绷紧修炼这根弦

更新: 2022年06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八日】我是在大法中修炼了二十六年的大法弟子了,今年六十二岁。现把我最近这段时间修炼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指正。

我们小区被全面封闭已经二十多天了,越来越严,足不出户,有巡视车大喇叭喊,一天好几趟,不让出屋。

自从封小区了,我就抓紧时间,比平时多学一讲《转法轮》,学法时双盘腿,端正姿势,严格认真,就感到句句入心。

师父说:“有一个阶段把我的思想和他们连上,连上之后,我有点受不了,不管我层次多高,也不管我层次多低,因为我在常人中,我还做着一种有为的事情,度人的事情,心在度人。可是他们那颗心静到什么成度啊?静到一种可怕的成度。你要一个人静到这种成度还行,四、五个人坐在那里边,都静到那种成度,象一潭死水什么都没有,我想感受他们感受不了。那几天我真的心里头很难受,就感到那么一种滋味。”[1]

当读到这里,我泪流满面。我想:师父啊,您太不容易了,还有我们不知道的,想象不到的,您是在为正法为众生为我们在做出巨大的承受和付出啊。

继续往下学,学完第四讲之后,我的腿始终双盘,一动没动,非常舒服,没有任何感觉。我想:不拿下来,接着学第五讲,学的认真,不快不慢,都学進去了。第五讲学到一半时,腿稍有点麻胀,我不管,一定要坚持学完第五讲。这样我坚持下来了。这从来没有过的,平时学一讲法腿不知道要拿下来多少次,还犯困,这次从始到终都很清醒。太奇妙了,我精進了,是师父在鼓励我加持我。

前一天晚上,我把电脑拿到母亲屋里,说:妈,我跟你分享一篇文章。电脑往床上一放,母亲就拿过来一瓶擦手油,擦手。我看到了,没想什么,然后就忘了。我刚念几句,她就两只手十个手指张着,象鼓掌,拍的啪啪响。我说:你干啥呢?她立即停止了拍手。我继续念,没念几句,她就拿起鼠标摆弄,键头一下就窜行了。我说:你弄它干啥呀?她说:这是啥呀?我也不知道哇。我有些急了。大声说:你怎么这么讨厌呢?她说:我咋讨厌了?这时我马上警觉了。我错了,我闭嘴,我不吱声了,守住心性,继续念文章。

这个事暴露了我多少颗人心执著:指责、党文化、浮躁、严刻等,再深挖,还有。学习师父的法,师父在点化我。因为我们这一法门是直指人心,把这些矛盾、执著的人心都得看淡,这是我们这一法门最关键的东西。所以我得努力归正,修自己。我心里说:谢谢师父的点悟。

这些天来,加强大量学法。零散时间我就背《转法轮》、背《洪吟》。在多学法的同时,多发正念。每天发九、十次正念,发正念要达到真正除恶的作用,不然发正念有什么用呢?我发正念,头脑保持清醒,念力集中,决不倒掌、合掌。有时稍微有点不精神,马上振作起来,用尽全力在心里喊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有多大力量就用多大力量,喊两遍,立刻就不困了。发正念经常感觉身体“唰唰”的。功力强大。我是闭着修的,什么也看不见,我想这要是看见了,那太壮观了。就象过年放的烟花一样,五颜六色的无比壮观。所到之处,一切不正的因素统统解体。就是有这么一种感觉。

在这段时间里修好自己。我每天早晨三点准时起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有的同修在这种情况下,慢慢的放松了,看电视,看电视剧,玩手机扑克、麻将,喝啤酒,睡懒觉。这大染缸稍不注意就往下拽你呀。我们在大法中修炼这么多年了,风风雨雨都走过来了,让我们绷紧修炼这根弦,把每一天当作新的一天,或者把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做好我们该做的事。同修们让我们共同精進吧!

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