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我所有的一切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五月五日】 目前许多上访或以其他形式进行护法的学员都采用拒报姓名的方法,有的学员这么做是有其一些放不下的执著,但也有很多是在法理上认识后,心性提高后所为。

一. 师父讲“我能最大限度地放弃我所有的一切,所以我能解开这一切”。

修炼的人要舍弃常人的名利情,那么人的这个姓名、住址就是人最表面的一切物质之维系的纽带,如果你舍弃了你人的名字,也可以说就是舍尽了你人世间的一切,真正地溶于法中,成为大法中的一分子。〈〈转法轮〉〉中讲:“最后使上万条脉连成一片,达到一种无脉无穴的境地,整个身体连成一片,这是通脉最终达到的目的” 。我们悟到大家都是大法弟子,应该连成一片。

7.20以后,许多学员有为大法鸣冤的愿望,但是因为怕给周围的人带来牵连,从而导致对大法还不能认识的人谤佛谤法,由于政府给各地、区、主管部门、企事业单位施加压力、造成群众斗群众,给学员的护法行动带来很多困难和阻力,有的人就想到了遇到矛盾要向内找:要是符合常人社会去修炼就不会矛盾呀?我们给常人带来了麻烦,使得人们不能理解和接受大法。如何能够正人心呢?随着法正人间的进程不断地向前推进,大法修炼人最表面也在整体的不断地由人的状态向神的状态转化,也就是在表面形式上逐渐地走出今天末劫人类为维护人铲除宇宙真理而制造的囹圄,修炼者整体地都在破除、抛弃最后人壳,展现出神的征象。

为什么要进京护法呢?因为北京是中国的政府的所在地,我们是向政府表达我们的心愿,告诉政府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法轮大法是真的,法轮大法是人类的希望,破坏大法就是破坏人类的未来,破坏宇宙给予人类的这个最后的机会。可是我们正常合理地表达我们的心声,却被当作犯罪被登记、遣送、关押、当地的单位受到牵累,这不正是针对大法的破坏吗?我们为什么要配合他们不正的处理我们的方式呢?如果我们能够舍弃常人的姓名,宁可自己承受更多的磨难,不就能够解开这一切了吗?而对这种做法的认同和服从不正是纵容和滋养了邪魔吗?邪魔就利用了学员的这个人的观念,没完没了地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磨难之中。

人世间法律应该是宇宙大法在人类这最低一个层次的体现,可是今天的道德败坏了的人类为了私欲破坏宇宙大法,如果人间的法和宇宙的法相冲突,这正是师父法正人间弟子助师世间行所要做的事情,要正过来的东西。一个修炼的人如果能够把基点放在法上,就应该舍命护法,而不是去推波助澜。宇宙的法理怎么能被到道德败坏了的人类所谓法律、规定限制住呢?

二.修炼就是修人的心

在舍名的修炼过关当中,我们会遇到许多的难,只要把心放下就能够过去了。我们愿意为宇宙的真理而献身,只要有一颗纯净护法、助师正法的心,师父就会给你安排,一切都是师父在做,都是师父法正人间的具体的表现形式。师父在〈〈位置〉〉中讲:“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当我荡尽这人间的一切,坦然面对的时候,心就空了,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承受不了的。魔最喜欢的就是我们怕他,或者是我们不抑制自己的魔性。当我们用大善大忍之心来对待它时,在大法中修炼的心坚如磐石的时候,邪魔自化。舍名,不按照常人社会的习惯思维和行为定式去走,必定会带来一个在破除人的各种观念时所造成的阻力,如果人对于大法的法理没有一个正确、深刻的理解,对神所讲的慈悲和人所认为的好人,没有一个正确认识,也会难以过关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