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清零”和信仰“清零”

更新: 2022年06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二日】从二零二二年一月初西安封城,到三月以来的上海清零,在众目睽睽之下,疫情清零中的种种乱象,令人心悸。西安封城期间,因为核酸检测问题,怀孕八个月的孕妇被医院拒收导致流产,婴儿胎死腹中。这一事件尚未平息,上海清零中的惨剧和乱象就频频发生,一桩接着一桩:“一个两岁小孩被隔离后死了,她妈妈情绪崩溃受不了跟着自杀”了;上海政府在通报51个死者的死因时提到,除了“基础疾病严重”,还有不少人是因为“重度营养不良、电解质紊乱”而造成死亡,实际就是饿死、渴死了。大量的视频可以证实,上海清零中发生若干起跳楼、上吊、跳河自杀事件,还有各种各样生存受到直接威胁的情况,不胜枚举。

这些事实,被视频、社交媒体广泛传播达到数亿频次,几乎路人皆知,一次一次的现实悲剧,令人难以置信,然而,却又真实地展现在世人面前。中共的“共产”基因,不分青红皂白的“搞运动”、“一刀切”被暴露得体无完肤。

然而,在疫情“清零”之外,还有一种“清零”,每天都在中国大陆发生,却在中共的极端封锁与屏蔽之下,鲜为人知。

鲜为人知的“信仰清零”

自二零二零年年中开始,中共政法委、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610”在全国范围内发动消灭信仰的“清零行动”,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大规模骚扰、绑架、重判、重罚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八日,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610和国保以所谓“清零”,把正在新亿达瓦厂上班的法轮功学员孙丕进绑架。第二天,家人突然被告知孙丕进去世。家人到现场时,610人员说孙丕进是跳楼自杀,但不让家属仔细验尸。只看到孙丕进没了一个眼球,半边头塌陷,胸腔塌陷。为了掩盖冤死案真相,610派出党政人员、便衣在村子里蹲坑、巡逻,监视家属,不许请律师、上访,最后强制家属同意火化遗体。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北京海淀区万寿路派出所警察和社区人员,以打疫苗为由闯入原农业部司机、法轮功学员柯兴国家中,要把他绑架走。他妻子是农业部的干部,因病卧床不起,不能自理,请求他们别带走丈夫。警察当着她的面将柯兴国铐上手铐后带走。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柯兴国回到家中,中共人员以所谓“清零”又不断地到柯兴国家中骚扰,并以孩子的工作、上学要挟他放弃修炼。柯兴国的妻子只要听到敲门声,就陷入恐惧之中。在惊恐中,他妻子于十二月十日悲惨离世。

二零二零年五月,江西南昌钢铁厂67岁退休女职工、法轮功学员吴志萍曾陷冤狱六年,街道派出所不断地打电话骚扰她女儿,要她劝母亲“转化”。她女儿受到惊吓,健康出了问题,做了手术。她恐惧地哀叹:“要死人的!”终于被迫和母亲断绝了关系。派出所仍不放过吴志萍。二零二一年四月,警察、社区人员数次到她家,逼她签名“转化”,她拒绝。四月十九日当晚,她连夜逃离了自己的家,一整夜在街上流浪。后来在流浪期间,她被绑架到洗脑班,因她坚定不“转化”,又被劫持到精神病院继续迫害。

中共为达到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几乎动用了所有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的工龄“清零”、停发养老金、解除公职、强行按手印、威逼家人代签、离间夫妻关系、关进洗脑班、采血、拍照、录像、建DNA数据库、地毯式排查、清零回访、刑讯逼供、酷刑折磨致残致死……

明慧网报道,二零二零年,中共警察至少绑架骚扰15,235名法轮功学员,其中537人被关洗脑班;二零二一年获知16,413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其中608人被关入洗脑班。

从上面的数字简单计算一下,在二零二零年、二零二一年,相当于每天都有40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这样的人权灾难已在中国大陆持续了23年,由于中共的极力掩盖、抹黑、封锁,身在中国的绝大多数中国民众看不到这些真实的信息。之前,从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发动残酷迫害法轮功,中共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叫“转化”,二零二零年疫情发生以后更为嚣张,掀起“清零行动”。

两种清零 本质相同

中共仅用两个月,就把上海这样一个2500万人的大城市变成了一所大监狱;23年来,中共打压法轮功,把整个中国也变成了一个道德缺失的大监狱。上海清零是限制人们的活动自由,对真、善、忍的信仰清零则是限制人们的思想自由、信仰自由,让人在滚滚红尘中疏远了精神家园,忘记了返本归真的生命真义。

中共在清零中威胁恐吓法轮功学员,不签字放弃信仰就要株连三代,不让孩子考公务员,现在就连小学生都要求填写有无信仰;在上海疫情中竟然也拿株连政策来吓唬百姓,一名年轻人拒绝后被恐吓株连三代,他说“我们是最后一代”,这句话在网上广为传播,成为中国年轻人拒绝再为中共效力的宣言。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从来不讲法律,公安部和中共办公厅公布的14个邪教名单里从来都没有法轮功,国家新闻出版署已经明确发文说明出版法轮功书籍合法,但是中共当局一直用江泽民个人对法轮功的错误定性来迫害法轮功。

在上海疫情中,中共的违法行为不计其数。上海从未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但却对阳性楼实施“硬隔离”,甚至法律约定的“生命线”——消防通道也要封锁。最近,天津市居然出台政策,不让阳性、密接、次密接学生参加高考,舆论一片哗然,质疑政府有什么权利剥夺考生权利,在压力下天津才撤回这一政策。

上海疫情中,中共漠视生命,天良尽失,看着人活活饿死、病死,不让出门、见死不救。而法轮功学员在疫情中告诉人们救命的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却被中共当局抓去坐牢。

在中共眼中,没有是非,没有善恶,只有权柄(维稳),从来没把百姓的生死放在眼里。这一次的上海疫情让很多人清醒,让人认清了中共的邪恶。

疫情“清零”清掉了中共脆弱不堪的“伟光正”面具,清掉了中共若干年来编织的岁月静好假相,清掉了中国民众对于共产党仅存的那么一点幻想。当冰山开始在阳光之下融化,任何的遮盖都是愚蠢而无用的。

中国民众在虚幻的共产主义“海市蜃楼”中,被谎言与假相欺瞒了数十年,系统洗脑与思想控制使得表达良知与正义,成为一件危险的事情。二十多年以来,一部分被中共谎言欺骗的民众,即使在接到法轮功学员的传单时,对传单也视为敏感信息,唯恐避之不及。当听到法轮功学员甚至被“活摘器官”,更认为是天方夜谭。

当民众遭遇中共清零的毒害时,是否也可以明白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有多么残酷,多么丧心病狂,是否可以明白法轮功学员发的传单中“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良苦用心。中共历次运动中导致八千万国人非正常死亡,迫害信仰,伤天害理,在滔天恶行中早已自掘坟墓。希望中国大陆的有缘人,抓紧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能找到法轮功学员给办理最好;找不到法轮功学员,自己把“三退”声明写下来,读给上天听,署名用真名、小名、化名都可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