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永不放弃的心

更新: 2022年06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三日】从一九九六年得法到现在已二十多年了,过程中走过弯路,在师尊的保护下,跌跌撞撞一路走到今天。跪在师尊法像面前,回首过往,百感交集,心中对师尊说:弟子愧对师尊,但无论如何,弟子都会紧抓师尊的手,一路随行,弟子将一颗永不言弃的心献给师尊。

从新走回修炼 突破家庭关

在上大学的时候,国保警察到老家找上门,要绑架我,在师尊的保护下他们未能得逞。但他们让我第二天自己去国保大队找他们。在怕心和名利心的驱使下,第二天我真的去了,结果那些国保警察不在,其他警察说:“你明天再来。”

那时自己还不悟,第三天又去了。结果被他们关起来,几天不让我睡觉,我还违心的写了所谓“三书”。

出来后,自暴自弃了一段时间,但心中放不下大法,就偷偷看书,甚至不敢让家人知道。这种状态持续到二零一五年,自己决心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要炼功,正式走回大法中修炼。

那时家里房子小,早上起来,在厨房炼动功,妻子起来做早饭时,我就到阳台打坐,她的脸色就不好了,她对我说要么放弃修炼大法,要么离婚。那时我的心里很坦然,大法我是不会放弃的。我就和她反复讲法轮大法的真相,她却说:“那都是你们自己讲的。”意思是都是假的。我和她讲自焚疑点等,她说不出理时就说:“你又不在现场,你怎么知道!”那时她骂过,赶我走过,我也在单位睡过。自己一个人时,我也想过放弃婚姻:“算了吧,离了也清静,可以好好学法。”但是想到家庭、想到对孩子的影响,又觉的不能放弃。

师父说:“你炼功,你爱人可能不炼功,因为炼功搞的俩口子离婚了还不行。”[1] 那就是我没有做好,那我就要让她看到大法弟子的善。我就主动承担家务。

家庭环境好一点,一有机会就和她讲大法真相,让她看视频《伪火》。渐渐的她明白了些,但还是怕共产党的邪恶,还要离婚。

那时我看网上同修们的交流文章也有一放到底的,我想我也可以净身出户。没想到妻子闹的更凶了,而且还真的拟好了协议,让我净身出户。第二天下班路上,我认真的思考了,我可以放弃一切,但家有两处房子,我要有一处房子,这样我才可以有个稳定的修炼环境!回家我就和妻子说了要一处房子。没想到她不闹了。现在悟到,“净身出户”那一念是学人不学法,有显示心,念不在法上。只会招来更大麻烦。后来理性了,念正了,魔难就小了。

妻子又请来了姐姐和妹妹来劝说我,我想既然来了,那我就给她们讲真相,她们都上过学,而且本性都善良、纯朴。我把从网上下的《伪火》、“1400例”、《我们告诉未来》真相影片,在接姐姐从火车站回家的路上放给姐姐看,并给她讲真相,姐姐听明白了,用自己的小名退出了邪党组织。到家后她就一直劝我妻子。妻子一看她的办法不行了,当着家人的面再次提出离婚。当时的情景她就是非离不可!

经过了这么长一段时间的魔炼,我的心对情已没有什么感觉了,心也空了,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决不言弃。没有想到的是妻子此时突然说:“看你这么坚定,这事就算了。”意思是不离了。

我当时非常惊喜,真的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因为“坚定”这个词在我和妻子的谈话中从来没有说过,当时感觉那句话明显不是妻子说的。

这期间,妹妹的态度一直和妻子一样,听不進我讲真相,我感觉自己讲不好,就把《九评共产党》打印出来给她看。一天晚上,我们争论到最后,我说,你要不退就会和邪党一起下地狱的。妹妹说:“就是下地狱我也情愿。”我马上意识到,自己说的过激了,同时悲从心生,既可怜她,又感觉到人怎么那么难救?

想不到的是,第二天妹妹居然突然对我说:“你给我退了吧,用我的名字。”

现在我在家学法、炼功都很自由,妻子已认可大法,坚持不入党。

回想家人的变化过程,知道都是师父慈悲,只要我的心性到位了,师父就救了她们。

放下人理 家庭和睦

家里有孩子后,请妈妈来照顾孩子。但每过半年或更短时间就会发生一次家庭矛盾,刚开始是婆媳之间不和,后来渐渐的我也参与其中了:我对母亲的怨恨也在增加,特别是联想到以前的种种,满脑子都是母亲的不是:“你怎么不知道让一让、委屈一下自己,非要和儿媳妇那样计较呢?”“天天说心疼孙子,让你来照顾,你们都不来,只管自己享受,那么小一个孩子就让他自己在家,多苦呀,也不安全啊!”满脑子都是这些。

后来慢慢悟到,这些事反复发生,肯定是有我要修的。

师父说:“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

那我做到了吗?我总是考虑自己,怨别人,那不就是为私的吗?我不是错了吗?作为一个炼功人,在任何环境中都应该是个好人,那我是个好人吗?这影响多坏呀!想到这,知道自己错了,但做起来很难,很难拿起电话对母亲说声:“对不起!”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突然觉的,我所难过的或放不下的都不重要了,一切似乎与我无关,我就是应该对母亲好。一天妹妹给我打电话说:“给你点钱,你给爸妈买点他们喜欢的东西,但不要说是我买的,因为他们还在生我的气。过段时间,觉的他们的气应该消了,我再自己打过去。”

现在我们这个大家庭和睦了。有一次回老家,妈妈说:“你说的那几个字怎么念?你给我写下来,我天天念。我不信主(指基督教)了,我信你说的这个。”我听了无比感慨,师父正法到今天,世人真的在觉醒。

我常听明慧广播,同修们过心性关的时候,讲的也很精彩,如同修说:“想到他很辛苦,或什么的,我也释然了”等这类话。通过这些事我悟到,人世间的这个理那个理,其实都不重要,连这些也可以不用去想的。因为那还是常人的理,如果他们不那样,我们就不原谅他们了吗?

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举了个作为人“怎么吃苦中之苦”的例子,这就是常人中的一种苦的表现形式,是让我们提高的。师父要我们“吃苦当成乐”[2],我做到了吗?

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我的工作是一周六天,平时晚上还要加班,只有周末才可以不加班。自己的时间少,和朋友们见面机会也就少。现在我是通过发真相邮件的方式给世人讲真相救人。

刚开始做的时候,疑惑自己这样做算不算讲真相,是不是走出去面对面才算讲真相。反复看师父的经文和同修们的交流文章,后来想到,同修们到市场、车站讲真相救人非常好,可像我这样的,一天到晚基本上都待在办公室,周末要么陪家人出去转转,要么窝在家里的年轻常人也很多,他们多是在电脑或手机上。那我发真相邮件讲真相正好符合这些人群的习惯,让他们能看到真相。也是对同修们面对面讲真相的补充。发送一份真相邮件和同修们一家一户发一份资料是一样的,而且每次发送的资料内容更多,甚至连破网软件也可以一起发过去。

后来看到同修们的交流文章说一天能劝多少人三退,自己替同修感到高兴,同时想法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我要一天能退多少人该多好呀!于是就在邮件里加上一句话:“如果想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可以给我回信,我来帮忙做。”可结果是从没有人回信。后来才悟到:这是一颗多么肮脏的心哪!贪天之功,救人的是师父,是大法。我只是传达了真相。我只要把邮件发出去就行了,即使一次不能救下来,他知道了,下次说不定遇到哪位同修就能把他救了。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各自做着自己应该做的,只要能救了人,谁救的不都是一样吗?因为我们就是为这件事来的。

摆正心态后,现在能收到回复了,有的说:“谢谢!”也有骂人的。对于骂人的,我就尽量再发些其它的资料,让他多看看。

我发真相资料也有针对性。武汉肺炎爆发后,我就尽量把明慧网上关于疫情的特刊大量发给武汉地区民众;公检法这一群体的人,平时面对面听真相的机会少些,我就给他们多发;明慧有好多时事新闻,如:美国决定拒绝给迫害人权者签证、大法弟子收集的迫害人员名单会递交给美国及西方民主国家政府等,我也都作为真相材料发往国内,跟進师父的正法進程;还有当地邪党人员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情况我也会整理成传单发给当地民众。

一路走来,认识到只有学好法,才能做好三件事,才是走正修炼路的关键。让我们越到最后越精進,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