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哪是烧伤啊,简直是美容啊!”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八月一日】二零二一年,是我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第二十六个年头。原本患有淋巴结核、肩周炎、心脏病、附件炎、关节炎、胸闷等疾病的我,修炼大法后所有的病都不治自愈,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如今七十六岁的我一人独居,怡然自得,打扫厅厨、买菜、洗衣做饭,家里的活都是自己干,几乎不牵扯孩子们的精力与时间,这让家人倍感欣慰。

修大法 顽疾根除了

我原是一铸造车间的女工,干的都是重体力活,通常都是男人干的。车间里很热,而且没有室内卫生间,即使是在严寒的冬天,我也得大汗淋漓的跑到外面去上厕所。久而久之落下了肩周炎、关节炎,严重的时候,手不能提裤子、腿不能上台阶。铸造车间做模型,空气中铅粉有毒,且含量高,对人体的伤害很大,我们车间的工人基本都有职业病,单位给大家做体检后的结果却从不告知本人。

一天邻居借给我一本《法轮功》,我刚看了几页,就意识到这是一本天书!由此我踏上了返本归真的路。

修炼后,我喜欢抄法。一天,我正在抄书,我的两腿象被冻在冰窟窿里一样,顺着膝关节不断的往出冒凉气,冒了好一阵。自那之后,我的关节炎、肩周炎都好了。

一次搬家,我的两手拿着很沉的东西上楼。上到三楼时突然吐了一大口血;爬到五楼又吐一口,这时我看到我吐出的血是黑紫色的;爬到七楼又吐了一口;進了自己的家门赶紧到卫生间又吐了一口,这时吐出的血是鲜红的。我感觉前胸后背都疼,但是我一点也不害怕。

我坐下来盘腿打坐,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是慈悲的师尊在为我清理身体。

打完坐感觉身体非常舒服。从此,我的心脏病、胸闷都好了,身体轻飘飘的,走路生风,年轻人都赶不上我。我还能提着很重的东西上楼,上多高也不累。

炼功二十六年来,我没再感冒过、也从没吃过药,更别提住院了,为我和家人节约了很大的开支,否则,我那点微薄的养老金都不够吃药的。

“你这哪是烧伤啊,简直是美容啊!”

二零零六年年末,弟妹在厨房煮牛肉,煤气管与煤气罐的接头处突然脱落,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窜出一个大火球,气浪把弟妹冲出去三米多远。她赶紧爬起来去关阀门,这时又窜出一个火球把她的胳膊烧伤了。幸好她及时把阀门关了,没有造成更大的灾难。

弟妹脱下身上烧焦的绒裤,裤子立在地上不倒;袜子的大脚趾处被烧出了两个大洞,她的脚趾却丝毫没受伤;前额以上的头发烧焦了,满脸、脖子都烧起了大泡,可她却不觉的疼,还自己找出云南白药抹上。她自己没觉的是什么大事,可家人害怕了,赶紧把她送到医院。

当晚,我去看望弟妹,看到她的整张脸都肿了,眼睛只剩一条缝儿,嘴都张不开了。但她仍不觉的疼,觉的凉凉的。我再次告诉她,持续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那晚,隔壁病房新住進来两个烫伤的孩子,整夜大哭,家长看着孩子遭罪也跟着哭,闹哄哄的令弟妹无法入睡,她就一直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弟妹的床挨着窗户,迷迷糊糊中她感觉好象是天亮了,窗户那边很亮,一片白光。她看见有个人踩着光从窗户進来站在她床边,对着她笑,很温暖很舒服。她想这人是谁呢?再看看,“哎呀,这不是我姐的师父嘛,这不是李老师嘛!”十多分钟后师父不见了。弟妹再看窗外,一片黑。此时时间是凌晨四点。

第二天,弟妹的脸和眼睛开始消肿,第三天,就彻底消肿了,渐渐的,脸上的水泡干瘪脱皮,露出新鲜的嫩肉。最后弟妹不仅没落下疤痕,五十多岁的人,皮肤还变的白皙粉嫩,第九天就出院了。

和她一起下乡的青年和朋友来看望她,惊讶的说:“你这哪是烧伤啊,简直是美容啊!变的更年轻、更漂亮了!”

可是,和弟妹在同一天烧伤住院的男患者,住院时间比她长多了,出院时脸上还是通红通红的。谁看到那张脸都觉的挺害怕。

这些年来,我跟弟妹讲过很多念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显神奇的事,她很认同,也相信大法好,曾多次和我一起去给世人送法轮大法真相资料,她还跟和她一起下乡青年讲过大法真相,告诉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有福报,并主动给他们送真相小册子。

每每想起这一件件神奇的事,我的全身便会涌出一股温暖的能量,师父真的时时刻刻就在我们身边啊!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