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舍是修炼的升华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八月十四日】我是石家庄市的中学教师。修炼大法半年多来我的思想在不断升华,在修炼过程中,我感到在从新塑造着一个新的自我。

李老师说:“忍中有舍,能舍是修炼的升华。”(《精進要旨》〈无漏〉)刚刚开始修炼,这个问题就摆在面前了。要修炼就得舍,而且第一个要舍的就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嗜好——对《周易》算命术的强烈的执著。

我是个《周易》迷,从十五岁开始,研究这些东西,已经十年了,而且在思想中对其深信不疑。曾拜过师,得过“真传”,加入过“周易研究会”,甚至要把我的名字载入什么《中华易学名人辞典》。

那时我自己也美的不得了,自以为抓住了命运的脉搏,洞彻了人生的真谛。直到有一天打开了《转法轮》这本书,才唤醒了我沉睡的本性。李老师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而且老师已经明确指出修炼的人应该放弃对《周易》或者算命这些东西的执著。每当我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心就象针刺一般,这个问题就象是针对我讲的。

我修炼就得舍弃这个执著心,否则就不是真修,就不能提高,至少在这个问题上这个心没去。老师讲过:什么心都得去呀!何况我才刚刚开始,难道连第一步都迈不出去吗?

我要修炼,就得舍。理性上是这样认识,可魔性一点也不减:毕竟我研究算命术十年啊!多少个不眠之夜,我苦心钻研!一下我能忍心吗?而且断了这个东西,就意味着和所有易经界的朋友和找我算命的人断绝来往,人家过去可对我不错,这个情我能舍吗?

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电话铃响了,有人叫我一起去学习《奇门遁甲》,“学会奇门遁,来人不用问。”过去我做梦都想学,今天给我送上门来了,我去不去?不去,人家就会说我不够意思;去了,我这一关就没有过,这颗心就没有舍,可能从此后再舍就更难了。李老师说:“人修起来难,可是掉下去太易了”(《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窃〉),而十年的《周易》研究又算得了什么?舍!我告诉那个朋友:“我不去!我炼法轮功了。”

接着,我开始处理我的算命书,花了一千多块钱买的,一百多本,我装進两个大箱子里,半夜到臭水沟旁,一把火,烧了两个小时,才烧掉了我这个执著心。

烧书的第二天,电话不断,有的让我起名字,有的让我测股票行情,有的让我协助破案,什么人都有,好象他们知道我烧书了故意打来的。我告诉他们,我把书烧了,我不算命了。

他们有的不相信,有的说我疯了,但我的心没动。晚上,梦中有人让我给他算命,开始是中国人,后来是外国人也来了,还用英语让我给看他手相,我也用英语拒绝了他。

我幼年丧父,去年母亲又突然病故,剩下点儿家产分给了我们兄弟三人,在分家产协议上都签了字,大家当时都讲的很好,都表示在利益面前互相谦让。可是事隔半年,两个哥哥突然向我提出从新分家产,让我再掏五千元钱作为“公基金”,有什么事花钱都从这笔钱里出。面对突如其来的矛盾,我一时间真不知该怎么办。按常人的理,觉的两个哥哥不该这么做,当初已经都讲好了,还立了字据,今天却又违约。无论从情理上,还是从感情上都说不过去,就是打官司他们都没理。站在常人的角度上是说不过去,可是我今天已经是炼功人了,不能把自己当常人看了。李老师说:“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转法轮》)作为一个常人,在金钱利益面前,是很难吃亏的。现在这个事就摆在我面前。老师说:“难就难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当中吃亏,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转法轮》)。

我两个哥哥不修炼,是常人。我不能怨恨他们,相反我应该感谢他们给了我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同时又帮我放下了兄弟之间的亲情,所以我很痛快的答应了。他们反而有些吃惊了。

哥哥们过来取钱,我给了他们五千元,他们却说少了五百元。我马上又从银行取出五百元,给了他们。当时我想到李老师的话:“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这都是你自己的难”,“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转法轮》)

过了几天,大嫂打电话来,说她新开了一家分店,缺些家俱,想从我这搬点。我想到李老师讲的:“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精進要旨》〈境界〉)就答应了,让她搬走了一张床,两个柜子,两个写字台。后来,我去她商店里一看没有电扇,夏天热的象蒸笼一样,就把家里的两个吊扇卸下来给她了。

母亲去世前,家里是三间房。她刚一去世,单位就开始卖房,按说父母都为单位干了一辈子,怎么说他们也应该给家属保留这三间房。可卖房卖到我头上,人家只卖给两间,让我把三间房换成两间。这要是常人怎么也得争论一番,找领导说说理。大哥、二哥也让我给领导送点礼,想法保住三间。李老师说:“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的不行。”(《精進要旨》〈真修〉)我能为房子这点利益就去做那些肮脏的事吗?所以我跟两个哥哥说:“我的事,请你们就不要管了。”等到买房的房价公布出来,就有人对我讲:“你的房价比别人高多了,你快去找领导评理吧。”我听了一笑置之。

我以前搞过一个对象,开始两个人感情不错,可后来由于其家庭强烈反对,使我们之间罩上了一层阴影。我从内心里不愿失去她,因为我当时把她看作是唯一的亲人。在强烈的情的指使下,我和她领了结婚证。结果其父母用各种方式,包括自杀来威胁她,使她不得不提出与我分手。这种感情上的打击,对我来说是最痛苦的。如果没有法轮佛法的指引,我不知能否活到今天。在这最关键的时刻,我想到的是李老师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真正有决心修炼的人,他能够忍受的住,在各种利益面前能放下这个执著心,能够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难。”(《转法轮》)经过一番佛性与魔性的较量,我终于摆脱了情的搅扰,从泥潭中站了起来,毅然决定和她去领离婚证。我当时清醒的认识到:我是个修炼者,要跳出这个情;而且作为修炼的人,要为别人着想,人家因为我的原因而不快乐,我不是造业吗?为什么人家反对,说明我们之间没这个缘份,作为修炼者要随缘,怎么能向外去求这个呢?我应该谢谢人家,帮我去了这么一个肮脏的执著心。这个心去了,我就象卸了个包袱。一天晚上做梦,梦见一个人告诉我:“她是你妻子”,我一看是个老太太,心想:“李老师说修炼的人要为别人着想,既然她是我妻子,就是老一点,我也应该对人家好。”李老师说:“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修炼,只管修炼你的心性,你的层次就在突破,你该有的东西当然就有。”(《转法轮》)后来再搞对象,常人中要执著追求的学历、工作、家庭、财产等等,我都不求,只要人善良,我就同意。结果很快就成了,并且和我一起走上了大法修炼的道路。

通过这件事,我深深的认识到李老师说的:“作为一个修炼人,今后的人生道路会改变的,我的法身要从新给你安排的。”“因为那一生是改变的,是修炼的一生。”(《转法轮》)

我是一名中学老师,在工作中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在教学上也取得过显著的成绩,自己也有些飘飘然。但有一个时期,情况却改变了,尽管我每天都费尽心思要把工作做好,可是不但没有成绩,反而领导对我有意见,学生不听话,同事对我也有看法,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李老师说:“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转法轮》)我悟到该去我的虚荣心了,当老师容易产生这颗心,怕人说不好。这回大家都看我不行,领导把我列入了解聘的范围,责令我从单位调走。有一“好心人”悄悄告诉我,谁谁谁跟领导说你不好了,谁谁把你搞的很臭。我听了好笑,真应该谢谢这些人帮我提高心性。

李老师告诉我们:“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别人失业了,我不知会怎样,而我只把它当成是最好的修炼机会,天天在家学法修炼。一个月后,电话响了,说某某学校缺人,让我去。到了那儿我工作做的很好,没半个月,办公室的同事都炼起了法轮功。跳出常人的理,放下各种执著心,我没有觉的修炼苦,反而觉的过的真正快乐,有意义。那些不修炼的人,才真是活的又苦又累。

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还会有风风雨雨的考验,我要把这些考验当作一个个阶梯,踩着它们返回真修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