舅妈谁都不敢惹,现在变得可好了,把她年事已高的姥爷伺候的干干净净的。她和她的全家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之后,她非常敬重地买了一件衬衫送我,我不好再驳她的面子,就回赠给她家孩子相同价值的物品。

大小便宜都不能占

单位司机看到我的车脏了,总跟我要我的车钥匙,说要用单位的洗车卡给我洗车,每次我都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单位食堂每周都会做点心或其它面食发给职工,只象征性地收一点钱,算是职工的福利,负责管理食堂的干部每次都优先给领导班子成员把点心放到每个人的车里,从不收钱。我就耐心和食堂干部说,我是修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的,大小便宜都不能占,一定如数付款。

单位给领导配发的笔记本电脑,虽然说是单位的固定资产,但实际上,不论是领导调转或是退休,都留下自己用了,这也成了惯例。我是修炼人,得严格要求自己。我退休时,主动把电脑还给了单位。归还之前,我把《我们告诉未来》、《伪火》等真相视频下载到电脑的屏面上,希望以后用这台电脑的人,能看到大法真相,得到大法救度。

在税务局这个位置上,很多时候不收钱、物也很难。有时人家都摸不准是咋回事,还以为嫌少呢。我索性直接告诉对方: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有时心性不到位,没敢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的,就把妻子搬出来,说媳妇炼法轮功,收了钱物媳妇不让進家门!这样拒收就不难了。

通过拒收钱物,还真的帮了不少人做了“三退”,让他们得到大法的保护。有一位同事的母亲还通过我请了《转法轮》宝书,得法了。

我还有很多很多该修去的人心和执着,与精進的同修比,差的实在太多、太多。我有决心努力追赶上去,做好三件事,多救人,不辜负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教诲与保护!

叩谢师父!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