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欧洲法会】在新唐人媒体中修炼之路(译文)

更新: 2022年09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二日】我想交流一下我在新唐人的工作经历,但为了使大家更深入地了解我自身经历对我的影响,我将先和大家分享我早先的人生。

当我出生时,我的母亲说父亲看起来像老了十六岁,有了白发和皱纹。她还一直觉得在我十七岁之前会发生一些改变生活的事情,比如父亲去世。因此那几年,她一直在请求神不要让这种事情发生。

在我十六岁的时候,我的曾祖母在梦中拜访了我的母亲,并告诉她一切都会好起来。不久之后,改变生活的事情发生了——我告诉我母亲,我的女朋友怀孕了。

Advertisement

我的儿子在我十七岁的时候出生,然而我和女朋友在儿子一岁前就分手了。我感觉自己是个不负责任的人,很快就在生活中迷失了方向。后来,我和母亲发生了巨大的争吵并说到了许多童年的伤痛,于是她把我赶出了家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曾冒出自杀的念头,因为我觉得没有人关心我,包括我那一岁的儿子。但我也明白,这件事将对他的未来产生很大影响,因此我只能选择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也可以说,我的儿子救了我的命。

出于某种原因,我将“成为一个更好的人”的目标定在了在六个月后。结果我真的在六个月后遇到一个朋友,她告诉我这个神奇的修炼功法——法轮功。她说:“他教你好病、放下执著、拥有功能并且教你如何做一个好人。”如何做一个好人?这正是我在寻找的东西!

于是我借了她的《法轮功》,当时就读了起来。读完后,我的第一个想法是:“这正是我所寻找的。”于是我开始了修炼的旅程,还下载了所有可以下载的电子书开始阅读。

在我往后的修炼日子中,我开始能够放下无数层的执著。最初的两个主要考验是恐惧和嫉妒。虽然感觉自己有一些明显的進步,但还是会定期遇到一些考验,让我失去信心。这些考验攻击了我的自我价值和自尊心。我感觉自己在这些方面相当不稳定,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很好地处理这些问题,也不知道如何珍惜自己。

在我修炼的几年中,我与一位一起工作的同修之间出现了魔难。他们非常直接地指出了我的许多缺点,这些缺点触及到了与母亲争吵时提到的童年创伤,并且一模一样。不得不说,这对我来说太难承受了。由此,我放松了学法,能感觉到自己在迅速的往下掉。

我能看到两股旧势力在考验我。当一些不好的念头出现时,我试图转移但又无法坚定正念。当我在那个层次感觉到崩溃不已时,他们又向我发出另一个念头。

在其干扰中摔得很惨之后,我感觉到这两股旧势力改变了它们所做的事情的基调——往我脑子里打谴责师父和大法的念头。它告诉我:这个同修能对你这么差,那他又会怎样影响法轮大法?这真的是一个好的修炼方法吗,李洪志真的有那么伟大吗?

我挣扎着否定这种念头,因为我知道如果承认了,等待我的将是什么。我想拯救自己,但旧势力狡猾地反驳道:“拯救自己难道不是一个自私的想法吗?你不应该是自私的。”我不承认它们的诡计,它们便继续考验我,直到无法让我進一步堕落。

那时,我想起了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使命,还给很多人讲清了真相。他们可能没有其他机会走向未来,但我却是他们的希望。另外,如果我仍然保持现状,那么和我过心性关的同修也在无形中造业。我不想让他们承受这些,所以我必须以某种方式重新回到大法中。

我看了看这个同修对我所有批评意见,并把它们列在纸上。从“对的是你,错的是我”这个想法开始,我深入审视自己,彻底了解每一个缺点的根源。

既然每一个错误都有一个正确的答案,那么每一个问题也都有一个解决方案,我反省了自己需要改正的问题,并制定了一条路使自己直面这些执著,然后去掉。我必须将自己置于自我考验环境中,以便改正。

师父说:“修炼中有了善哪,人能有一个标准;有了恶哪,修炼人知道怎么样去达到标准。”[1]

于是,我搬到了一个同修家里,让他帮助我学法并且多炼功。我的一个缺点是我很被动,而这位同修却很有主见。虽然他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很强势,我们之间也发生了很多心性摩擦,但他教会了我如何更多的正视自己,以及如何通过交流解决分歧。

他指出,我说话时非常沉重,好像生活很难、活得很挣扎一样。于是我开始培养对生活的热情,并放下许多怨恨和忧伤。

有一天在工作中,一个看似完全不相关的、随意的谈话让我感觉到我应该抓住新的机会。下班后,一位同修给我打电话说我的样子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他还并提到他们最近在英国开设了新唐人,并正在寻找新的记者,问我是否想和他们一起工作。

我意识到,师父那天安排的谈话就是为了这个电话,于是我便接受了他的邀请。当时是二零二零年十二月,没想到家庭和工作一直束缚着我直到二零二一年九月。为了使自己有最好的状态進入新唐人,我利用那段时间努力地去执著心。

刚开始做记者时很有挑战性,每隔几天我就得学习一项新的任务,并学着高效完成。但每当我觉得自己掌握了这项工作时,又有一项新的任务摆到了我的面前。因此,我不得不学会在同一时间内完成所有的任务。虽然我觉得自己一直做的不好,但也能看到一些進步。

面对我的所有缺点,这是一个提高和调节自我价值感的机会:我仍然该尊重犯了错误的自己吗?我该给肯定自己的价值吗,即使我能看到自己的错误?我能否在面对当之无愧的批评时保持稳定,不为所动?

后来,一位英国政治家在发生腐败丑闻后辞职了。我的任务是去他所在的郡报道新选举。这次选举非常重要,是我们的英国首相拥有的民众支持的象征,我不能不去。

那天早上,我起床后学了法,也写了部份新闻脚本,随后驱车一小时赶到现场。我从未自己拍摄过录像,之前也是一直有摄影师帮助采访,所以我在这方面是个新手。但我并没有担心失败的想法,而是一直专注于采访选民和拍摄背景录像。我甚至找到了一个政治博彩分析员,他走了几个小时的路来到选举场地,并接受了一次很好的采访。

下午4点,我的任务是找到一家有无线上网的咖啡馆,上传所有的录像、完成其余的脚本叙述,并将包裹交给视频编辑。由于那时正好有很多人在使用无线上网,因此上传时间预计为十六小时。我并没有因此而产生挫败感,于是继续写剧本并从采访中找到合适的引语。正念考虑完事情之后,咖啡馆里的人都走光了,我所有的录像都上传成功。但为了做旁白,我还必须在镇上找一个安静的小巷子录音。

我在最后期限前的四十五分钟将配音发送给我的视频编辑,临到最后五分钟时,他们上交给了新唐人的经理,然后就被播出了。我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压力很大,时间很紧,但我还是能够保持冷静和稳定。

当天晚上,我开车回家时开始反思自己的修炼之路。突然有那么一刻我意识到,虽然我不完美,也犯了很多错误,但我能看到自己的潜力并有强烈的变好的心。那天晚上,我发了一个愿——成为英文新唐人的最佳记者之一。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明白我需要有很高的目标,并达到许多要求。虽然不会一夜实现,但我对此许下了承诺。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去了纽约参加大纪元媒体,收获了一些不可思议的经历。我感觉自己几年前为消除许多执著而铺设的道路在我要离开美国时达到了终点。就像一个神秘的通道,使我把自己从英国分离出来,形成一个有助于我未来修炼的事情体系。

我真正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慈悲,并与同修们建立了独特的联系和友谊。这是我在走向未来的过程中所借鉴的榜样。学习技术报告技能的同时,上课也是在修炼。我在那里的时间解决了我正在面临的许多深层次和微妙的问题,比如,我能向内找到缺点,笑着接受,并指出正确的方向。同时,我也从每一个与我相处的人身上得到了教训,无论相处时间长短。

我得到的最大教训是这样的。师父比我们所知道的更珍视我们。如果我真的相信师父,那么我也必须珍惜自己。不得不说,我在纽约的这段时间找到了珍惜自己的念头。

这次经历反映在了我回到英国后的工作中。以前我会感觉自己心头充斥着失败的负担,这种情绪甚至持续好几天。而现在我可以冷静地考虑自己不精進的具体原因,也不再感到恐惧。

我想起了师父讲的一段话:“有的学员说我就承受、承受。承受什么?!在再难的情况下你都得去做好三件事。去救度众生,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1]

我们需要承受不珍惜自己的痛苦吗?我觉得我已经承受的够多了,现在完全可以放下这个观念。只有这样做才能更有效地完成在这个世界上的使命。

师父说:“你不知道珍惜吗?我都珍惜你!神都珍惜你!(众弟子热烈鼓掌)所以自己更应该珍惜自己。”[2]

我感谢所有同修的帮助,更感恩师父无尽的慈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2022年9月欧洲法会稿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