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法会: 用真心去体悟大法

尊敬的师父,您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来自加拿大温莎的学员龚文蔚。下面是我修炼中的一点心得--用真心去体悟大法。

师父在“转法轮”(P180)中讲,“我们是有针对性的,真正地指出那颗心,去那颗心,那么修得就非常快。”回顾自己这三年多来的修炼,总感觉自己在修炼这条路上前进得是那样的缓慢,感觉自己象走在世间小道上一样,并没有抓住中心去修。

开始的两年多来真是麻烦不断,然而怎么也想不通到底错在什么地方。也明白这是师父在一次次地给我机会让我自己悟过来,让我明白真正的法理,却始终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直到今年三月参加瑞士法会,我的心才渐渐明了。

那次的法会确实不同以往。虽然也象其它事一样,刚开始也有不小的麻烦。在瑞士使馆申请签证时,当时的签证官似乎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一定坚持我必须拿到英国的过境签证才行,而按他们的文件却恰恰相反,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看那人态度,知道这根本不是通过争论可以解决的问题。本来在过关中还没明白过来的我,只能想着,肯定自己那地方又错了。于是脱口而出,“看来签证是办不成了。”因为按那套程序,恐怕时间也来不及。当时同去的一位同修说了一句,“你不能这样想问题。”一句话顿时震惊了我,天那,在很多问题上我不都是这样的吗。知道问题在自己,却不去进一步想一想,到底是什么原因。于是被一句话点醒了的我匆匆赶向我的下一站,美国使馆。(因为我从美国坐飞机。)

随后的瑞士之行是那样的让我深受感触。去之前的我只想着自己作为大法中的一分子,有责任去增加一份力量,就象滴水汇成江河湖海。然而自始至终,一直却是师父在给我安排提高自己、认识自己不足的机会,就象在我面前摆了一面镜子,让我时时能对照自己。

就象有一次午餐期间,一个小女孩在谈到她母亲时率直地说到,“我不喜欢她的两面性。有时她对我发火时那么气愤的样子,然而电话一来,马上变成一个笑容满面、语气柔和的人。她为什么不能一样呢?”当时及以后,我一直回味着这句话。因为我也发现了自己这方面的问题。为什么我对不同的人、不同的事会有不同的态度为什么我的内心与我的表现不一致呢?为什么在修炼中明知自己有问题,应该去改变自己的内心,然而真碰到具体事情时还一如既往,拧着那股劲就是不愿去改正自己。于是不由得静下心来,想一想我的两面性、甚至多面性到底是什么,哪些来源于真正的自己,哪些来源于我身体周围那些不好的物质。那时的我真的感觉自己开始真正用心去体悟大法。

修炼以前的我虽对一切充满好奇,但从来不愿多去深入地思考问题。为了免于麻烦,我把自己圈在了自我封闭之中,常常去构思那些不实的幻想,离现实越来越远。同时我用逃避来解决麻烦。于是我的路也越走越窄。走入修炼中的我一开始就意识到我不该再象以前那样脱离现实,走入极端,但是我却一直没有从内心深处真正想去改变自己。在我处理许多问题时还一再固守旧日的观念,从而一再错失出现在我面前的机缘。

以前在读到“转法轮”中有关禅宗的章节时,总感觉其中有我不理解的东西。无论我读多少遍,仍不知那究竟是什么。谁都知道他们在钻牛角尖,然而究竟是什么让他们这样。直至今日我才有所明了。我也知道我以后修炼的路将越走越宽。

在这件事上同时我又想起了我的另一个问题。记得上学时,常常在一次考试中犯的错又一模一样地出现在下一次的考试中,一开始写错的字,我能在以后的几年中一错再错。今天我又在修炼的道路上重复着一个错误。是啊,今天我要不真正在这颗心上真正下一番功夫,真正地用自己的真心去体悟大法,并用大法处处去严格要求自己,高兴的将只是那些隐藏着的一个又一个的执著,真正痛苦的将只是我那颗探求真理的的心,那个真正的我。

也当我真正用心去体悟自己那一次次的失败时,我真为自己那隐藏在深处的那么多的执著而吓一跳。是啊,在修炼这条路上我真该勇猛精进呀!

真正用心去体悟大法的时候,大法也在真正地改变着我。

认识我的同修都知道我的不善言语。经常去参加多伦多的集体学法,同修们在这个纯净的环境中的一言一行常常让我感动,大家敞开着心扉,交流着修炼中的切身体会,诚恳地互相帮助、互相提高着。然而我很清楚,我并没有真正把自己熔入到这片人间净土中。虽然我也发现那些敞开心扉的学员在大法的修炼中提高起来是多么地快,而自己只是在缓慢地行进。

到底是什么让我这么不愿去敞开自己的心扉?当我再进一步真正去分析这后面的原因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人世中形成的那种为保护自己,为免于那是是非非的纠葛,把自己封闭在了一个自我的圈子中。而这种为私为我的自我封闭,却严重地阻碍了我去进一步认识宇宙的法理。

于是我学着去真正地用我的真心去交流,不再害怕自己会说错什么,不再顾忌别人知道我修得不好,碰到矛盾不再回避,同时我也时刻提醒自己用真心去善待周围的一切。当我真正要求着自己去这样做的时候,发现周围的修炼环境是又一番景象。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一切都是物质的存在,包括我们的思想、说出的话,此时那些执著也在这一言一行中暴露了出来。真正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时时刻刻就能找到自己的不足,也越来越体会到师父时时刻刻在身边看护着我们,利用着周围的环境给我们创造着提高的机会。

记得很早的时候听一个学员说了一句,“这么大的法不得在艰难环境下才能修出来吗。”当时也觉得有点道理,真金不得烈火才能炼出来吗!一路顺风成长起来的我当时只是想着哪能还会出现象文革那样的事呢。后来读到老师的经文“和时间的对话”中的一句话,“使他们的环境变成一个真正修炼的环境,做一个真正的神。”也想象不出来这真正的修炼环境到底是什么样的。

然而看着现在发生的一切,让我想起了常人中的一句话“乱世出英雄。”虽然不太确切。大法正在造就宇宙中的真正伟大的觉者。

确实也有那么一段时间,看着国内同修那无休无止的磨难,真有点不知所措,不知自己到底该干些什么。于是有一天清晨醒来之前看到这么一幅景象。我看到我姐姐居然还在抱着她快10岁的孩子,不由说到,“这么大孩子,你怎么还抱着她。”醒来后,我豁然开朗,在这条修炼的路上,我不就是象一个孩子,被抱着、扶着,现在不该自己去学走路了吗。在这场狂风暴雨的实践中,也许我还会摔倒,但我知道我会用心去真正体悟大法,同化大法,真正地坚如磐石、雷打不动。

(加拿大学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