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法会: 经验交流稿(译文)

【明慧网2000年5月25日】 我叫Susan Mitchell,是99年1月17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大法之前,我想,可以这样说,我是一个尽力“培养执著”的人,而且总是尽可能逃避痛苦。因此,在第一次做第五套功法时,我很震动。

第一次炼打坐,我只能双盘一分半钟。即使这样,我也体会到了李老师书中所说的,业力往我腿上攻,它象抽筋一样往下移动,从脚底板走了出去。这个经历鼓励了我,使我能够坚持忍受这极度的疼痛。《转法轮》里的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堂堂正正地修炼。于是在打坐时,我在前面放一个钟,每天忍痛延长一分钟的打坐时间,大约两个月之后,我已能坐上一小时了。

几年前,在一次打坐中,我看到了我前世的生活,我知道了我曾是一个极其富有的贵族。我也知道了,我生生世世造业,使我今生积下了大量的业力。修炼初期炼静功时,有时业力像一块热的黑焦油粘在我的腿部肌肉上,它们正在被一块块地撕下。

一天,我忽然怀疑起来:“我到底能够经得住这种痛苦,最终达到圆满吗?”这时我睁眼看了一下我的脚,真是奇迹,我看见一层黑色的薄雾盘旋在我的脚上。原来那是真的:我的业力竟然真的被消掉了。这焕发起我继续坚持的勇气。

在修炼的前几个月里,我一直拒绝在外面打坐,因为我总是从打坐的开始到结束,因疼痛而几乎不停地流泪。然而,李老师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给与我鼓励。一天晚上,在我痛苦地坐了大约半小时后,突然,我飘了起来,离地约10至12英尺之高,我远远地向下看了看我的脚,它竟然一点都不疼了,那真是太美妙了。以后我再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所有功能都被安全地锁住了。

也许你们有同样的经历,在忙碌了一天之后,精疲力尽,夜深了,才发现还没有炼静功。那么是努力战胜困乏去打坐呢,还是乾脆去睡觉?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情况呢?去年的一天晚上,我选择了睡觉而没有打坐。当我的头刚一沾枕头,我的牙开始疼起来,我在床上辗转了几分钟,突然感到有人在提醒我:“Susan 你必须忍受身体上的痛苦去偿还你的业力,你是宁可要忍受牙痛呢,还是去打坐?!”我爬起床,盘腿开始打坐。立刻我的牙痛就消失了!

在我开始读《转法轮》的三天后,我终于开始认真对待我的人生。李老师提到了缘份,在第一次读书时,我就明白了书中很多的内容,几个世纪以来没有得到解答的问题都突然明白了。其中,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是:死后我将去哪里?假如我曾经在某一世做过印度教徒,另一世做过基督教徒,再一世做过佛教徒,那么我将去哪个天国呢?尽管我非常尊敬所有那些大师们,但我觉得我和他们中的任何人都没有什么关系。很多年来,我总是看着我自己,这样想:“我不属于这里。”现在当我知道这都是真的时候,真是一种安慰啊!而且现在我有了这么珍贵的机会,修炼自己,回到我真正的家。

《转法轮》书中最使我着迷的部份曾经是玄关设位:佛体元婴外面的气泡的向上移动。我的恐惧心使我非常害怕当气泡经过脖子的时候,那种窒息憋气的感觉。炼功几个月后,我能感到有东西在逐渐上升并越来越接近脖子,于是,我为了体悟那个过程,就吃了大量的乾酪、酸酪、巧克力和奶制品,所有的东西以前往往都会使我的鼻窦堵塞,但无论这次我吃了多少东西,我的呼吸都很正常。这又一次使我明白,这是一个超常的过程,用不着担心。有两天我突然感到发冷、嗓子疼。《转法轮》里提到我们经常会有身体上的不舒服,就看我们自己是否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而不是常人。我发现在整个考验中,人可以提高一大步,也可能疑步不前。那个经历是否确实是玄关设位,对我来讲,并不重要。而重要的是,每天我都在尽力改善我与其他人的关系,以提高我的心性。这些提高很多都来自于在工作中突然出现的矛盾。显而易见所有的考验都是安排好的。

几个星期前,我给出版社传真了一份定单,随后,我又打了一个电话,确认他们是否收到了传真。我请求接线员把电话转到应收传真的人那里,接线员支吾了半天,帮我把电话接到了市场部。当我请求市场部的人去查看一下是否收到我的传真,接电话的人说:“啊?你想让我从大楼的这一边跑到另一边去拿你的传真?!”我平静地说,“我以为接线员帮我找到了离传真机最近的人。”她说,“我是离机器最远的人,那我就去给你拿吧。”我甚至能感觉出当她放下电话时,骂了一个字,取回传真,带着轻微的喘气声告诉我,收到传真。

你是不是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呢?肯定有,而且很多。现在,(老师)正以各种方法去我对食物的执著心。一些年来,我一直喜欢吃一种早餐:黑咖啡和抹了奶酪的烤面包圈。几星期前的一个早上,我真想吃这种早餐,但是我还是决定,在上班时换吃速食麦片和茶。正当我往沸水里倒麦片时,一个女人走过来对我说:“Susan,你想不想吃我这半个奶酪烤面包,烤了一下的,如果你不吃,就会变硬,我只好扔了。”

有时,会发生相反的变化,正像李老师在书中说的:“说你就想吃那个东西,真正修炼到应该去那个心的时候,你就不能吃,你吃了就不是味了,说不定啥味了。”的确它不是味了,我不再想吃它了。随着修炼,事情还真是这样发生了变化。

在《转法轮》书中提到有一些人执著地追求天目,对我来说正相反,我希望不去看那些东西,因为过去的我太执著了,我不想再执著于另外空间美妙、壮观的景象。我的请求得到同意了,只是当我需要鼓励、要我再精进一些时,才会看到这样或那样几秒钟景象。其中一个催我精进的例子发生在一天晚上,集体学法结束时,我正要转身走出门时,一个同修说“晚安”,这时我看到他们的皮肤变成了一种高能量物质,它看起来是完全不同的物质,比通常中国人的皮肤要黄一些。几个星期后,我在镜子前刷牙,我发现自己的脸也变成了那样,但只持续了几秒钟。

你们中的一些人知道,我于一月底搬去Guelph住,有很多原因,但主要动机是为了开展弘法活动。我曾在Guelph度过了我的中学时代,并学习芭蕾。在多伦多生活了30年,经历了无数的坎坷之后,我的确想要换一个环境,整理一下自己思想。同时,我内心深处渴望着回到那个美丽的村庄Eden Mills,在那我度过了童年时光。但在Guelph很难找到份收入不错的工作,我不得不计划六月一日返回多伦多。

不知何故,为我返回原来工作单位的事情已经被安排好了 -- 真幸运。但是,二月份,我在Guelph找到了一个两周的临时工作,是在一个殡仪馆的办公室上班。上班的第一周,我的一个远房表姐的丈夫去世了,他被放在我工作的殡仪馆里。因为他是Eden Mill长老教会里的长老,而我小的时候也曾在那个教堂的唱诗班里唱歌,所以突然我所有的朋友、邻居、亲戚都来到我工作的地方,这样,我无需逐个拜访,在三天内我把亲朋好友都见了个遍。我被允许参加Eden Mill教堂的仪式,一个老朋友告诉我,过去村子里的两个商店和两个加油站,现在也没有了,如果想买面包和牛奶,必须开车到5英里以外的地方。

站在教堂前面,等着送葬人的到来,我环视着这乡村的一切,我想我不可能住在一个街上买不到面包和牛奶的地方。这样,一个巨大的执著去掉了。我如释重负。我想我不用住在那里,而只需要定期回来帮助一下这里的新学员。

李老师说过,当我们真正地放弃执著心的时候,我们的身体会有很大的变化。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的两个上门牙之间有一个很大的缝隙,在我经历了在教堂门口那件事之后,这个缝隙消失了。我的两个门牙靠得紧了,我的整个上颚,不知何故,变得没那么紧了,使得牙齿自己重新排列整齐。

在我离开殡仪馆工作几个星期后,我又得到了两个临时工作,我感到那会为我继续留在Guelph生活奠定基础。但突然,这两个工作都失掉了,于是我决定搬回多伦多。第二天,我就必须来多伦多工作两小时。

我一直在想,如果要选一个住处的话,一定选College Park附近。因为我的炼功点就在附近,而我的工作单位在Yong和College那里。但是,那里的住房很抢手,我想不会有什么找到单身公寓的机会。然而,当我对大楼管理员说,如果有单身空房请告诉我时,他们说,“我们现在刚好有一间。”这就是我即将住进的公寓,在第五层,从那里我能俯瞰我们的炼功点和公园。

我刚才所说的,只是我这十六个月来发生的无数事情中的一小部份,在这十六个月中,我的生活变得更好了。在《转法轮》里,李老师系统地解释了在修炼中我们身体的变化,当我第一次读这本书时,我很惊异,并对此充满了希望。而现在我已经亲身经历了许多、许多书上描述的情况,和李老师讲的一模一样。当我第一次读第一页时,我知道《转法轮》是真理。我希望通过我的这些经历,能给那些还存有疑惑的人一些信心,相信在法轮大法修炼中所经历的过程,(希望他们)像我一样,全身心投入修炼。

谢谢!

(加拿大学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