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历任政法委、610头目迫害法轮功的部份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对法轮大法修炼群体的残酷迫害,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办公室,依托中共邪党的组织体系,从中央渗透到地方、街道社区、乡镇村,以及全社会每一角落;它凌驾于法律之上,背后操控全国公检法司系统,践踏法律,迫害法轮功。

二零一八年三月,虽然中共将“610”办公室划归为中共政法委的一个职能部门,而中共政法委同样是中共设立的一个非法组织。中共政法委是中共邪党以权代法的代言人,它实质是全面掌控全国公检法司系统的生杀大权,肆无忌惮地践踏法律。因此,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台破机器从来都没有停止过运转。二十三年来中共一直在迫害法轮功。至今迫害仍在继续。

二十三年来,武汉市政法委、市“610”办公室作为中共迫害政策在武汉地区的主要推手。武汉市政法委书记﹙副书记﹚、610办头目同时兼任武汉市公安局局长;迫害中这些人既是领导、指挥者,同时又是实施者、直接操手、打手,在迫害法轮功中被中共利用得非常顺手。将中共迫害政策在武汉一贯到底,使武汉沦为湖北省迫害最严重的地区,也使武汉市成为了全国迫害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摘要

一、二十三年,武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主要事实

二、二十三年,历任武汉市政法委书记﹙副书记﹚、市610办头目迫害法轮功的部份事实

1.程康彦(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二零零一年十一)
2.杨世洪(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零零三年九月)
3.黄关春(二零零一年七月~二零零六年三月)
4.胡绪鲲(二零零六年三月~二零一一年七月)
5.赵飞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零一四年七月﹚
6.喻春祥﹙二零一四年八月~二零一七年七月﹚
7.李义龙﹙二零一七年五月~至今﹚

一、二十三年,武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主要事实

武汉市政法委、“610”办,自中共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持续至今二十三年以来,直接指使市属各级 “610”办公室、操控公检法司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非法监控、骚扰、绑架、关押、劳教、判刑、洗脑、酷刑等进行残酷迫害。

据明慧网报道的消息不完全统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二二年六月,被骚扰的武汉法轮功学员数以万计。遭各种迫害的武汉法轮功学员至少达8577人次。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162人;被非法判刑299人次;被非法劳教588人次;开设洗脑班多达60多处,迫害法轮功学员至少2519人次;被非法拘留至少933人次;绑架法轮功学员至少3506人次;被取保候审至少8人;至少353名法轮功学员遭经济迫害,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总计金额至少二千万元。

由于中共对迫害的极力掩盖与封锁,迫害的残酷性,使一些迫害的真实情况没能报道出来,这里整理的仅仅是报道出来的小小的一部份。

图1:1999年7月~2022年6月武汉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图:1999年7月~2022年6月武汉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表1:1999年7月~2022年6月武汉地区法轮功学员遭各类迫害人次统计
年份经济迫害骚扰绑架强制洗脑非法拘留非法判刑非法劳教含冤离世取保候审合计
1999年7月~2019年12月342数以万计323323828512635881597818
2020年1月~12月65650626162162
2021年1月~12月313616092471615460
2022年1月~6月2176339943137
合计3532093506251993329958816288577

二、二十三年,历任武汉市政法委书记﹙副书记﹚、市610办头目、武汉市公安局局长迫害法轮功的部份事实

武汉市政法委、市“610”办﹙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作为中共迫害政策在武汉地区的主要推手。政法委书记﹙副书记﹚、610办头目自然成为武汉市迫害法轮功的领导、指挥者。

二十三年来,历任武汉市政法委书记﹙副书记﹚、610办头目同时兼任武汉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程康彦,杨世洪,黄关春,胡绪鲲,赵飞,喻春祥,李义龙。迫害中这些人既是领导、指挥者,同时又是实施者、直接操手、打手。

二十三年来,武汉市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几乎都是由武汉市公安局警察实施进行完成的。比如,对武汉法轮功学员进行:电话监听,视频监控,蹲坑、尾随跟踪,在门口安装摄像头,在家里安装窃听器,在电动车、汽车上安装跟踪仪,电话骚扰,上门骚扰,绑架,非法关押拘留所、看守所,非法劳教,非法拘禁洗脑黑窝,关精神病院,构陷到检察院、法院制造冤假错案,酷刑折磨等;非法抄家,抢劫现金、银行存折、银行卡、私人财物,抢走大法书籍等。

历任武汉市政法委书记﹙副书记﹚、610办头目同时兼任武汉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的这些人,同时也是由武汉市委副书记、常委、副市长等职兼任的。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中,这些人被中共利用的非常顺手。将中共迫害政策在武汉一贯到底。二十三年来,使武汉沦为湖北省迫害最严重的地区,也使武汉市成为了全国迫害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1.程康彦(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二零零一年十一)任中共湖北省武汉市委副书记、中共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党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迫害法轮功的事实


程康彦

程康彦,男,一九四五年十月生。一九九七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任中共湖北省武汉市委副书记、中共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党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

程康彦,武汉市政法委书记和市委副书记,主管武汉市邪恶“610”办公室。自从一九九九年,他积极贯彻执行中共邪党和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政策,导致武汉地区至少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跟踪、监视、抓捕、关押和抄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二零零五年冬,程康彦父母双双在家煤气中毒,父亲当场死亡,母亲抢救无效也死亡。二零零六年,程康彦家又被小偷盗走巨额财产。

程康彦任武汉市公安局局长的两年半中,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武昌儿子彭敏被迫害死去二十二天 母亲李莹秀被警察将脑袋打破不治而亡

二零零零年二月底三月初,法轮功学员彭敏被警察绑架。彭敏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青菱看守所期间,警察因为他坚守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对他进行毒打。在所长熊继华和警察的直接指使下,犯人们变着法子折磨彭敏,如“放礼炮”——犯人用双手抓着彭敏的头,使劲地撞墙,撞得要象放礼炮一样响,人当时就痛昏过去,后脑勺被撞肿、撞出血泡;又如“五雷轰顶”——犯人用拳头照彭敏头顶的囟门狠狠打五下,每一下都要发出“轰”的声音;还有“定心脚”——犯人用脚照胸部用力踢七下,照背部用力踢八下,所谓前七后八定心脚;等等不一而足。看守所所长熊继华还经常亲自指使一群犯人毒打彭敏,拳打脚踢,往死里暴打,根本不管他死活。在警察朱汉东的指使下,彭敏多次被十五、六个犯人按在木板床上,用塑料鞋底猛烈击打臀部。

二零零零年八、九月份时,彭敏的臀部中央和左腿长了两个直径十三至十五厘米的脓包,看守所不但不给治疗,反而暗示犯人借机“教训”他。于是十几个犯人将彭敏按倒在木板床上,轮流挤压他身上的脓包,致使他剧痛难忍,全身由于剧痛而抽搐,连续近一个月晚上无法入睡,只能蜷缩在门边。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彭敏再一次遭受警察与十几个犯人整整一天的毒打与谩骂后,四肢和脊椎第五块骨头粉碎性骨折、颈椎压缩骨折,人整个散了架,当时就昏死过去了。他被送往武汉市三医院抢救后苏醒过来,但已全身瘫痪。

他母亲李莹秀得知该消息后,将彭敏接回家中,通过学法炼功,彭敏渐渐能吃、能喝、能说话,就在彭敏的情况开始好转时,武汉市公安局防暴大队派来三十余个警察,强行将他绑架至武汉市第七医院,直接送入手术室。

手术后,彭敏被隔离在住院部二楼骨外科走廊尽头的一间小屋内,外面用屏风挡住,警察协同武汉市“610”不许他的母亲、哥哥彭亮离开,名为看护,实为隔离软禁,以免走漏风声。同时将武汉市武昌区中南街派出所的警察安插在隔壁的房间内二十四小时监视,以防他们同外界接触。在当年三月份,有三个朋友成功探望彭敏,亲眼看见彭敏腰部有个大洞,李莹秀对他们说:彭敏一到医院就被强行送进手术室,出来后腰部就有了一个大洞,医院并没有治疗,只是折磨,想把彭敏搞死。

手术后的彭敏,头部以下的身体已经完全失去知觉。而院方对危在旦夕的他不闻不问,并公然对彭敏家人宣称,彭敏要想出院,除非等死后,彭敏一天不死就一天不能出院!

二零零一年四月五日上午,彭敏被强行注射了不明药物。四月六日半夜一点多,彭敏停止了呼吸。彭敏一过世,遗体立即被转移,家人立即被隔离。二零零一年四月七日上午十时左右,警察将彭敏遗体强行火化。

之后,警察就将彭亮及李莹秀关进红霞洗脑班。由于李莹秀痛失爱子,几日未进食,出现发烧症状,被四个警察强行架去医院。当天回来后,李莹秀将针头拔掉,说已好,却被四警察一阵暴打,强行架走。李莹秀当即责问,说要记下恶人的罪行,随即被警察将脑袋打破,到医院后不治而亡,这一天正是她的儿子彭敏死去二十二天以后,而且与她的儿子死在同一家医院。头发被剃光、头部有创面、口里还有脓血、脑袋上斑斑血迹──这是李莹秀留给亲人的最后印象。

◎蔡铭陶二零零零年十月四日被迫害致死

蔡铭陶
蔡铭陶

蔡铭陶,男,时年二十七岁,武汉市教育学院英语教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得知政府即将镇压法轮功,次日坐飞机赶往北京上访说明真相,十月底,蔡铭陶参加北京法轮功国际媒体新闻发布会,会后前往国家信访局上访。二零零零年四月底,蔡铭陶被押到武昌青菱“610”洗脑班,遭受长时间吊铐、殴打,曾多次被整夜铐在窗框上,有一次他被吊铐的时间长达二十七个小时。还有一次蔡铭陶因说“法轮功不是×教”,就遭到李书记(李国军,“610”办公室及“转化班”主要负责人之一)一顿惨无人道的毒打。他用拳头猛击蔡铭陶的脸部,当时蔡的鼻嘴被打破,鲜血直喷,衣衫染红。又一次因炼功,蔡被一名矮小个子的警察发现,又遭一阵恶毒的殴打,被打得鼻青脸肿。二零零零年十月四日,蔡铭陶准备再次进京护法,被受到中共媒体欺骗的家人阻拦,为避开家人,他从阳台爬下,坠落离世。

◎华中理工大学计算机应用技术学科硕士、武汉市地税局李长军被迫害致死

李长军
李长军

李长军,男,一九六八年出生,湖北省随州市人。李长军一九九一年七月毕业于葛洲坝水电工程学院。一九九九年七月获华中理工大学计算机应用技术学科硕士学位。他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武汉市地税局辞退。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他先后在北京、随州、武汉等地多次被非法关押。有法轮功学员回忆,李长军在二零零零年北京上访期间,曾遭恶警电棍猛烈电击。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六日李长军在武汉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做真相资料被警察非法抓走,被武汉公安机关非法关押,遭到非人虐待和迫害,因此绝食以示抗议。仅仅经过四十多天的摧残和折磨,李长军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七日晚十点零八分去世。其亲人见到的遗体骨瘦如柴,双颊青紫,脖子紫黑,双拳紧握,相貌变形,后背部份如同烫熟了一样。

◎原武汉客车厂工会主席韩全管遭迫害含冤离世

韩全管,男,一九三二年生,离休干部,原武汉客车厂工会主席,一九九三年修炼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到省政府上访被抓、被非法关押,后硚口区610国保大队警察李健生等恶人以他是古田片辅导员为由,多次把他抓到硚口区公安分局刑讯逼供,恶人还经常上门骚扰,即使在他弥留之际恶人们也上门骚扰。由于骚扰和恐吓,老人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五日含冤离世,离世时六十八岁。

2. 杨世洪(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零零三年九月)任武汉市公安局中共党委书记、武汉市中共政法委书记迫害法轮功的事实


杨世洪

杨世洪(任职期间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零零三年九月),男,一九五四年八月生。二零零一年六月任中共湖北省武汉市委常委;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起,任武汉市公安局中共党委书记、武汉市中共政法委书记;此前任中共江岸区党委书记,也是武汉市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二零零三年九月被审查调查,二零零五年六月三日,杨世洪因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罪被判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一百三十万元。在其任职期间,亲自指挥组建了以犹大龚良汉为首的武汉市所谓“帮教团”,直接参与对全市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并与全市各区“610”办公室签订所谓的“责任状”,强行下达“转化”指标,还亲自到全市各洗脑班指挥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洗脑。

3.黄关春(二零零一年七月~二零零六年三月)任湖北省武汉中共市委常委、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迫害法轮功的事实

'黄关春'
黄关春

原湖北省武汉中共市委常委、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黄关春遭恶报毙命,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八日四时十二分,因病医治无效,在湖北武汉死亡,年六十三岁。

黄关春,一九五九年二月出生,男,汉族,二零零一年七月至二零零六年三月,黄关春任武汉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近五年时间,他疯狂地指挥武汉政法委、公检法司、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恶警恶人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灭绝人性的迫害。据明慧网报道统计,黄关春任职四年八个月的时间,就有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黄关春任武汉市公安局局长的近五年中,有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王浩云被湖北省洗脑班逼死

二零零二年六月三日,华中师范大学的三位教职工被马房山派出所陈胜齐等伙同该校党委、保卫处,强行绑架到武汉市汤逊湖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湖北省洗脑班)。文学院资料室王浩云,五十多岁。邪恶的人每天十七、八个小时轮番用恶毒的谎言对王浩云诽谤、辱骂、威逼。王浩云始终坚持法轮功信仰。一个多月的精神和肉体折磨下,王浩云疲惫至极,逼到了承受的极限,出洗脑班仅几天,于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含冤离世。事后,湖北省洗脑班为推卸罪责,竟诬称她有精神病。

◎武汉市歌舞剧院舞蹈编导黄小瑛被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迫害离世

黄小瑛,女,湖北省武汉市歌舞剧院舞蹈编导。黄小瑛是个具有一定影响的表演、编导、教学全面型的舞蹈艺术人才,曾多次获得过全国“优秀舞蹈编导奖”。二零零五年,江岸区“610”将黄小瑛绑架到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迫害。后遭受江岸区“610”多次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迫害最长时间达九个月。对她身心摧残,造成了她极大的痛苦。二零零六年五月,黄小瑛应海外一文艺团体邀请准备赴美访问,已办好签证,她在办理出国手续期间遭武汉市国安局非法电话监控、跟踪。二零零六年六月二日,黄小瑛在出国前夕被武汉市国安局绑架,遭刑讯逼供、非法抄家,护照及签证也被抢走,之后又被劫持至武汉市江岸区洗脑班遭受半年多时间的洗脑迫害。后含冤离世。

◎湖北大学副教授喻定珠被迫害离世

喻定珠,女,六十四岁,湖北大学副教授,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中途被恶警劫持,关入铁笼子迫害。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又被单位恶党人员绑架到洗脑班关押迫害,直到她丈夫病危入院,其本人也血压高达220才放回。回家后继续受到单位保卫处及老干处不法人员蹲坑监视、电话监听及上门骚扰。精神长期处于紧张状态,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于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出门后由于精神恍惚摔倒,大脑严重受伤,于四月十二日离开人世。

◎武昌区退休教师朱大凤被绑架八天后被强行火化

朱大凤,女,六十岁,武昌区退休教师,其丈夫在湖北省公安厅工作,女儿、女婿为警察,还有一女儿在监狱工作。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湖北省公安厅十号楼出现两条真相条幅,朱大凤当日被劫持关押到看守所、洗脑班迫害二个月。

二零零六年三月一日,朱大凤从家中又被绑架,在路上被打昏死,直接送到武警医院“抢救”。五天后,邪恶要把一直昏迷的朱大凤强送殡仪馆。家人看到朱大凤身体正面全部青紫。家人阻止火化遭到威胁。朱大凤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即绑架八天后被强行火化。朱大凤的女儿提出要讨回公道,被以下岗(失业)威胁。

◎武汉理工大学九五级本科生代建明被青菱看守所虐杀

代建明,男,湖北洪湖市人,武汉理工大学九五级本科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大法后,武汉理工大学以能否拿毕业证书为由逼他放弃大法,几经交涉没有结果,毕业证最终被扣押。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代建明被警察绑架到青菱看守所,在看守所里面遭受长达九个月的身心摧残。二零零三年初出来后,“610”及警察又上门骚扰。二十七岁的代建明于二零零四年九月含冤离世。

4.胡绪鲲(二零零六年三月~二零一一年七月)任中共武汉市委常委、武汉市中共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局长迫害法轮功的事实

胡绪鲲
胡绪鲲

胡绪鲲(任职期间二零零六年三月~二零一一年七月),男,一九五四年十月生,现任中共武汉市委常委、武汉市中共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局长。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刚上任市公安局局长便亲自开会布置和指挥对全市法轮功学员秘密发动新一轮的大搜捕,重点目标是法轮功真相资料点和会上网下载的法轮功学员,全市先后有几十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和非法判刑。他还亲自指挥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二零零九年中共窃政六十周年期间和二零一零年上海世博会及广州亚运会期间对全市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胡绪鲲任武汉市公安局局长的五年中,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原东风造纸厂副厂长被迫害致死

曹长岭
曹长岭

曹长岭,男,一九三二年二月五日生,原是一名转业军人,曾是东风造纸厂副厂长、离休干部。二零零一年被绑架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三个月;在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北京奥运开幕的同时被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绑架。八月十日,家人被当局告知老人在武汉市十医院(普爱医院)抢救。家人赶去后发现老人全身青紫,没有知觉,昏迷不醒,整个人只有一口气躺着,头上有三个洞,耳朵出血,眼睛已看不见,左肩膀一侧骨折,肾被打坏,背部衣服被拖烂,整个后背惨不忍睹。

家人问医生老人为何这样?医生说:“老人摔在路边,中了风。是110的人送来的。”由于家人对中共几年来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真相略知一二,因此对医院的解释深感质疑,要求转院。竟遭院方拒绝。没过两天,医院以保持老人呼吸畅通为由,擅自将老人喉管切开,令老人发音都困难了。八月十五日,医院宣布老人死亡。

◎医生庞丽娟被折断椎骨 含冤离世

庞丽娟
庞丽娟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凌晨,五里墩派出所、汉阳区国保以及汉阳区“610”谎称诊所被盗,要庞丽娟开门,趁机绑架了她,并将她家洗劫一空。后“610”操控检、法两院,以非法持有子弹罪(庞丽娟系军人家庭,家中保留了一些子弹作为纪念)非法判处庞丽娟三年徒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八日,庞丽娟被关进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二监区。三年非人折磨后,庞丽娟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份被抬回家。回家时,人已是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庞丽娟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晚上七时三十分含冤离世。

◎原武钢职工曾小梅被何湾劳教所、洪山区洗脑班迫害致死

曾小梅,一九六四年十二月二日生,洪山区九峰乡滨湖村人,在武钢建设空调厂上班。二零零零年五月,曾小梅和胡春珍去看望因上访而被绑架回厂的同修,而被工厂“610”杨志安等非法扣留,逼迫写“三书“。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四日,曾小梅和胡春珍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在武昌火车站遭遇绑架,在武钢硅钢高温休息室被非法关押迫害四十五天。

二零零三年三月,曾小梅因发真相资料遭诬报,被洪山派出所绑架,送往何湾劳教所迫害一年零三个月,受到身心摧残。二零零五年九峰乡派出所协同滨湖大队书记王先斌又将曾小梅绑架到九峰洪山区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精神崩溃,于二零零七年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

◎汉阳区朱志俊遭冤狱四年迫害离世

朱志俊,男,七十三岁,一九九九年以来一直遭受汉阳区二桥街办及“610”邪恶迫害。被汉阳区“610”诬判关押在琴断口监狱四年,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回家后又经常受到二桥街当地邪恶“610”及不法人员监视、上门骚扰,给朱志俊身心造成巨大摧残,于二零零九年五月一日含冤离世。

◎农科推广服务中心主任刘丽华遭洗脑班、劳教所迫害离世

刘丽华
刘丽华

刘丽华,女,武汉市洪山区农业科技推广服务中心主任。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与同年十二月底分别两次进京上访说明大法真相,被非法关押在濠沟洪山区洗脑班迫害,时间长达一年,后转入武汉市第一看守所。“610”人员让她年迈的老母亲下跪逼写“三书”,还被迫交纳三千元的所谓学习费用。

在看守所,刘丽华因炼功被绑死人床受酷刑,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入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继续迫害。曾被关小黑屋。因长期绝食抗议而被野蛮灌食,致使两肾发热;四个月不让正常睡觉,骨瘦如柴,六月天穿羽绒服。单位不法人员也将她本应有三千元/月的工资降至九百多元/月,并扣发工资。

在二零零三年四月三日,其单位不法人员伙同区“610”将她强行绑架至臭名昭著的湖北省汤逊湖强制洗脑关押迫害。刘丽华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恶徒用封口胶将她的嘴封死。洗脑班的迫害致使刘丽华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二零零五年九月刘丽华身体出现强烈不适,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诊为晚四期乳腺癌,于二零零六年六月九日离世,时年五十岁。

◎武汉市工商银行堤角分理处会计李军峡被迫害致死

李军峡
李军峡

李军峡,女,一九六四年出生,未婚。李军峡出生于军人家庭,大学毕业后在武汉市工商银行堤角分理处任会计,工作勤恳,有一次银行配电房电路失火,她不顾个人安危将火扑灭,避免了一场火灾。二零零零年武汉市公安局一处以扣发全单位年终奖为由逼迫李军峡辞职。二零零零年九月十八日,李军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日,李军峡因看望被释放回家的法轮功学员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此期间被关禁闭迫害达一年之久。

二零零三年七月,李军峡回老家探亲讲真相再被非法抓捕并关押于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后转到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遭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将住房卖掉,到厦门打工。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底,武汉市江岸区“610”将她从厦门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谌家矶洗脑班。李军峡被四肢分开铐在床上长达十多天,铐子都深深的扎进肉里,骨头外露,被灌尿。致使李军峡精神失常,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去世。

5.赵飞﹙二零一一年八月—二零一四年七月﹚武汉市委常委、政法委副书记,市“610”办主任 ,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迫害法轮功的事实

赵飞,男,一九六四年一月生,湖北沙洋人。一九九九年五月——二零零二年四月湖北省荆门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正县级);二零零二年四月—二零零三年三月湖北省荆门市检察院检察长;二零零三年三月—二零零五年一月湖北省黄石市检察院检察长、党组书记;二零零五年一月—二零一一年八月湖北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二零一一年九月—二零一四年七月湖北省武汉市委常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二零一四年七月—二零一七年四月天津市政法委副书记(主持工作),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二零一七年四月—二零一七年七月天津市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二零一七年七月—今,天津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赵飞在二零零一十一和二零一四年指挥武汉市政法委、“610”、公、检、法迫害体系,三次大规模的非法抓捕当地法轮功学员,致使张苏、张伟杰、熊炜明、崔海、沈学武、王学明(云萧)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抄家、关押,遭受酷刑,据不完全统计,在赵飞任职武汉市公安局局长期间,超过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十余人被迫害致死,多人被酷刑致残或精神失常。

赵飞任武汉市公安局局长的四年中,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晨,被中共迫害致精神失常八年的武汉市法轮功学员、中南财经大学校友余毅敏,在痛苦中离世。余毅敏曾五次遭中共当局人员绑架,三度关洗脑班,非法劳教一年,曾经受过药物迫害,致精神失常。受迫害期间,余毅敏遭单位非法开除,家庭破裂,长期无生活来源,贫病交加。

余毅敏
余毅敏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日凌晨四时,武汉硚口区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黄美玲女士,因抢救无效,惨死在武汉市第一医院病房,死时年龄六十三岁。其遗体头部、腋下、大腿内侧、臀部、手腿全是电击后的黑疤,疑被中共警察电击致死。

◎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晚七时,年仅五十六岁的武汉市江岸区法轮功学员刘运朝,在历经七百多个日夜的身心煎熬后,含冤离世。去世前双眼几近失明,不能说话,神智不清,身上留有多处被关押殴打后的伤痕和残疾,腿上、手上、后背乌紫,起满疱疹。刘运朝曾在范家台监狱被关三年,遭酷刑致命危,并且疑似遭受药物摧残。

◎武汉市新洲区残疾人徐喜望,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清晨五点左右,被三店街综治办主任程绍安带领三店街综治办及派出所两车人马趁乡邻熟睡未醒,将其绑架到新洲区刘集洗脑班(所谓的“法制教育班”)进行迫害。徐喜望被毒打、注射不明药物,当即大小便失禁,并且时常神智不清,回家时连熟人都不认识。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徐喜望在衰弱中离开人世,年仅五十三岁。

◎汉阳区法轮功学员陈阳春女士,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含冤去世。

◎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熊慧平曾为法轮功遭受无端迫害一事进京上访,遭非法拘留。在武昌看守所,遭毒打,腰部受伤,打得吐血,昏倒几次,两次送医院抢救,在医院还被铐上脚镣手铐,并二次下病危通知单。后又长期遭到社区、街道“610”的非法监视及骚扰,于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五日含冤离世。

◎武汉市硚口区法轮功学员曹靖宇曾遭中共七年冤狱迫害,造成身体严重伤害,出狱后又常遭到当地“610”恶人骚扰,身体状况不断恶化,于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离世,年仅四十岁。

6.喻春祥﹙二零一四年八月—二零一七年七月﹚中共湖北省武汉市委常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局长迫害法轮功的事实


喻春祥

喻春祥,男,汉族,一九六一年七月生,安徽全椒人。曾任湖北省襄樊市公安局副局长;湖北省公安厅国保总队总队长、副厅长;二零一四年八月—二零一七年七月中共湖北省武汉市委常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局长。

据明慧网报道的不完全统计,二零一四年八月~二零一七年七月湖北武汉市法轮功学员有六百四十一人遭到各种迫害。其中:十八人被迫害致死;五十人遭到非法判刑;三十人遭非法庭审;六百六十六人次遭到绑架关押到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医院;四百人次遭到骚扰、抄家;迫害达一千一百六十四总人次。

喻春祥任武汉市公安局局长的三年中,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原湖北省省妇联处级干部雷银芝被迫害致死

雷银芝
雷银芝

原湖北省省妇联处级干部雷银芝,因修炼法轮功,在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十几年中,雷银芝多次遭到中共武汉市610(610办公室是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德国纳粹的盖世太保)人员的迫害,由原来的省妇联调研室主任(正处级干部)降为科级干部,并被强行要求提前退休。十六年的迫害中,雷银芝被非法问讯一次;刑事拘留一次;行政拘留一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关押洗脑班迫害三次;还被强迫到洗脑班“转化”其他人。雷银芝在精神及肉体上受到巨大伤害,于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二日在医院含冤离世。

家人受牵连。雷银芝丈夫原是一所大专院校的书记,因为她修炼大法受牵连,被免去职务,当时五十一岁,直到退休都没能再恢复官职。雷银芝的父亲在她第一次被绑架时因承受不了精神压力,又急又怕,突发脑溢血去世。

在十六年的迫害中,雷银芝受尽了苦难和屈辱,而且被任意停发工资,任意扣押房产证。“610”、公安部门专门在她家楼下楼栋门口安装摄像头。

◎周金梅被绑架后失踪 二月后家人只见遗体

周金梅,女,五十多岁,家住武汉市蔡甸区。二零一六年十月六日,周金梅到武昌火车站讲述法轮功真相被绑架,之后家人多处查找无果。周金梅失踪二个月左右,家人被紫阳派出所警察通知,在殡仪馆见到她的遗体,头盖骨被掀开。

二零一六年十月六日当日,周金梅一直没有回家,处于失联状态。亲属先后到武昌火车站站前派出所、白沙洲派出所和紫阳派出所报案,都没有任何线索,但白沙洲派出所就周金梅失踪立案。 亲属又到二支沟拘留所、看守所、“610”办公室及综治办等相关部门查找,都被告知,查无此人。亲属又在武汉三家报纸上刊登《寻人启事》,但同样毫无音讯。在周金梅失踪两个月左右,家属突然接到紫阳派出所的电话,通知到殡仪馆辨认周金梅的遗体。

家人到殡仪馆后,确认就是失踪多日的周金梅,但发现头盖骨已被揭开。警察为了掩盖事实真相,谎称周金梅是因为脑溢血突发,送到医院抢救,而做了“开颅手术”。在警察的谎言欺骗、恐吓威胁下,遗体匆匆火化。

◎屡遭绑架关押,武汉李吉莉含冤致死

武汉市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吉莉,因修炼法轮功,受到了江泽民集团惨无人道的迫害,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李吉莉,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底依法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正月被警察绑架,被反复关押在北湖福利院、二道棚洗脑班、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杨园洗脑班一年半。二零零七年被警察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在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出现糖尿病症状后,被劫持到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一三年九月被警察绑架到谌家矶洗脑班,强迫洗脑,关进黑房子从早站到晚,用多种方法摧残和折磨,将李吉莉强行按在床上打“毒针”,李吉莉还发现,早餐稀饭发苦,有时吃了饭菜后就拉肚子。

迫害使李吉莉原本健康的身体受到严重残害,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武汉市七旬老太余早荣被迫害离世

余早荣是武汉市蔡甸区新农镇新天村人。以种田维生的她,积劳成疾,落下一身病,一九九五年底中风致半身不遂,肾盂肾炎致使全身浮肿到头。在痛苦无望中,一九九六年四月她有缘修炼了法轮功,半年后一身疾病完全消失了。

一九九九年江氏邪恶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余早荣老人多次遭到迫害,于二零一五年元月三日含冤离世。

余早荣老人,二零零九年七月讲真相时,被武汉市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武汉第一拘留所十五天。二零一零年八月被蔡甸区610头目万维林、柴树彬绑架、毒打。 二零一二年三月被恶警绑架,被劫持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迫害。半年后,被 “610”直接操控区公、检、法秘密枉判三年,被劫持在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迫害。余早荣在武汉女子监狱遭到非人的迫害,出现严重脑梗,心梗。狱方怕担责任,不得已给她办了保外就医送回家。余早荣老人回家也没有得到一点儿人身自由和安宁,电话骚扰,派人监视她的行踪。二零一四年被非法抄家,给余早荣老人精神上、身体上造成极大伤害。

余早荣老人于二零一五年元月三日在家含冤离世。

◎肖爱秀被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

肖爱秀,湖北省天门人,在武汉汉正街做生意,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身体极度虚弱,在七月的高温天得穿棉衣,别人坐在树荫下都觉得热,她要坐在大太阳下才觉得不冷,在家里睡觉怕冷要坐到热水里开着浴霸泡着才行。在这种等死的情况下,肖爱秀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很快恢复健康。

肖爱秀对大法有着无以言表的感激,积极投身到讲真相中。二零一四年九月,肖爱秀在武汉水果湖的一个小区讲真相时,被人绑架并诬告,九月二十九日被水果湖派出所警察转押到武汉第一看守所迫害,遭恶警指使下的刑事犯殴打迫害。

二零一五年七月,肖爱秀家人去送东西时才被告知人快不行了。肖爱秀于七月二十一日被家人接回,回家才十天,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去世前期间出现幻觉,脸上、身上呈黄色,疑被下过毒。

◎武汉张年节遭邪党人员骚扰时倒地身亡

武汉市武昌区白沙洲涂家沟法轮功学员张年节,男,八十多岁,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独自一人在家,因起诉江泽民被社区邪党人员上门骚扰,突然倒地不醒,送去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武汉谢德燕在迫害中含冤去世

武汉市汉阳区法轮功学员谢德燕,女,六十一岁,于二零一六年五月二日凌晨在恐惧中含冤去世。

◎严小梅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不幸离世

严小梅生前多次遭受武汉市“610”、市公安局国保、街道及洗脑班的残酷迫害。二零零九年九月,严小梅被武汉市公安局国保警察蔡恒伙同花桥派出所绑架,并同时绑架其女儿婷婷,以胁迫严小梅就范。

当晚严小梅就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出现严重心脏不适,蔡恒一伙将严小梅送到汉口亚心医院抢救,医院当时就下了病危通知书,蔡恒一伙怕担责任又不想出医药费,就通知家属半夜去医院接人。迫于生活,严小梅回家后外出打工糊口,又无端被关山街办事处绑架到板桥洗脑班,关山派出所警察也多次上门骚扰,使其家人长期生活在恐怖之中,严小梅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不幸离世。

7.李义龙﹙二零一七年五月至今﹚中共武汉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迫害法轮功的事实


李义龙

李义龙,男,汉族,一九六四年九月出生,湖北潜江人。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任中共湖北省鄂州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零一七年五月任湖北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政治部主任;二零一七年五月至今任中共武汉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

李义龙自从二零一七年五月出任武汉市公安局局长以来,更加积极追随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尤其是在二零一八年三月,中共将“610”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划归为中共政法委的一个职能部门,一部份职能权力划归公安部门后,李义龙成为操纵武汉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魁祸首。

据明慧网消息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七年五月至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李义龙任武汉市公安局局长期间,操纵武汉市公安局国保警察、派出所警察,绑架武汉法轮功学员至少600人;其中,至少171人被劫持洗脑班黑监狱强制洗脑;至少237人被非法关押拘留所、看守所、安康医院;至少86人被公安局构陷到检察院、法院,遭非法判刑后,被关入监狱迫害;七人被取保候审。期间,武汉警察裹胁社区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至少374人次。三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后被警察抢走现金四十二万元。八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含冤离世。

二零二二年一至六月武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142人次

据明慧网报道的不完全统计,二零二二年一至六月,武汉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至少达142人次。其中:被非法判刑4人;遭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至少39人次;被非法拘留至少9人;被绑架至少63人;被非法庭审5人次;被取保候审至少3人;17人遭骚扰;至少2名法轮功学员遭停扣发退休养老金经济迫害。

李义龙任武汉市公安局局长的五年中,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汉阳区法轮功学员万大久遭冤狱、强制洗脑迫害致死

武汉市汉阳区法轮功学员万大久女士,遭四年冤狱迫害,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二日出狱。回家才半个多月,二零一九年五月六日,再次被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江汉区玉笋山洗脑班,遭强制洗脑迫害。回家后不知吃喝拉撒,神智不清,疑被药物迫害,于二零一九年十月含冤离世。

◎硚口区法轮功学员危有秀被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

武汉市硚口区法轮功学员危有秀,女,一九四八年出生。二零一八年六月二日,危有秀在武汉市中山公园被武汉市中展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抄家。后被关进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一年多。有人看见她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走路都要人扶。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她家里接到通知说,危有秀死了,恶人给的理由是她有白血病。试问一个好好的人,怎么被(中共)非法关了一年,就成了白血病了呢?这分明是被邪恶虐待死的。连危有秀的街坊都说共产党好话说尽,坏事做绝。

◎遭冤狱八年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崔海女士出狱后十九天含冤离世

崔海
崔海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崔海女士,曾遭三年冤狱,再遭五年冤狱折磨,从武汉女子监狱里出来时头发枯白,骨瘦如柴,仅十九天,于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九岁。

◎修炼法轮大法绝症康复 硚口康佑元遭迫害含冤离世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康佑元多次遭绑架迫害,其中两次被关洗脑班;两次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三年,并遭酷刑折磨,身体受到极大的摧残,于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

康佑元,男,一九四九年十月生,在修炼法轮功之前,身患胃癌等多种疾病,动过三次手术,医院医生称无药可治。一九九七年五月二日,康佑元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修炼一段时间后,胃癌等各种病症消失了,成为一个健康的人。

就是这样一个在死亡线上挣扎,炼法轮功炼好了的人,中共在迫害法轮功中也不放过。康佑元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告诉民众自己切身修炼心得和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曾经六次遭武汉市“610”和国保警察绑架迫害。 武汉市东西湖区法院于二零一四年八月五日开庭审理,法院只允许一名亲属旁听,法庭上康佑元及律师做了无罪辩护。然而法院还是于八月十五日非法对康佑元判刑三年,于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八日劫往洪山监狱,后被非法关押湖北省范家台监狱,遭到非人的迫害。

在遭受三年冤狱中,康佑元的身体受到极大的摧残;出狱后很久也没有恢复,于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

◎武汉市黄陂区法轮功学员彭望琴在迫害中离世

武汉市黄陂区法轮功学员彭望琴女士,在中共邪党二十多年来的打压迫害中,遭到非法劳教、拘留、关洗脑班、抄家、以及黄陂区公安分局国保科和长堰派出所警察伙同街、乡、村三级邪党人员经常不间断的上门骚扰,于二零一九年四月三日含寃离世,时年五十六岁。

◎武汉市硚口区法轮功学员孙泽荣遭迫害含冤离世

武汉市硚口区法轮功学员孙泽荣女士,多次遭绑架、关押在拘留所、洗脑班,曾被洗脑班迫害命危送医院抢救;她丈夫杨灵富也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非法判刑四年入冤狱;由于不断受到当地中共人员的骚扰,饱受迫害的孙泽荣身心俱伤,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三岁。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李建华在迫害中离世

武汉市青山区法轮功学员李建华,女,六十六岁,因修炼法轮功遭受中共长期迫害,于二零一九年二月四日(大年三十)下午五时左右含冤离世。

李建华原青山4262厂职工,于一九九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获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灭绝性的迫害,李建华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遭到当局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青山区洗脑班和拘留所。后她又两次被非法劳教,共陷狱三年半。

李建华被关押在武汉市河湾女子劳教所期间,受尽折磨,一度几乎瘫痪,视力减退到0.1-0.025,近乎失明,出狱后生活难以自理。当地警察和居委会人员还将她作为重点迫害对象,伙同单位开除了她的工作。

李建华本来因修炼法轮功而身心健康,是当局的残酷迫害,导致了她的去世。

◎武汉法轮功学员秦汉梅被监狱迫害致命危、保外就医后遭长期骚扰去世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二日,武汉市江汉区法轮功学员秦汉梅被武汉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蔡恒等人以制作真相币为借口绑架,被枉法判刑五年。在有“人间地狱”之称的武汉女子监狱遭受各种折磨,生命垂危,保外就医后于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二日含冤离世,年龄不到六十岁。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一年间,秦汉梅曾遭遇三次绑架;一次被非法判刑五年;三次被非法抄家,抢走打印机、刻录机、电脑等大量私人财物;被劫走九万元真相币。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关押期间,因身体不适,被转入安康医院囚禁。劫持到武汉女子监狱后又被迫害致命危而获得保外就医。即使出狱后,也被长期监控、骚扰,最终含冤离世。

结语:在中共政法委、“610”办不法人员行恶之时,也不断传出迫害者遭厄运的消息。

原湖北省武汉中共市委常委、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黄关春遭恶报毙命。黄关春,(二零零一年七月~二零零六年三月)任湖北省武汉中共市委常委、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八日四时十二分,因病医治无效,在湖北武汉死亡,年六十三岁。

据中国大陆多家媒体,二零二二年七月五日报道,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中共党委书记、局长张晓红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审查调查,取消其享受的待遇,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根据明慧网消息的不完全统计,自二零二零年至二零二二年六月三十日,有118名中共政法委书记遭厄运。他们中绝大多数是落马被查,还有获刑入狱、患病死亡、投案自首、被免职双开、殃及家人的等。

尤其是从二零二零年中共政法系统内部开始进行“倒查二十年”之后,到二零二一年又升至“倒查三十年”,对政法队伍进行“教育整顿”,其结果是更多政法委官员被查、被抓、被判。

中共邪党虽然还在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但是大势已去,气数已尽。奉劝中共体制内那些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赶快清醒,停止作恶,悔过自新,为自己留一条后路。莫作中共的陪葬品,毁了自己生命的永远,落得个千古骂名!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