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大法展神威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二日】我刚得法两个月左右,魔头就开始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了,村委会发出通知让炼法轮功的人都去交大法书。我不交,把大法书保存下来了,因为我知道大法太好了。此生我能得到大法是我的大福气,我怎么能没有大法书呢?邪恶铺天盖地的迫害,同修有的不敢公开学了,有的甚至不炼了。我和同修失去了联系,也不知道要认真学法,一心只想找到同修。

二零一二年,我到了女儿工作的城市,住在女儿家,并在当地找到了工作。工作中我认识了一位同修。同修又介绍我认识了当地更多的同修。我参加了当地的学法小组,很快就溶入到集体中,并与同修一起配合讲真相、发资料救人。但因为我修炼的时间短,人心重,在一次回家乡发资料时,被警察绑架,非法关入黑监狱。

邪党的黑窝,从看守所到监狱,处处暗无天日,真真切切的是个魔窟,迫害法轮功学员从不手软。我在看守所被同时戴上重脚镣和背铐,被折磨得双腿瘫痪,与律师会见都是在地上爬着去的。监狱更是想尽了各种手段转化法轮功学员,我拒绝“转化”,被逼迫在地上爬着去做苦役。

在修炼中我逐步认识到: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是要毁灭人类,大法和师父是在救度所有的众生,我们作为法中的一个粒子,只要我们心正、念正,大法就在人间展现神迹。下面是在我身上发生的一些小故事,写出来证实大法的美好和超常,证实师父的慈悲和伟大。

坚持学法炼功 瘫痪的双腿能行走了

我在黑监狱即将重获自由的前一天,狱警告诉我明天出狱时,我户口所在地的县政府及“610”人员也得到消息就要来劫持我。我知道这是监狱与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相互勾结要继续迫害我。在我打电话给女儿时对女儿透露了他们的这一阴谋。我地同修知道后很快形成整体:由两同修陪家人来接我,其余同修高密度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对我的迫害。

果然,一直等到县政府及“610”一伙人到了,监狱才把我放出,并要我与女儿在监狱大门口照一张像,表示已把我释放并交给了女儿。照完像,同修和女儿便架起我往我们的车里跑,狱警及“610”人员此时也没了办法,只得作罢。

我回到家中坚持学法炼功,三天后瘫痪的双腿就神奇般的康复了,一个星期就骑上自行车出门了。感谢师父的慈悲保护!

大法宝书又回来了

从监狱回家后我就到另一同修家去请回我的大法书。一看,满满一箱大法书却只剩下了几本。这位同修说不知道怎么回事,会不会是来她家学法的同修给拿走了?我急得哭了起来。

过了几天,我擦拭供桌上师父法像下的一个盒子上的灰尘,觉得盒子很沉,打开一看,哎呀,满满一箱大法书!一清点,一本不少。这真是个奇迹!我明明记得这是一个空盒子,大法经书怎么全回来了?我不住的谢师父,是师父把我的大法书搬回来了!

正念解体邪恶

近期我与家人乘火车回家乡做客,通过安检后验身份证时被警察堵住,不由分说就要搜我的包,并要给我照像。我质问警察凭什么要这样对待我,警察说:“你是有案底的。”我想警察说的所谓“案底”可能是指我被冤判、非法关押一事。后来警察就让我回到座位上坐下。可见每一个上了中共黑名单的大法弟子,只要一出行,就要遭到搜查、跟踪、监控。

火车启动时,我看到有一年轻的车警向我走来,问我要身份证。我堂堂正正告诉警察:我是炼法轮功的,并慈悲的对警察说:“按年龄我可以做你的母亲了,如果你的父母出行也遭遇这种不公的对待,你会怎么想?”接着我就给警察讲法轮功真相,当告诉他修炼法轮功合法,迫害有罪时,警察让我说话注意点,他在录音呢。我马上说:“你的录音录不上。”结果警察拿出手机看看,真的没录上。

我从包里拿出纸来,义正词严的对警察说:“你的警号我已经写下来了,写上你的姓名和电话号码吧!”警察一看吓坏了,说了句:“我去办点事再来。”转身就跑了。

沐浴在大法的法光中,我一次次的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和美好,感受到师父的无量慈悲,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恩无法表达,只有不断精進,多救人,兑现史前的神圣誓约,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