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离世对我的警醒

更新: 2022年07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十六日】今年一月二十五日,我去同修S家,她没在家。正好遇见她们邻居,她说:你找她呀(指同修S)。我说:是呀。她说,她已经走了(指过世了),在她儿子家已经走了半个月了。

我听后感到很震惊,没想到走的这么快。同时我也很自责。离开同修家后,我就去医院和药店给我母亲开药和买药,把药送到母亲家后,准备去超市买菜。刚出楼外边的大门口,门口没有多少冰,我把一兜垃圾往垃圾箱一甩,一下子我的身体左肩着地重重的摔了一大跤。我很费力的才爬了起来,但是,左胳膊不敢动,我忍着痛把菜买了回来。

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刚刚听了一个不好的消息,我又重重的摔了一大跤,这是在警醒我呢,我要好好向内找,有我要提高的地方。

对同修的情很重

我与同修S走的比较近,她家人几乎都修炼,除了女儿未修,包括两个儿媳妇也都修炼。她一个人独居,生活上很节俭,自己没有房子,住在弟弟家的一个只有四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她住的房子需要烧炉子,烧的木头全部都是捡来的。她穿的衣服都是别人给的,吃的也很简单,很少买肉、鱼吃。经常捡废品,节省的钱接济儿女和孙子,所以我就尽量的帮她。我妈家冰箱里存的时间比较长的鱼和肉等,不想吃了,我就送给她,她一点都不嫌弃;我平时包包子时,多做一些送给她。

后来听同修说:S同修说:小某(指我),总给我送包子,一点也不好吃。让我听到了也不是偶然的,这是让我去爱听好听话的心,不愿听不好听话的心。强迫叫对方接受我的施舍的心,还有一个就是同修的情也得去。S同修曾经与其他同修说过,谁说我,我都听,就小某说我,我就不听。我当时也没有好好向内找自己,为什么她能这样说,还是我自己有问题,否则她不会这样说的。

同修是一面镜子,应该好好照照自己。

S同修去年下半年在她家门口玩扑克牌,四个整点发正念都保证不了,学法、炼功也跟不上了,我看到她这种状态不对,但出于爱面子心,怕她不高兴,就很少跟她说。我这种表现也是对同修不负责任,就我与她走的较近。

后来社区和国保几次上她家骚扰,她儿子户口在她家,要找她儿子,要她儿子的电话号,找邪悟人员要与她儿子交流。由于她担惊受怕,到去年年底,她的身体出现了病业假相,即常人的心梗住進了医院。十天后出院回到她儿子家,她说:后悔了,早去医院就好了。

我不注意修口,还与其他同修传她说的话。我哪象个修炼的人呢?我们要看同修的长处,修的好的一面。她一生吃了很多苦,人也很直爽,思想也很简单。我现在很后悔,自责,太自私了,同修的离世我有很大的责任。

对母亲情的执着

母亲今年已经八十九岁了,由保姆照顾她。保姆在母亲家已经干了四年了,两年前她也得了法。

母亲有轻度的老年痴呆症状,生活能够自理。我让保姆每天与母亲看一讲师父的讲法视频。刚开始的时候她还坚持天天看,可时间长了她就不看了。放别的片子她看,讲法录像她就不看,去她房间躺着。有时放录像时没人看,或干其它事去了,这很不严肃。我就跟保姆说:几乎就是命令式的让她们每天必须看。我这不是用师父的讲法给我母亲治病吗?我这是不敬师,不敬法,师父讲“无求而自得”[1]。我这是有求之心。师父已经在管我母亲了,她两次发烧听师父讲法都好了,我母亲能活八十九岁全靠师父的保护。

上面提到一月二十五日我去药店为母亲买药,同时我想用自己的医保卡买点枸杞。开完票去缴费,因为买好多样东西,给母亲缴费时,票子交错了,把我买的枸杞票和其它票子交完了,而剩下的一张票子是母亲的药,费用是最高的没交。而我当时私心就上来了,没有用我的卡为母亲缴费,而是用母亲的卡又交了一次费用,最后,我的卡没有用上。我这是利益之心,虽然不是现金,我也不买药,可是在这件事情上反映出我的思想中利益心还是很重的,虽然我觉的不对劲,在买菜上多花点钱,这也是用变异了的思想去做事。神会这么去做事吗?不会。后来给母亲买药时,用我的卡花了几乎是上次最高的费用交的费,这不是偶然的,是去我的利益心的。

因为母亲头脑不清醒,她的工资需要家人为她管理。当时我已经退休,儿子也结婚了,孙子不用我管。我就帮着母亲管账,还得为她干买菜、买药等事情,一周需坐车去她家三、四次。因为我是修炼人,所以管账很认真,拿一个本子记得清清楚楚,一般每次买菜我都去大超市收银都有票据或有票据的地方买东西,以便记账。但超市的菜不太新鲜,没有早市的菜新鲜,但早市买菜没有票据,记不清自己要吃亏的。后来我想,给母亲吃点新鲜菜自己吃亏就吃亏吧。保姆说你买菜了,该记账就记上,老太太有钱,不用你自己掏钱。后来我就经常上早市买菜,能记住多少就记多少,有时也不记了,把心放下就好了,不去执着吃亏不吃亏了。但在过年和节日买菜时,我都是花母亲的钱,自己的钱掺杂在里边说不清楚,所以就没花自己的钱。去年过年时,我们一家要回母亲家去,儿子、儿媳问我们买什么,我说都准备好了。儿媳说:妈那你买啥了?我说:我没买啥,都是花你姥姥的钱买的东西。搞得我当时很尴尬。

我摔一跤以后,左胳膊始终抬不起来,整个左肩膀子往下耷拉着,而自己又没感觉,不自觉的身体就向左边歪,很长时间都是这个状态。同修提醒我应该好好找一找自己,她说:你一天太忙了,总去你母亲家,你应该把钱交给你家别人管,赶快撤出吧,好好学学法,尤其是师父的各地讲法你已经好多年没有学一遍了。我想是应该交出去了,现在没有那么多精力去管了。说交就交,我就给我弟弟打电话,说了我的想法,他很痛快就答应了。我把账交的干干净净,一点都没留。我答应他们,虽然不管钱了,每周给母亲洗澡和换衣服我还管。保姆一个人做不了这些事,需要家里人配合,我就主动要求去做。我把账交出去之后,心里感觉很轻松,好像卸了一个大包袱。最近,母亲家的保姆又换了一个,新保姆需要我配合好帮助她,让她看到大法的美好,如果有缘让她也走入大法修炼,来到大法弟子家的人都是有缘人。

同修提醒我又悟到了在母亲家供师父法像和敬香是不合适的。因为母亲家是常人,而我是大法弟子,不定期去看望母亲,很少在那住,也不方便给师父敬香。我是想给师父敬香,然后敬香后的水果让母亲吃对她身体有好处,不具备供师父法像而强为(我家里不方便敬香)。这是对母亲的情重的表现。

母亲住的房子已经转给我弟弟了,而且,他们按照他们将来住房的标准重新装修了,所以在那里供师父法像他们也不太高兴(因现在是母亲在那住),我没有经过他们同意就自己做了。他们是常人都不理解。我知道错了,马上改。把法像收起来,以后有条件时再供奉。在此,对师父说声对不起,弟子没做好,这是不敬师的表现。我应该把精力用到修炼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