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欧洲法会】在大法中归正自己 圆容整体

——在神韵礼品销售工作中的修炼经历

更新: 2022年09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二零二二年神韵欧洲巡演期间,我有幸参与德语区部份演出城市的神韵礼品销售工作,在这过程中亲眼见证了观众对神韵的期待、喜爱、崇敬与感激,也切身感受着师父对我们的慈悲看护,自己只是在修炼上突破了一点点,而师父给予的却太多太多。仅以此心得交流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层次所限,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一、神韵福泽众生 大法净化人心

Advertisement

“我们等了两年啦,终于能来看神韵啦!”二零二二年的神韵巡演季,我们听到观众们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很大一部份观众两年前就买了神韵演出的票,由于中共疫情爆发演出被取消,一等就是两年。两年过去后,能从这场浩劫闯过来的生命,他们明白的一面万分期待看到神韵。

有位老奶奶来剧院取票的时候,手里还攥着八年前曾经收到的神韵传单。她为了攒够看神韵演出需要的钱,足足等了八年。不管是等了八年的还是等了两年的,在等待的时间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现在他们终于能够如愿走進神韵剧院,弥足珍贵。

观众不仅为精彩的演出震撼不已,走出演出大厅,意犹未尽的观众兴奋的与同伴回味演出中的精彩瞬间,在礼品台前流连忘返,忙不迭的给自己和亲友挑选礼品。

神韵礼品台上除了以往能看到的丝巾、首饰、画册、音像等产品,还推出了“神韵作品”网站的订阅服务,给想要更多更深入了解神韵和传统文化的观众提供了宝贵的资源,那里还可以看到许多神韵早期的珍品;今年更为观众们带来了《转法轮》。师尊慈悲,引领有缘人在神韵现场得到《转法轮》,成就他们千万年等待大法的机缘!

每一场演出前、中场休息及演出结束后,观众们纷纷走到礼品台的法轮大法书籍展位,跟工作人员交谈,希望更多了解法轮大法,许多人现场买书,询问哪里能够学炼功法。记得有一家人专程从瑞士来德国看演出,他们很喜爱神韵,爸爸让八、九岁的儿子挑选一样礼物,小男孩从头看到尾,没有一样让他动心的,最后却挑走了一本《转法轮》。父子俩马上给后面赶上来的妈妈展示。全家人带着满满的收获离开了。

也有的观众迫切的想要知道最后一个舞蹈中神韵演员手持的横幅上写的是什么字,更想把书有“真、善、忍”的横幅带回家里挂在墙上。还有的观众来到展台前,激动的握住我们工作人员的手说:“我终于知道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了!我相信中共一定会垮台!”

观看现场演出的观众反馈,神韵把他们带去了天国世界,有的人感到病痛全无,忘却了烦恼,感到被净化了。我觉得自己参与神韵礼品销售项目的每一刻,都在被大法“一步一步的往上洗净”[1]。

二、归正自己,不让负面因素钻空子

我感到自己在清除负面思想这方面有很多经验。在工作中,总会有不太完善的地方或突发状况,一旦发生就会不经意引出负面想法,把握不好时负面想法就会被放大,也影响项目中其他同修和项目本身。而能够及时意识到它、分清它不是自己,就能抑制它,清除它,事情就会往好的方向转变。

疫情之下全球货运受到冲击,我们从总部订的一部份货品是巡演开始后才陆续到货的,只能在演出前在剧院里交接并做好清点。有一套新款首饰系列叫做“仙莲”,包括项链、手链和耳环,设计十分典雅精美。我们期待已久终于到货了,打开一看,虽然每条手链都有独立的包装袋,但几乎每条手链都缠成了一团。我们得在观众入场前的有限时间内把所有的手链拿出来从新解开整理好、再一一放回包装袋,无形中增加了工作量。我脑中曾很快闪过几种设想,这种情况是怎么发生的:运输途中颠簸造成的?取货同修不小心拿放造成的?要么是手链的包装设计本身不够严谨……可是时间紧迫,客人入场前必须尽快整理好。我意识到,那些设想对当下的状况毫无帮助,再多想不但会放大我的抱怨,还耽误整理工作。抱怨别人的疏漏不是我的工作,把工作流程中不完善的地方完善好才是我该想和该做的。因此我马上打消负面念头开始整理。边整理,边联想到这些产品从设计、生产到货运、海关等繁琐程序,得来不易。不是所有有演出的城市都能够订的到或能按时得到订货。因此,心中油然生出感恩。

我在常人中养成了拈轻怕重的陋习,遇事总是先看到麻烦、因而抱怨别人给自己制造麻烦,却忘了别人的努力付出与他们所经历过的周折,不知感恩。

后来每次向客人讲解,这仙莲意在出淤泥而不染,象征着在乱世艰险之中,仍然保持高贵品格的人。我作为大法弟子,不是更应该如此吗?不能因为遇到不顺心的状况或是麻烦就顺着负面想法去抱怨,不能让自己的私心玷污了神韵救人的纯净的场。那一套首饰从一出现到这一季巡演结束,一直都非常抢手。

有一站头两天演出结束后,我们发现可以把展台桌子做些微调,以便更好地展示《转法轮》书。过程中有同修对调整细节提出疑问,但没有得到回应。我注意到她有些失落,暂时离开了展位。

观众快入场时,同修已回来展台这里,但表情还是有些黯淡。我想,这都什么时候了,为什么她不能为整体考虑,暂时放下自己的情绪呢?随着观众入场时间临近,我越来越觉得沉不住气了,以前对这位同修的一些负面观念,也开始往出冒。这时去和同修交流,说出的话一定是不纯净的,不能再这样纵容自己的负面情绪干扰,必须立即归正才行。回想一下刚才我的心态,只想把自己的想法尽快达成,却无心去听另一种意见。有突发的变动时,疏于及时沟通,没有真正为别人着想,无形中造成误会,形成间隔。

当我觉得自己的思想终于回到正轨上了,我走向同修,和她交流。我发现她并未计较,之所以情绪低落是因为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固执,正在苦恼如何摆脱。我庆幸也感激,同修很快调整好心态,又能愉快的迎接观众入场。那一场开演前,那位同修负责的产品卖的很好,她在后来的交流中也谈到,那段经历给了她非常正面的影响。

我也通过这次经历,告诫自己,别轻易去给同修扣帽子,下结论,一味的觉得别人状态不好时,我就永远看不到自己的不足。

三、谁的主意更好?

演出空挡时,同修在交流中跟大家分享了一个有趣的经历:某个普通的工作日,她在楼上展台做好盘点,摆好展品后,发现有一样礼品楼上断货了,就到楼下展台看有没有补货。当她高兴的拿着补货回到楼上,刚要摆放,发现旁边刚刚摆好的展品变了样子。岂有此理,这不打破了我整个画面布局?居然有人不跟我打招呼就来动?

她就跟总协调人反应,请和整个团队说一下,杜绝这种事情。后来又发生过几次,她就警觉了,她悟到,这绝对是冲着她的执着心来的。一是总觉得自己的设计方法比较好,二是,别人这样先斩后奏的做法,让她觉得不被尊重。悟明白这点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觉得好像有天上的神有意让人改动她的布局,考验她是否真的能放下执着,这样一想,就没有那么光火了。就在一点点向内找中,一点点放下固执自我的东西。在她开诚布公的交流后,团队里其他同修也都得到启发,一方面看到自己也有类似的心态,另一方面也学会了要尊重他人,不能我行我素。

另一位负责《转法轮》书的同修,好几次在准备好展位后,离开再回来,都会看到书和画册等的位置角度变来变去。开始她想,其他人更有经验吧,他们改动一定有他们的道理。一来二去,最后她想,不必花太多心思变换花样,就端正的摆放好。观众来了,用心向他们介绍大法书才是更重要的。后来这样随意改动的现象越来越少了,因为大家也都发现,把心放稳,堂堂正正去做,效果更好。

今年有一站演出时间跨度大,有的同修没办法全程参与,后面几场才能加入。前面几场我自己负责首饰的部份,自己决定流程、安排展品摆放。没有灵感的时候,其他同修都毫无保留的给我很好的建议。后面几场援军到了,同修特意请假过来支援,在动手工作之前我俩先做沟通,我发现她的设想和我做法不同,前几场我都是先盘点货物后摆放,她建议先摆放好之后再盘点;收尾时,我是按产品分类装箱,方便第二天盘点;她建议把展品收在一起,方便第二天拿放。我觉得她的流程对她来说更方便,能让她很快安心投入工作才重要,不必费神讨论谁的主意更好,直接开动就是了,这样效率更高。而且这样一来,我这不是把同修的好办法也学来了吗?多好。放下自己的,不是失去了,而是得到了。

行文至此,感到一阵阵惭愧,我发现自己在神韵演出结束后,回到家中面对日常工作和生活琐事,无法在所有事情上都能坦然放下。所以我更想好好记取这两三个月里跟随神韵的足迹,在充满正能量的团队中,在大法指引下踏踏实实修炼的幸福时光。这段时光中,亲眼见证神韵演出救度着成千上万的众生,亲身经历师父为我们有序安排的修炼机缘。自己的抱怨、担心、自以为是等等小心思和这神圣的场完全不搭啊。有时觉得,修炼就像百米跨栏,只顾冲刺,绕开栏杆,第一个冲到终点也是成绩无效的。只有放下执着,师父就让我们变得高大,跨越那些难关。

今年的演出中,二胡独奏的曲名叫做《大法徒的胸怀》,常人观众如何体会我不得而知,但对我而言,更像是师父对大法弟子的嘱托──要修出配得起“大法徒”这个称号的“胸怀”。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022年9月欧洲法会稿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