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迫害 几宗警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八日】多年前的一场迫害及行恶之人遭到的现世报应,令我至今印象深刻。现说出来,警醒世人。这些都是真的,天理面前人人平等!

一场迫害

事情发生在二零零九年四月份,那时法轮功学员苏青华及父母全家都暂住在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的洪安镇。一个星期六的晚上,苏青华吃过饭后出去了,这一晚上他没有回家,家人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第二天是周日,上午十点多,有人敲门,家人以为是苏青华回来了,一边开门一边说:一晚上不回来,到哪里去了?

打开门一看,门外是两、三个穿警服的人及小区保安。进来后穿警服的人先问:苏青华睡哪个床?他们一看客厅摆了两张床,那是苏青华和他弟弟睡的。其中,一张床上放着一个随身听MP3、一本小本《转法轮》,一个高个子的包姓警察立即把这两样拿在手上。警察还强行搜走了一本笔记本电脑等东西。这时家人猜到苏青华被抓了,就问他们:苏青华现在在哪里?警察说在镇派出所。这是苏青华第二次被绑架。

据苏青华后来描述自己被绑架的经过:当天晚上他去了网吧,在网上给有缘人讲法轮功真相,结果被网警举报,并被当地警察跟踪,当晚十点多,他在快到家的途中,被几个警察一拥而上按在地上。在派出所,他被吊打了一个晚上,二十天以后腿上的伤疤还依稀可见。第二天早上,苏青华被劫持到龙泉驿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新津洗脑班”,关押迫害了三个多月。

当时,迫害苏青华的还有龙泉驿区洪安镇司法所,该所一副所长姓赖,是个女人,当时三十多岁,她曾说她跟苏青华是同龄人。赖某三天两头到苏家骚扰,要求苏家人做这做那,她问苏的家人:苏青华回来住在哪里?苏青华的母亲说:当然住在家里。

然而,当苏青华于当年八月从新津洗脑班出来回家时,洪安镇政府人员却不准苏青华住在家里。当时,苏的家人要求让苏青华在家至少住一个星期,调整一下身体,他们才同意。一个星期后,龙泉驿区洪安镇派出所出车和警察、司法所副所长赖某带一人员,把苏青华押送到火车站。

从那时起,苏青华就居无定所了。当时他三十三岁,走入大法修炼两年。

几宗警示

◆就在二零零九年四月苏青华被绑架的第二天,苏青华的母亲到派出所去,准备拿回被非法抄走的私人物品,这时才得知,昨天抄家表现积极的包姓警察到成都住院去了。苏母问得了什么病?有人回答:不能动了,腿瘫痪了。

包姓警察大概怎么也想不到,抓一个法轮功学员怎么腿就不能动了呢?大约五十天后,苏母才在派出所见到他。希望这个包姓警察能够醒悟,这其实是上天对他的慈悲,给了他一个明确警示:停止参与迫害法轮功,否则更大恶报可能来临。

◆苏青华被龙泉驿区看守所非法关押满十五天后,家人却等不到他回家。家人多次给司法所副所长赖某打电话,她支支吾吾地不说。家人又打电话到龙泉驿区看守所,他们也不说。家人就打110报警说:我们家儿子丢了,找不到了。110 值班警察让到派出所说清楚,家人去了派出所说清楚了情况。值班警察打电话到龙泉驿区看守所问明情况,对方说:当天早上六点钟被街道办的人接走了。情况明白了。

苏的父母就去了司法所,坐在那里一定要见儿子。副所长赖某说:去学习几天就回来了,不用担心。苏家人说:一定要见到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苏家人又给街道办打电话,没找到人。再给司法所所长打电话,找到了人,说明情况后,所长只好派车让司法所副所长赖某把苏青华的父母亲送到新津洗脑班去见苏青华。在途上,苏家人听到赖某和司机小声谈话,得知他们原来那辆车,在劫持苏青华去洗脑班后就出车祸了。

◆二零零九年八月份苏青华从洗脑班回家后,洪安镇派出所、洪安镇司法所的人又把苏青华赶出了家门。在司法所副所长赖某强行把苏青华送到火车站后,恶报又找上了她。这是赖副所长亲口跟苏家人讲的。她给苏家人打电话,要苏青华的联系电话,还说她和苏青华是同龄人,好沟通。苏家人不知她打什么主意,没有给她电话。赖某就说起自己也是刚刚上班,因为她住院做手术了,还说:“肠子流血,把肠子割了。”不知道她有没有意识到,这也是上天给她的警示呢?

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理之下是人人平等的。法轮功是佛法,是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高德大法,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正道大法。自古以来,迫害佛法修炼者罪大无边,害人、害己、害子孙。

但是,至今还有一些人,为了蝇头小利,仍在追随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迫害法轮功。在大淘汰来临之际,那些执迷不悟参与迫害的恶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将面临大审判。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