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利尔法会: 我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0年3月28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学法已经一年零八个月了。每当我认真地回顾我的修炼过程,我都会热泪盈眶。我从一个业力满身、迷在“名、利、情”中的常人走到今天,用任何语言不能表达我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激之心。我体会到能在大法中修炼是多么的幸运,也是多么的幸福,我越来越珍惜现在的每时每刻,努力按照师父所说:“心存真善忍,法轮大法成;时时修心性,圆满妙无穷。”

以下是我目前的几点体会。

1、“ 时时修心性”

刚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总把放下名利情简单地理解为放下一些表面的、形式上的东西,其实也只是常人意义上的不好的名利情,把修炼也简单地理解为多读书、吃苦炼功、盘腿打坐。记得一年前天天早上五点半冰天雪地地去炼功点炼功,都要默诵“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现在体悟到,光读书和吃苦炼功,而没有真正去实修、在这颗心的转变上下功夫,是成不了正果的。在“何为修炼”中师父指出:“出家人努力地念经书,把掌握经书的多少看作是圆满的方法了。其实释迦牟尼佛、耶稣,包括老子,在世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经书,只有实修,而师尊所讲出的话是为了指导修炼而说的。...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切记,绝不能只把法当做常人或出家人的学问研究,而不实修。我为什么叫你们学、念、记《转法轮》呢?目的是指导你们修炼哪!至于那些只练动作不学法的,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只有学法修心,加上圆满的手段——炼功,确实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心性在提高,层次在提高,这才是真正地修炼。”自明白这一点后,除了多读书、坚持炼功外,我开始时时地考察自己这颗心发出的每一念以及每一行为是否符合真善忍,是否符合法在这一层次对我的要求,是否符合一个修炼人的标准。只要是出自不好的念、不好的心,坚决排斥掉。这样做,我感到从来没有的坦然和轻松,那么多的有求之心离我而去,我不再为时间紧迫、没有一个复杂的环境而著急,也不再为修炼得这么慢、这么多不好的心总返出来而忧虑,不再让显示、争斗、妒忌等不好的心留在心中久久不去,也不再执著一些个人的东西。我意识到这颗心的提高才是第一位的,修炼全在于这颗心的根本转变,全在于心性的提高,我遇到的任何人和事都与我修炼有关,都是为我从中提高而来的。我体悟到,当我真正能面对世间的任何人和事而坦然心不动时,我已在那一层次中。“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一年后的今天,这句话赋于我全新的含义。

2、 从人的观念中走出来

自七月份以来,我迷茫了几个月,腿也疼了几个月,打坐不用说的疼,有时站完桩都一瘸一拐的。那时整天在网上看同修的修炼体会,看谁说的都有道理。当时的问题是,回不回国,去不去北京,怎么走出来,什么是决裂人?通过再学习“挖根”、“大曝光”以及通读师父的全部经文,一条思路越来越清晰:走出来不是简单的跨个门槛,走出来是真正地从人的观念中走出来,此时豁然开朗。提到人的观念,师父在北美讲法中指出:“往往都是因为我们长期生活在人类社会中养成的各种观念,你不愿意放弃它。…还有我们许许多多人在常人社会中养成的各种习惯势力,或者是做人的那种方式,做人应该追求的东西”,“作为修炼的人,你们得放下这些后天观念,…你可以和常人一样去工作,去学习,但是人的观念你得放下。”我体会到,人的观念表现在方方面面,常常是不自觉的,一到人当中,就忙著做好人去了,忙著去符合人意义上的“真、善、忍”去了,忘了法对自己是什么要求了。实际上,发生在周围的每一件事都能体现出是站在法的基点上,还是站在人的基点上,是维护法还是维护人,是做好人还是做修炼人。只要有人心在、人情在,就会被人带动,就不可能达到“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悟到这一点,我也不在乎什么环境了。修炼的道路是师父给安排的,修炼就是去掉人这层壳。

回想近两个月来,我大发过几次脾气,一辈子也没这么连续地发这么大火过。有当我个人利益受到损害时,有当我做人的观念如有教养、有礼貌、有公共道德等各种观念受到冲击时,有当我的个人名誉受到伤害时,当时我都是气愤得不能自控,连续几天像掉到迷雾中,找来找去找不到自己的错。总想:一个正常人怎么能这样、怎么能那样。慢慢的我明白了,我是在强调人的观念,用人情去对待矛盾,忘了自己是修炼人,应该用大法去衡量人和事。所有人的伦理、人的情,对于修炼人都行不通了。师父在芝加哥法会中指出(大意):“人总是用人的标准、人的境界,在人后天养成的习惯、思维方式来衡量著这一切,永远也衡量不清。”当我从法理上去重新认识这些事时,我意识到抱着人的观念是永远走不出人的,而我在人中所受到的伤害都是我的业力造成的,我必须承受,业力才能得到转化,不失不得。一旦跳出人,那些难就什么也不是了。终于有一天,我心平气和了,无怨无恨,心中只有感激。我真的感激给我制造麻烦的人。

盘腿打坐对我是一大关。记得第一次单盘十几分钟就倒下来了。躺在地上对师父说:“人怎么能够忍受?”以后半年才达到双盘,一年才达到一小时。那时每坚持到一小时都恶心要吐、晕、心慌,直到近一、二个月才持续天天一小时。怕打坐、怕疼的心伴随我一年多,直到我明白,不提高心性,没有法的力量,就凭我个人是承受不了多少的,这颗怕疼心才是我盘腿的最大障碍。我开始极力排斥人的贪图舒服的观念,反复默念“苦其心志”,问自己:要修佛吗?就必须得承受,就必须去体会什么是“吃苦当成乐”的境界。我知道,当我真正意识到疼是消业、是好事,真正能溶到“吃苦当成乐”中去,我才是真正的过好这一关。有一天打坐,一直45分钟竟然不疼,好舒服,我不敢相信,第一次体会到”炼功”两个字,感受到身体的演炼。我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我知道我的业力哗哗往外流著,我感到师父的慈悲、法的伟大,无以言表。我觉得我刚刚明白什么是修炼、什么是提高心性,我必须坚持不懈地去掉人的各种观念,在法中精进,按照师父所说:“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 跳出三界外 登天乘佛身”

3、“助师世间行”--把自己的修炼和正法联系起来

师父在芝加哥讲法中指出(大意):“你们现在的修炼和大法的整个事情是联系起来的,所以伟大之处,真正的伟大之处在这里,能够在世间上圆融着法,这是最伟大的。”当时听了并不理解,现在才有了一些体会。我们为什么能修那么快、能修那么高?就是因为与正法联系在一起,就是因为能够“助师世间行”。国内弟子为维护大法,放下自我,前赴后继去上访,尽自己的微薄力量,去一点点的“法正人心”。从表面上看,半年来国内形势越来越坏;实际上,法轮大法已渗透人心,国内家喻户晓,每个人都在摆放著自己的位置。国内大法弟子为“助师世间行”,为“法正人心”做出了巨大贡献。在国外这个环境中,我悟到,法正人心先从我自己做起,明白自己说的、做的是什么。我开始审视我自己,用大法先正我自己的心,用我这层次所悟到的“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去思考、去做事,从自己周围环境做起,加强同修之间的交流,共同提高,积极去弘扬大法,只要是弘扬法,都尽力去。我意识到,没有大法的弘传,不去“助师世间行”,就没有我目前的修炼,也不能开创我们的修炼环境,那么又怎么会有我们的圆满之时呢?

4、“功能本小术,大法是根本。”

我是第一次、第二次听师父讲法录像就开了天目的。以后执著要看的心一起,几个月什么也看不到了。去掉这个心后,慢慢的越看越多。记得一年多前看到师父法身,看到师父在另外空间的讲法影像,看到金色的光点撒满炼功场,激动得喘不过气来,随之而来的欢喜心也持续了一年多。直到最近,我才开始从法理上去真正认识功能这个问题,去掉欢喜心,不再执著于这些小能小术,不再以此去琢磨自己的层次和去看别人的层次。其实师父早指出过:”绝不会叫任何没开悟、没圆满的人看清我弟子的真实修炼情况。”执著于这些,是一颗常人心,有求之心。仅当我的执著心越来越少、我的心越来越纯净,我看到的才可能越来越真实,否则都可能产生随心而化、自心生魔的问题。任何一颗欢喜心都容易被魔利用,修到小道或魔道上去了。只有在大法中修,从法上去认识法,这才是“求正法门”,才能修到一个意想不到的层次。当我看到佛、道、神,我知道我应该从法上去认识,我什么地方悟对了、做对了;当我看到不好的东西,我知道什么地方错了、离人太近了,要多学法,从这里跳出去。我深切体会到,扎扎实实的在法上提高自己的心性,这才是最根本的,才是走向圆满的唯一的一条路。

以上是我这几个月的修炼体会,我深知我离法对我的要求还相差甚远。

以上几点体会如有不妥之处,欢迎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