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经历的医学奇迹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七日】我出生在六十年代的农村,父母都是文盲,家中姊妹多,生活困难。我早早就结婚了,婚后生育一女。由于我们夫妻二人都很勤劳,生活还算比较富裕,一家人虽然有些小吵小闹,但还过的去。

但在一次与外人发生矛盾的时候,我被人打成脑伤,住院两个月,丈夫对此事没有能力管,他也不去管,他完全是一个胆小怕事、没有担当的人。此时,我才觉的嫁错了人。我被打的事情没有得到好的解决,我因此怨恨,把丈夫平时那些自私和好赌等等不好的事情刻在脑海里,这也使我忧郁、难过。从此和丈夫矛盾不断,关系恶化,最后离婚。

女儿随我,但我很不幸,一直这样头痛不断,渐渐又患上乙肝加黄疸肝炎,肝大脾大,妇科病等,我过得很痛苦。在艰难困苦的岁月里,女儿就是我最大的安慰。

但不好的事情还在接踵而来,一九九二年,女儿在读一年级时,检查出来乙肝大三阳。一个乖巧的女儿,幼小的生命,却得了这样的病,对于我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没有钱的时候,我宁愿自己不吃药,也一定要给女儿医治。

带着女儿走了几家大医院,可是女儿吃了五年的药,指标还是三个阳性,一个都转不了阴。在当时二十元一小瓶的乙肝药,外加其它药品,这样长年累月的花销,对于我这样的农村家庭来说,也是很难以承受的,可是女儿吃了,一点效果都没有。医生说,现在科学还没有发明出医治这种病的药来。

女儿面黄肌瘦,软弱无力,小小年龄心里却布满阴云,没有孩童应有的快乐和憧憬,做什么都没有心思,脾气也变的暴躁。我也是满腹的焦虑,满腹的无奈,生命好像一片漆黑,看不到光亮。

而我的病更是越来越重,到最后,下不了地,煮不了饭了,好像只有等死的感觉,但又不甘心,孩子还这么小。

正在绝望的时候,一个法轮功学员再次找到我,叫我学法轮功,告诉我,只有大法能救我。因为之前给我说学大法能好病,我根本不相信,心里想着大把大碗的药吃了,都没有起作用,你那个炼功,就能好病,我实在不相信。

在我医治无望的时候,这个法轮功学员又给我送来大法的书,她再次告诉我说,只有大法能救我。

此时无路可走的我把心一横,反正都医治不好,我就相信大法了,从那时起,我就把药全都扔了,我就全心的看书、炼功。也就炼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我的一身病痛竟全消失了,人越来越精神,我能煮饭了,能下地干活儿了,并且眼前还能看到一些影像,看到法轮在旋转。我高兴极了,告诉女儿,叫女儿也来学。

女儿看到了我的变化,从此也和我一起学法炼功,修心性。大概过了一个月,一天,女儿和我一起上街买鞋子。我们母女俩不知不觉中就转了大半天了,我忽然想起问女儿:呀,今天转了大半天了,怎么没有听你说脚软呢?女儿精神十足的对我说:脚,那才不软呢,再转一天,脚也不会软的。我当时听了女儿的话,心里好高兴。这几年,无论是带女儿去抓药,还是去买东西,女儿在很短时间里,就喊走不动了。她脚软走不动路的时候,不管是在哪里,那真是不分地方,随之就坐下去了。而今天,逛了这么大半天,不叫脚软,真是神奇。

女儿从检查出病起,医生说这个病不能剧烈的运动,所以得病的这五年,女儿从来没有上过体育课和参加其它的体育活动。可是,炼功也就大概两个月的时间,考验就来了,体育老师竟然选她去参加长跑和跳高的比赛。女儿回家,给我说了情况,并问我说:妈妈,我去不去呀?我对女儿说你去吧,你现在是炼功人了,有师父保护你,你不怕。女儿有她切身的受益和我的鼓励,她大胆地去训练,在全区的小学体育比赛中,跳高和长跑得了第四名。

一个走路都困难,从来不参加体育活动的孩子,竟然得了全区的小学体育比赛第四名!我的内心真的好激动,感谢师父和大法把我们母女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给我们健康的身体,并且净化我们的心灵,让我们逐渐地修去怨恨心、妒嫉心和这些不好的想法等等。女儿也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事情能首先为别人着想。女儿的成长是向最好的方向转变,越来越美丽,出生时相貌平平的她,初中时,同学们竟然评她为“班花”,她聪明、善良又美丽。

但是,女儿的父亲在二零零零年的时候被别的女人把钱骗光了后,就得了脑出血,医学上叫“蛛网膜下腔出血”。他没有钱医治,就打电话给我。此时修大法的我对他已经没有怨恨心了,因为我想起师父的法,要无怨无恨,做事替别人着想。虽然离了婚,怎么说也是缘份一场,再难也要帮他。我拿了钱,给他交了住院费。可是这种病一般都要住院一到两个月,并且睡在床上一动不动,脑血管破裂,头部是不许动的,大便小便都在床上接,在抢救室的费用是相当高的,我不但要花钱,还要整天的陪在那里守候他。

在抢救室二天转到普通病房后,我叫他学法轮功,他说他不相信。我说,我们母女生病的那几年,拉起账吃药,我现在才把账还清,但现在还要抚养孩子,我是没有钱再给你交医药费了,我只有选择离开你,不管你了。他听我这样一说,就着急了,马上就说我要相信,你读书给我听嘛。我告诉他说,一定要用心听明白,不然也不起作用。他坚持说我要听。

就这样,我一边照看他,一边给他读《转法轮》。读了几天,我看他也好了很多,他自己也感觉好了,再加上医院又叫交钱了,我就对他说,出院,回家炼功,好得更快,他也同意,但是医生坚决不允许。医生说,之前那个得这种病的人住院医治了三十多天,那人睡得太苦了,只想起来活动一下,并没有想出院,结果站起来,血管被冲破,立即倒地而死,何况你们才只住院这么几天。我说,他基本上好了,回家去调养。医生根本就不相信,因为这种病例至少也要四、五十天才能恢复,这么几天,病人感觉再好,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时是二零零零年迫害法轮功最凶猛的时候,我不敢对医生说大法的好处,我只得说我们离了婚的,我还要抚养孩子,我给他交了那么多钱了,我再也拿不出钱了。医生看我实在没有办法,就三次叫我出去签字,说出了意外,跟医院无关。因为前夫没有父母,只有我签字。

就这样,前夫住院十天出院,回家后,他每天认真的学法炼功,过了几天,他觉的完全没有问题了,就出去跑车了。从发病脑血管破裂到能出去跑车,只有十五天的时间,难道这不是又一个奇迹吗?

前几年,因为我告诉人真相,被冤判入狱,派来互监我的犯人听说我以前有严重的肝病,就对监狱里的卫生员说我有肝病。卫生员马上就说,我们看了她的化验结果的,她的肝是正常的。

从我炼功时到现在二十五年了,我一个什么本事、技能都没有的农村妇女,独自抚养孩子从小学到大学,相当的劳累,相当的辛苦,生活上也相当的节约。当时医生说,我的病是需要营养好、休息好、还不能断药的,可我没有吃药,没有营养,没有休息,而且我干的活儿的劳累程度是一般人承担不下来的,但是无论在哪里检查,我的肝都是正常的,身体都是健康的。这些也是医学上解释不了的。我的女儿也有幸福美满的家庭。

每当回想起当年得法祛病的神奇经历,总是激动不已,感慨万千!感到自己真是太幸运了!其实法轮功学员再怎么遭受迫害,再大的压力都不愿意放弃,都是有原因的。我们这家人是幸运的!其实回想起来我都很庆幸我得的那场病,如果没有这场生不如死的病变,也许我也和那些不明真相、听信中共谣言的人一样的不相信大法,得不到救度。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也希望更多的人来了解法轮功真相,退出共产党的一切组织,就能够遇难呈祥,幸福安康。因为大法是来救人的,救度众生的,愿人们都能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做最幸运的人。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