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多次闯过病业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在邪恶疯狂的迫害中,我遭受过五次迫害。亲家怕我们夫妻的信仰株连到他家,强行女婿和怀孕七个月的女儿离了婚。以后的岁月中,我四年多次闯过病业关。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九日,夜里想起来发十二点的正念时,浑身疼动不了,也起不来。我心一横:“旧势力你妄想迫害我,我是师尊的弟子,纵然有漏你也不配来钻空子,来了我就灭了你!”我挣扎着起来在地上来回走,一遍遍的念着正法口诀,心想我不能趴下、也不能躺下,就是不承认它!我挪到床上,除了发正念就是炼静功,动功是炼不了了,就这样我一夜没闲着。天亮后,我还得去坐同修的车去下乡救人,真相小组风雨不误走过了四年。我不能缺席,什么“动不了”、“脑袋疼”,我的意识里就从来没有这意识!

回返途中,司机有事就听了A同修的提议将我们四人放在离家四里的桥头,一夜的折腾早已让我身心虚脱,我咬着牙一步一挨的往家走,想打车才发现兜里没有钱。大热的天,每走一步都是虚汗淋漓!好不容易走进小区,路过同修家我再也走不动了。敲开同修家门的那刻,面无血色的我让同修心疼的连说“替”我两天。下乡救人,八十岁的老同修每周只休息一天,我怎忍心还让她“替我”去赶集啊?同修的外孙给我捧出一块大西瓜,纯真的孩子感动了我。怨恨委屈疼痛一起袭上心头,我真想大哭一场,但想到师父为度我们吃了多少苦,操碎多少心?对此,面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我还有什么可委屈的?

个把月的光景,我体重掉了十斤,讲真相救人一天没耽误,学法炼功一天没落。伟大慈悲的师父牵着我的手闯过了第一次的病业关。

二零一八年十月五日,半夜两点发正念闹铃响起时,左侧卧的我想开灯,手用不到力气,我喊身边熟睡的丈夫同修:“老爷子!快点醒!旧势力在迫害我半身不遂了。”耳边传来个声音:“你看看腿能动吗?”我赶紧下地,左半身已没知觉,右半身拖着左半身在地上走,发出“咣咣”的声音,老伴没醒,隔壁房间的女儿出现在门口。女儿想扶我去卫生间,被我拒绝!我不停的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1]同时在厅里来回走动。女儿说:“妈呀,这大半夜的楼下都睡觉呢,您咣咣当当的还让人家睡觉不?”我想也是,大法弟子啥都得为别人着想。于是,蹭到床上发正念。也不知发了多长时间,就开始炼静功,一咬牙,不能动的那条腿愣让我给搬上来了,两手拉开时,胳膊却怎么都打不开,拇指和食指像胶粘在一起似的分不开。我强行拉开,一下子胳膊就好了!丈夫说:“别管姿势,动功站不住就靠着炼,靠不住就躺着炼,只要炼功师父就管你!”就这样,炼功我一天都没耽误。抱轮时,就不行了,手举上去就下不来了,我咬牙硬挺过来了。没几天就第二次闯过病业关。

女儿问:“妈,去医院吗?”我坚定的说:“说啥呢,那是妈去的地方吗?”

为了让女儿放心去工作,我用一只手拿墩布拖地,告诉女儿:“看妈没事儿吧?”这样状况下,我依然每天都用单手打印一两万的真相币,女儿见我这样,放心的去了外地。

二零二零年的一天,我正吃着饭,突然觉得嘴不得劲,女儿发觉我的异常后,跳下床:“妈,您咋了?”我含糊不清的说:“我没事儿。”我不敢出门、怕和邻居打招呼,更不想让谁知道我这样了:吃不了饭,喝水就呛,上不来气。我就静心学法,每天学三讲,炼两遍功。看周刊时,头轰一下好像炸开了似的!我不再发晕,哎呦!我会说话了!兴奋的自己和自己说话!整整半个月啊,我第三次闯过病业关!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弟子给您合十谢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