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党员十二月九日天安门广场见闻录

——呼吁广大党员、干部莫坐视江泽民镇压善良民众暴行

【明慧网2000年12月17日】 我是一位59岁的老党员、老干部,1960年参加人民解放军,1964年入党,1965年提干。今天,我亲眼目睹了江氏爪牙天安门暴行,深为其耻,真是败坏我国、我党之形象,长此下去怎能不亡党亡国!

  12月9日9:30左右,我坐地铁至天安门所见情况如下:

  有两辆白色大警车和几辆深红色小警车在广场中央,着装的警察和便衣、特务布满了整个广场。时逢双休日,天安门广场有一万多游人。正对毛主席巨型画像有两个女警察,手拿对讲机。我就站在她俩跟前听她们讲:“注意:在我前方有打横幅法轮大法群众!”、“注意:在左后方有打横幅法轮大法群众!”、“注意:正前方出现!”、“注意:正后方又出现!”、“注意:离200米远又出现!”、“……”。

白色警车忙个不停,警察和便衣忙个不停;打横幅的法轮大法学员一身正气,真是顶天立地;围观的群众大部分敢怒不敢言。

正在此时身后的一名打横幅的人被警察压在地上,三个人抓打一个人,我在人群中大呼一声“不准抓人!”,一个胖乎乎的便衣嚷道“谁在喊!把他给抓起来!”人太多,又太乱,他们没找到是谁喊的。话音没落,我前方又有人打横幅被抓,我又大喊一句“不许随便抓人!”他们扭头到处看,正在看时在我身旁不远处又出现打横幅的人,警察又开始抓人,我禁不住又大喊“不准抓人!”

我头两次喊时,他们已经把我盯住了,他们问:“你是什么人,头不想要啦!把他抓走!”两个警察连推带拥把我拉上了警车。我上车后,一看车里面多数是中年妇女,还有几个中、轻年男子,在警车门口站着一个警察,嘴里说着脏话“你们一个个都活够了,……”坐在我身边的一个女子说:“我们是修「真、善、忍」的”,警察说:“我早听烦了,你们是一群XX”,法轮功学员说:“你们是和神斗”,他就拿着一根一米多长的粗铁丝抽学员,但他们没有一个人还手。警察又问一个中年男子:“你是干什么的?”那个人说:“我是国家公务员。”警察说“你也和我一样?”一幅很无赖的样子,这时我们这辆车已经满了。

把我们送到天安门公安分局,在一间大铁笼子里关满了法轮大法学员,真是象死囚一样对待大法学员,才进来的人又是审讯、又是填表,说地址的分地区送走,不说姓名、地址的有几十人,被关在铁笼子里。有个女警察,手里拿着铁钉子恶狠狠地说“要好好「招待」她们,进去别想出来……”

接着审问我:“老家伙,你是干什么的?”

我说:“你们不能随便抓人,我说一句公道话,你们就把我抓来了。”
警察说:“你管得太宽了,你看你是什么东西,给我滚出去!”

这样就把我给撵了出来。

当看到天安门发生乱抓、乱捕法轮功学员,真是光天化日下一点遮盖都不要,比电影里旧社会匪帮乱抓无辜还不如,比渣子洞特务对江姐还要狠,这难道就是我们有史以来人权状况最好的时期吗?!

亲眼目睹江泽民如此残酷镇压广大善良的人民群众,真是败坏我党80年来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破坏国家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

以谣言蒙蔽广大人民是不行的!

江泽民为一己之私利,妒忌心膨胀到极点,置上亿民众的生死于不顾,置上亿家庭的和睦幸福于不顾,长此以往必然使党的威信扫地,使国家媒体失信于民,败坏国家法制、败坏国家形象,真会亡党亡国啊!

我真为我们党有如此恶毒、狭隘之江氏而感到羞辱,若江氏一日还为党员,我愿退党!以避其恶名!
      
(一位正义的老党员十二月十日凌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