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法会: 做一个真修弟子

师父好!大家好!

我叫王政。我学法轮功最初的目的是治病健身。但随着我对大法的认识和理解,法展现在我面前的是更广阔的内涵,更具神奇的魅力。一年的时间里,我从一个求治病的人,变成了一个把生命融于法中的人,这是法度人的威力。下面我分三个小题做一下汇报:

一、修心性、去执著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学法一年来,《转法轮》这本书,我每天读,在不断地学法中,深入体会到,只有心性的提高,才是我们修炼人的根本。

我是从事家庭护理老人工作的。这项工作属于加拿大政府对有病老人的一种福利。在这一年多工作中,我挨过打,受过气。是大法一点点消去了我怕苦、怕累、怕脏的执著心。我护理的老人中有2位都将近90岁了,由于没人照顾,家里很脏。当时分配给我这项工作时,我内心真不愿干。记得第一次去老人家,我感到她们家脏得无处可站,就向公司抱怨。随着对法的学习和理解,有一天我忽然悟到: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不去掉怕脏、怕累、怕苦的心是无法修炼圆满的。这个念头一出,我很快就去掉了这些怕心。以后,我无论是去哪一家,无论做什么,我已不觉脏了,而把对所有老人的服务,看成是修炼人应有的慈悲心。这样我工作起来更有耐心,更快乐了。

有一次,我去为一位瘫痪人服务。老人一见面就抱怨尿片太湿,要换掉。我说等一下,马上扶您起床。当我把她从床上扶起来时,她瞪着眼睛大喊着:我打你,我打你!随着喊声,她的拳头重重地落在我身上。如果没修炼前,我会把她扔在床上,再也不管她。而我现在是个修炼的人,在那一刻,我守住了心性。她一边打,我一边说:对不起!当时我的内心还很平静,但过后心里就是放不下,觉得很委屈,丢面子。总觉得自己平时对她那么好,帮她清洁全身,自己常常累得直流汗等,光想着自己的付出,没往内心去找。随后的几天,当我平静下来的时候,我发现是因为自己带着怨气干这项工作,没有用修炼人标准要求自己。从中看到了自己的狭小,暴露了我人的一面的自私、怕苦的心,所以挨打是我应该承受的。修炼是严肃的,每一关、每一难都是去掉我们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放下这条心后,我发现一切都变得自然、轻松了。

心性的考验是方方面面的。记得有一次坐公共汽车上班,由于雾大,看不清路牌,拉铃晚了,司机没给我停车,走了一段路才停下车。我很气愤,非常没有礼貌的抱怨。下了车,才想起自己是个修炼的人,遇到事为什么不替别人考虑,如果每个人都象我这样,公车司机在路上开车该多辛苦,多危险。找到自心的原因后,每次坐车,总是尽早拉铃,让司机有个停车准备。

一年一次的报税工作开始了。朋友打电话告诉我一个有效的办法,可以多得到政府的退税,被我拒绝接受。我想作为一个炼功人绝不能说假话,欺骗政府。更不会贪恋钱财。修炼的路是不平坦的,方方面面的考验,都需要我们交上合格的答卷,每一关、每一难,我们都要过,放不下常人之心,又谈何圆满的路。我坚信以法为师,心中怀着真、善、忍,去掉人的执著心,再艰苦的路,我们也会闯过来。

二、去掉名、利、情

我曾是一个善良、正直、富有同情心的人,也深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但随着人类社会道德水准的急速下滑,自己也在随波逐流,纯朴善良的一面越来越少,把现实生活中自己的名声、利益、和人际关系看作是自身的社会价值,及人生的目标,越来越背离了宇宙的特性,真、善、忍。

在中国,我是一名老党员,当过护士,做过多年的共青团干部,从事过国际贸易工作。无论我从事哪项工作表面上看都不怕吃苦、兢兢业业、严格要求自己,但内心却是越来越争强好胜,不放过任何一个显示自己的机会。还在单位兼多项职位,不只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向人们展示我的才华,得到大家的承认。为了不断给自己增加奋斗者的养分,我什么书都看,尤其爱读名人传记。93年大陆的一本讲个人奋斗的畅销书我读了30多遍。在这样心态成长起来的我,身体常感疲劳,神经系统经常有病,30岁的我别人一看像40岁,头发白了三分之一,内心真实太苦、太苦!迷在常人社会里很深。

得法后,我的变化是巨大的。在这短短的一年时间里,我毫不犹豫地扔下了我几十年积累起来的名、利、情,把常人社会的很多东西逐渐看淡,全部精力用在学法、提高上。我从《转法轮》这本书里,读懂了人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苦和难;人为什么还要生老病死;人为什么常常不满足于现实生活中的一切,而又无可奈何。《转法轮》这本书解答我所有的问题。我为在有生之年得到这样一部宇宙大法而倍感珍惜。为了返本归真,我一点点的把自己不好的思想、习惯、和不符合法的东西都倒出来。

前段时间,我姐姐从国内打长途电话来,告诉我原单位那个爱整人的领导得了癌症,已晚期。当时我感慨的告诉我姐姐:一定要做好人,千万别害人。但我心里却想,我的领导是罪有应得。过后一想,自己已是一个修炼中的人,不能记恨任何人,这体现着我们修炼人的心性问题,也是一个慈悲心的问题,一下给我敲了一个警钟,随后我发现自己平时很爱评价人,有时还记恨在心,等等。这些不好的心我一点点的都找出来,去挖掉它。

来加拿大后,我自己有一个长远的计划,要有高收入的工作、房子、汽车、周游世界等等,然而大法纠正了我一切不正确的状态,使我明白了没有什么比修炼更重要的。回头看历史,不管是中国的皇帝、还是外国的国王,他们即使拥有一切,也无法使自己长生不死,而《转法轮》不仅能使我们摆脱人间的一切苦难,还能使我们生命永恒,回到我们圣洁美好的天国去,所以人间再美好的东西也不值得我们留恋,我只想做一个真修弟子,一点点的同化到宇宙真、善、忍中去。

三、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

由于自己不断学法、不断提高心性,大法的神奇就经常表现在我的身体里,一年里,我已有3次元神离体。第一次元神离体速度非常快。回来后,我就想人类的科学在大法面前是苍白无力。

我一开始学习法轮功,师父就把我的天目打开了,我不仅看到了自己天目里的那只大眼睛,随着心性的提高,非常漂亮、非常清楚的法轮就展现在我的眼前,有时天目能看到身后,并出现宿命通功能。

最难忘的还是师父的法身几次给我清理身体。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有多少种病就有多少种功能针对去治。”这是千真万确的。法身清理身体时,有时我会感觉疼;有时我会感觉痒、有时感觉有一种压迫感。我常想师父给予我们真修弟子的太多、太多!

96年,我们全家去比利时,为了生存,我去餐馆打工。由于语言不通,工作繁重,强大的心理压力造成了我闭经。身体常感不适。找妇科医生看,检查结果是:我已进入更年期。我真的不相信,30多岁的我,怎么会过早进入更年期?为了治病,我回到中国,找了西医、中医专家看,吃了药,想尽了办法也没看好。来到多伦多,我首先找了妇科医生。他给我的诊断是:“没有办法,”并推荐我看内分泌医生。内分泌科医生给我做了多方面检查,告诉我可以治治,试试看。大家知道,过早的绝经会带来其它的疾病。为了治病,我开始学习法轮功。

初期学法,我对法的认识不深,有时一知半解的。为了治病,一边看书学法,一边吃药。但有一天吃完药后,我头晕、恶心、浑身无力。这时我才悟到:我已是真修弟子了,师父已经给我净化了身体,没有病了,不能再吃药了。把药停了,身体立刻就不难受了,而且月经又恢复了。我的许多朋友得知这一消息后,都为法轮功神奇的效果折服,我的朋友还主动帮助我去弘法。

今天面对常人社会复杂的环境及种种心性的考验,我唯一的选择是:坚信大法,以法为师,做一个真修弟子!

谢谢!

王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