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利尔法会: 我的得法经过以及近来在法上的认识


【明慧网2000年3月28日】

尊敬的师父好!
大家好!

今天我非常高兴能有机会向大家谈谈我修炼以来的心得体会。 我主要想讲的是我的得法经过以及4月25日,7月20日以来在法上的认识。

我是1998年7月在多伦多得法的,至今修炼法轮大法已有一年零七个月了。那天天气非常好,我们很偶然地在 Queen"s Park 看醒狮会表演。中午休息,在公园临时摊位买午饭时,看到有学员在弘法,他们是每周末上午在公园炼功的大法学员。走近一看,才知道是法轮功,立即来了兴趣,因为半年多前曾听国内亲戚介绍过。简单地问了几个问题后,记下了电话号码就离去了。当晚就打电话联系,于下一个周末去了炼功点。当时就跟着学了动作,并从辅导员那儿借了一本《转法轮》。读着《转法轮》我真是又惊又喜。惊的是他让我明白了许多从没听说过的道理、许多总也搞不清的问题;喜的是能读到这本书真是我的幸运。当看完书后,我就决定要学法轮大法了,从那一刻起,在我的心底深处我清楚地知道:我的生命将永远与法轮大法连结在一起了,我会一直走下去,永不回头了。

在很短的时间里,买来了当时所有的大法书籍,如饥似渴地读啊看啊,恨不得把所有的东西一下子都装进脑子里去。就这样,开始了我的修炼之路。

下面谈谈4.25事件后对学法重要性的认识。

4.25事件发生的当天,我还是用一贯的思维方法去思考问题,顾虑这会有用吗?政府会听我们的意见吗?又担心常人会不理解我们,但又记得老师说过:“北京大法弟子采取了一种特殊的办法,叫那些人停止破坏大法,其实没有错。...大法绝对不参与政治,可是这件事本身就是为了叫其对我们的真实情况有个了解、从正面认识我们、不要把我们拉入政治为目的的。”当时我不知该怎么做好。回家后赶快找来了经文“挖根”看,心里忐忑不安。平时周末才上网,那整整一个星期,我每天上网两、三次,希望能看到老师有新经文,指明方向。难道是我的常人观念太强了吗?就这样,在紧张、焦急中度过了一星期。天天在想这个问题,想得头都痛。有一天醒来,突然想到的一句话就是:高层次上的理与常人的理是反过来的。我一下清醒过来,明白这是老师在点化我,我是大法修炼者,看问题应该站在法的基点上去看,而不应该老是抱着常人的观念,迎合常人社会的什么。我知道自己学法只是停留在表面上的认识,从那以后我加强了学法。

5月下旬,我回到了阔别多年的祖国,我熟悉的家乡。在这一个月中,我基本上参加了每天早上的集体炼功,每星期都参加了集体学法。

事实上情况并不象我想象的那么乐观。打压法轮大法的情况步步升级。很多单位下达了上级的口头指示:党员不准炼法轮功。许多单位接到通知,在他们管辖的范围内,如果有人炼法轮功要追究责任。我们的炼功点也只好另换地方。我参加学法的小组有好几个辅导员。听他们谈到,早上3、4点去炼功点,地上被浇满了水,高音喇叭吵得震天响。而我们的学员是怎么想的呢:干这些事情的人,他们不了解真相,只是执行命令,我们不应该和他们争斗,要做到“真、善、忍”,要做比好人更好的人。学员们换个地方继续炼。还有的炼功点被摆满了花盆,那是在公园外面的空地上。公园领导对他们说:求求你们不要在这儿炼了,我们不好跟上面交代。许多公安去炼功点记下学员的名字。另两个辅导员被单位领导多次找去谈话,说是如果再继续出去炼,就下岗。但他们说,即使这样也要炼。听着这些发自肺腑的发言,我深受感动,也只有大法弟子才有这博大的胸怀,善良,无怨。

这与他们学法是分不开的。大多数学员及辅导员,每星期参加集体学法三次,有些学员甚至参加集体学法六次。大家互相切磋,互相促进,做到正如老师说的:“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还有个常与东北学员保持联系的学员,告诉我们说,象这样的情况,早在96年,在东北许多地区已经发生过了,但大家做得都非常好。至此,我已完全明白了,4月25日学员为什么要去上访。是啊,法轮大法修炼“真、善、忍”,是一部宇宙的大法,在人间应该有一个公正的位置。在国内一个月期间,我真的体会到学员的那种压力,那逐渐淡忘的,而又是非常熟悉的一切。

6月中旬,电台播出了国务院信访办负责人对上访法轮功学员的几条答复,其中说道,从来没有不让人炼气功,每个人都有信与不信的权利,不要相信谣言,等等。从那天起,大家又可以自由炼功了,公安也都撤了,不再每天去炼功点监视学员了,我感到松了一口气。

6月下旬,我回到了蒙特利尔。中国之行对我来说收获非常大,使我了解了国内的学员和国内的情况,也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明白了学法的重要。

回来没多久,也就是7月20日,中国政府禁止修炼法轮功。接着铺天盖地的舆论攻击,造谣,诬蔑,诽谤,等等等等。但这一切,丝毫动摇不了我对大法,对老师的坚定,大法早已融进我的每一个细胞中。再说,对这一切手法,我已经太熟悉。从我记事起,就跑到街上看那些头上带着高帽子,脖子上挂着大牌子的“走资派”被装在大卡车上游斗,那就是文化大革命,还有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4.5天安门事件,6.4天安门事件。试想一下,国家主席一夜间就被打成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而且所谓人证物证俱全,被永远开除出党,惨死于狱中。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发生呢。所以一切谣言,诬蔑根本就无济于事。

下面我主要想通过一些具体事情谈谈我对以法为师以及修心性的认识。

7月20日后,我最担心的是我国内学大法的亲戚。他和其它学员一起参加了集体上访,一起被抓,关了十个小时,滴水未进。大家都非常坚定。接着而来的是更大的压力,领导,家人,派出所的多次谈话,舆论的反宣传,被要求交书,表态。一时间,大家都在争论着该怎么做。

当时我的心情非常矛盾,不知如何是好。电话不敢多打,怕被窃听,连累他们。想着国内情况这么艰难,我也不好说太多,避免有指手划脚之嫌。另外一方面又想到,如果他受了我的鼓励和影响真的坐了牢,不能炼功不能学法,如何修炼,而且亲戚朋友都会怪罪于我。怎么办呢?我想老师说过要放下常人的情。所以我最好随他自己了。就这样摆脱了自己的干系。随后我就没有主动联系,但心里一直在担忧。一直过了二,三个月后才知道,他们一些人悟偏了。在那种高压下,又受某个辅导员的影响,那个地区不少学员交了书,以求得“安定”的环境,坚持“实修”。知道这个情况后,我心里非常难受,深深地自责。我做了些什么呢?什么也没做。我发现自己是多么的自私,怕承担责任,怕这怕那,想到的是保护自己,完全没有从法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还从法中给自己放不下的执著找理由,该说的不说。教训是深刻的。

这件事情的确也引起了我深刻的思考。这交书的学员,平时在学法炼功上也是下了很大功夫的,时间观念非常强。那么何以轻易受个别人的影响呢?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而大部分学员却做得很好,没受影响。其实是没有做到以法为师。一些学员认为老学员认识问题高,做得好,因而去上访也好,弘法也好,平时学法讨论也好,依赖性比较强。但他们也是修炼中的人,面对扑面而来的强大压力,个别人的承受力也是有限的。如果平时在修炼中就做到了以法为师,从法上去理解,按照法来衡量事情,就不会出现这个问题了。

从他们的教训中,我深深地感到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修炼没有榜样,没有捷径可走,得踏踏实实地提高心性,任何一个执著心不去都不能圆满。另外一方面,如果我当时就能把意识到的问题给予提醒,或许他能早些明白过来,少走弯路。我们修炼人不就是要修“真、善、忍”吗,互相提醒也是善心的体现。我应该放下保护自己的念头,走出人的观念,更加珍惜我们现有的修炼环境。

经过认真思考后,我对许多问题的认识就比较清楚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我的心情趋于平和,不再象刚开始时那么气愤。老师说过“我们不能把人当成敌人”。事实上,这么大的法传出来,不管是人间的或高层空间的魔都要作最后反抗,就会反映到这人世间来,人类现在仍然存在相生相克的理。但是也只有在这种环境下,才能看出真修者的心。以前我对弘法活动也参加,只是觉得应该去,理性上认识不够。而现在感到是自己的心走出来了,而不仅仅是形式上。我们要让人们了解法,认识真相。这是大法慈悲于人,在给人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在弘法中,去掉了怕别人不理解的那种怕心。在征集签名中,也暴露出怕被拒绝或者是怕受挫折的那种心态。其实我们每做一件事情,不仅仅是做事,而是修炼,是和正法联系在一起的。

从弘法中我也想到了,我们在跟不认识的人弘法,那么对自己的家里人,为什么不多些耐心呢?以前我总是想,父母年纪大了,为国家为家庭辛辛苦苦一辈子,让他们安度晚年,不要让他们担惊受怕,所以躲躲闪闪,并没有把自己的心里话告诉他们。他们在国内不了解真相,受到舆论的欺骗。他们都是善良的人,为什么我就不能让他们多了解些真相呢?这样对他们生命的永远都是有好处的。此后,我尽量向他们介绍情况,并让他们明白,我是修炼,而不是他们理解的祛病健身意义上的气功。修炼是要修去常人的情,给人了解法,才是真正对人好。我们把这些都做好了,也就是在圆融着大法。老师说过:“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

我知道自己还有许多常人的观念,常人的执著还没放下,我愿努力精进,多看书多学法,以法为师,不断提高心性,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修去一切执著,直至圆满。

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