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难念的经好念了

更新: 2022年03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十一日】俗话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真是不假。我今年五十八岁,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家的家庭矛盾也是接连不断。我是大学毕业,妻子是初中生,所以我骨子里对妻子总是自命清高,吵架自然时有发生,经常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闹的不可开交。妻子常常抱怨我,甚至要死要活要离婚。我也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知识学问此时也用不上了,也是怨天怨地,怨你怨他的,哎,凑合着过吧。看看周围的家庭,很多不都是这样的吗?家庭这本经可真是难念啊。

然而,自从我修炼了法轮大法以后,这本难念的经变的好念了。

一九九八年春,朋友给我推荐了《转法轮》,我几乎是一口气读完的,真是一本宝书啊!我的心胸豁然开朗,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和真谛,就是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更好的人,修出善良的本性,做一个为别人着想,先他后我、无私无我善良的人,道德高尚的人,返本归真,回归善良的本性。这不就是我人生中一直在苦苦追寻的东西吗!

从此,我按照法轮大法的修炼原则诚心善待他人,包括家人,亲戚朋友。不知不觉中,我的心胸宽广了,容量变大了,做什么事情都为别人着想,骨子里那种自视清高的感觉淡化了,看妻子也顺眼了,矛盾减少了,家庭也和睦了,对亲朋好友也乐于帮忙,不再象以前那样斤斤计较了。家庭这本经越来越好念了。真是,真、善、忍就像一把万能的钥匙一样,化解了很多很多看似难以解决的矛盾。

大约十多年前的一个夏天,岳父腰椎间盘突出,情况很严重,在市医院动了手术。结果在陪床的问题上犯了愁:谁陪啊?怎么陪啊?岳父有四个女儿、四个女婿,都在工厂里上班,确实都很忙,孩子又小,脱不开身。于是我对妻子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人,做什么事情都要首先考虑别人。既然他们脱不开身,全程都是我陪床吧,谁有空谁去看看就行了。于是我请了事假。岳父住院十四天,我陪床十二天。头几天,岳父卧床全身不能动,大小便全在床上,我接屎倒尿的,帮他擦洗身体,翻身,按摩等等,还陪老人拉拉呱,疏导他因长时间卧床导致的烦躁郁闷。我十几天几乎没睡过什么觉,至多抽空迷糊一会儿。同病房的病人对岳父说,你这女婿真不错,真孝顺,比亲儿子还亲。

三年前,我父亲生病,我把他从老家接来在市医院做了手术,前后住院十八天。因为我两个弟家都在农村,生活条件不太好,给人打工,身不由己,脱不开身。我说服母亲,没让他们到城里来陪床,我一个人陪了十八天。手术费加医药费大约六万元左右,父亲说:你们弟兄三人平摊吧。在我们老家那边,老人住院的费用都是兄弟姐妹平摊的,也常有因为医药费、陪床不均的,彼此闹的关系很僵的。

我是大法弟子,理解弟弟们的难处,设身处地的为他们着想,没让他们掏钱,也没有让他们过来陪床。出院后,父母还为我抱不平,劝我跟弟弟弟媳要点钱。我说,我的工资虽然不高,但毕竟是职工,收入比较稳定。他们俩在农村,给人打工,起早贪黑的,挣一块钱都不容易,很辛苦的,我就多掏一点吧。父母也知道我是修大法才做到这样不计较,都感恩大法师父。后来,两个弟弟也尽其所能的出了一些钱。

二零零八年,母亲做了眼睛白内障手术,住院八天全自费。我陪了八天床,住院费也是我一个人掏的。当时弟媳和父母正闹着矛盾,所以住院的事也没让他们知道,没让弟弟们掏一分钱。我两个弟弟看见我不和他们斤斤计较,慢慢也知道孝顺了,婆媳间的矛盾也减少了,他们在老家陪伴着八十多岁的父母,我的心里很放心,在外边上班也安心了。现在父母生活的非常舒心,经常念法轮大法好!

现在的很多家庭为了财产的事,为赡养费的事儿,为老人住院的事儿,怎么掏钱的事儿啊,兄弟姐妹、亲人间的关系弄的很僵,闹出多少不愉快。我经常想,如果我不修炼大法,肯定和别人一样,可怜又可笑。法轮大法真能改变人心啊!

这个法轮功女婿就是不一样!

我和妻子结婚前,妻子曾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生一男孩叫小卫,后因有第三者插足,妻子与前夫离了婚。当时小卫才一岁多点,由于是独子独孙,他爷爷奶奶强势要求法院把小卫判给了他们,并在协议书上写明,不需要女方这边一分钱的抚养费,并且要求妻子这边尽量不要探望孩子。妻子很伤心,但也没办法。

我和妻子结婚后这十几年来,小卫一直都是跟其父和后妈,还有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后妈带着一个女孩儿,比小卫大四、五岁,小卫的父亲工资很低,爱喝酒,他的后妈很早就买断了工龄,仅有一点点生活费,也没有正式工作,所以家庭生活比较困难,仅够维持日常开销。小卫姑姑家比较富裕些,在经济上经常给他家不少的帮助。

然而,人有旦夕祸福。大约在小卫上初三的时候,他姑姑意外事故去世,其姑父和小卫爷爷奶奶的关系不好,此后基本上断绝了来往。小卫上高中后,学费生活费不少,其父那点工资还不够他喝酒的。何况小卫后妈还要供给亲生女儿上大学,基本上是家无余资。小卫主要靠爷爷微薄的退休金,勉强维持上学。然而祸不单行,小卫的爷爷得了重病,也去世了,家里的经济来源一下子紧张了,无力再供给小卫继续念完高中,更何况是上大学。

实在没办法了,小卫的奶奶才想起让小卫来认亲妈,看看能不能寻求点帮助。说实在的,自从小卫离开亲妈后,十七、八年间没上过我们家的门,期间也没联系过,妻子连这个儿子长的啥模样都不知道,我和妻子也有了自己的儿子要抚养上学。我呢也是上有二老,都是农民,家里穷,什么养老金也没有,一直是靠我微薄的工资赡养。我们夫妻俩平日里省吃俭用,也攒不下几个钱。

所以小卫上门认亲妈的时候,妻子心里知道孩子是来要钱的。虽然十几年没见面,但毕竟是亲生的,想帮助孩子,但又心存顾虑:孩子上大学,学费、生活费可不是个小数,大学毕业,还得找工作,还得买车,买房,结婚,将来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无底洞啊!如果将来孩子争气有出息还行,万一将来孩子不学好咋办?真是不敢想象下去。

妻子的朋友、同事也纷纷相劝:千万别相认呵,就是来跟你要钱的,别给!给点就行了,反正也没什么感情,否则没完没了,将来的麻烦事可大了。再说,最关键的是,你对像(指我)能同意吗?多少再婚家庭因为抚养费、亲爹后妈等等问题,闹的不可开交,不欢而散,甚至反目成仇的……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

妻子顾虑重重,最主要是担心我会不会同意,小心翼翼征求我的意见。说实话,妻子跟我一说这事时,我的心里也是不舒服,有些担心,这对我这个普通工薪阶层来说,真不是个小数目,负担不轻啊。还有,这孩子的人品怎么样,万一将来……但是,我也只是犹豫了一下,就痛快的对妻子说:我同意支付孩子的学费。你知道,我修炼法轮大法都十几年了,我的做人标准你也知道,就是真、善、忍,大法师父教诲我们要与人为善,这也是我处事做人的原则。不管这个孩子人品如何,我们都得帮他。你尽管放心,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眼下这孩子上学遇到困难了,咱不管谁管啊!让孩子放心,别发愁,上大学的费用,我们出。妻子听了非常感动。

跟小卫见面后,说了我的意思。孩子喜出望外,高兴的了不得,跟他奶奶、爸爸、后妈一说,他们也都很欢喜,一大块的心病总算落了地。小卫上学期间,我怕孩子乱花钱,不是一次给足,而是每个月给他往卡里打一次钱。孩子经常跟我通电话,他很愿意跟我聊天,有什么心里话,解不开的心理问题,什么烦心的事啊等等,也愿意跟我倾诉。我就把真、善、忍的为人原则,一点点的讲给他听,并给他疏导一些想不开的事,告诉他与人为善,善恶有报的基本道理。小卫对法轮大法的道理很认可,也很感谢我告诉他这么好的做人之道。

二零一七年小卫大学顺利毕业,并在某大城市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二零一九年,小卫跟一女孩订了婚,想在城里买一套房子,这回可真是又犯了愁:单是房子首付就需要四、五十万,他的父母也是愁的不行,拿出万儿八千的,根本就是杯水车薪,他奶奶咬牙拿出了“棺材本”,也才刚刚十万元,愁的病倒了。现在这个社会,向人借钱可不是容易事啊!小卫打来电话,吞吞吐吐的,问我能否帮忙解决一点困难,先借给他一些也行。他不太好意思再向我们要钱。我简单的落实了一下情况,得知他已向银行贷了款,还差二十多万。妻子也跟我商量,我没有丝毫的犹豫,第二天就拿存折到银行取出了二十多万——那是我们的大部份家当,给他汇了过去。小卫当时感动的心情可想而知,他那边的父母对我更是感谢不已,他奶奶更是高兴的病也好了。他们全家人做梦都想不到小卫能遇到这么好的伯伯。

我对小卫说: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也是一个挺自私的人,尤其在钱物方面,更是斤斤计较,不可能做到现在这样的。是法轮大法彻底改变了我,使我放下了个人的恩恩怨怨,变成了一个心怀慈悲,遇事能为别人着想的人。我们修大法的人都是这样的。将来你有了能力之后,你也可以去帮助你的亲人啊,朋友啊,帮助他们解决一些困难。

小卫通过我明白了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修大法的都是真正的好人,是共产邪党在骗人,污蔑抹黑法轮功,在破坏真善忍这普世的价值。他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佩戴真相护身符,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现在小卫也得了福报,当他的许多同学还在为了找工作,到处奔波,弄的焦头烂额之时,他毕业后的工作却是异常顺利,在同行中脱颖而出,年纪轻轻,不到三年,就已经是大型公司在某市的部门经理了。我们经常电话不断,他每次回家探亲,我们都在他姥爷姥姥家(我的岳父母家)一起吃饭,他姥爷姥姥没想到分别十几年的宝贝外孙又回来了,还出息的这么优秀,告诉小卫千万不能忘了你这个伯伯。

左邻右舍听说之后,对我夸赞不已,对我岳父母说:没见过这么好的人,对待小卫比亲生儿子还好,这个法轮功女婿就是不一样!

愿全世界所有世人都能明白大法真相,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而得到大法的慈悲救度,拥有一个幸福的生活和美好的未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