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修炼者家庭的血泪故事

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四大队的大法学员

【明慧网2000年9月12日】 魏天琛,我的好友,也是我的好邻居。前不久,我收到一张“呼吁社会,声援无辜──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判刑、劳教、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呼吁书,上面有她的名字,我想把她的故事用文字整理出来,以便让真象大白于天下。

魏天琛,女,45岁,本科学历,河北省装饰总公司干部,家住石家庄市西兴小区油漆厂宿舍8号楼2单元401,电话:0311-3623851。为做一个好人,而坚持修炼、坚持上访,被劳教二年,现关押在石家庄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二中队一班。

接触过魏姐的人都知道,她为人宽厚平和,做工作任劳任怨,言谈举止间是那么的和善、宽容,她从不与人争辩,无论在单位、在家庭、在邻里之间,甚至是在派出所,谁都认为魏姐是好人。她对每个人都象一缕春风,象一位慈母,以至我们至今人人都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这样善良的魏姐,为什么会被劳教,去罚做苦工?!

魏姐1997年4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短短3年中,她倍感身心受益无穷,道德升华后,带来了一片良好的社会环境:身体被净化了,家庭更加幸福了,工作更加优秀了,人际关系更加融洽美好了。可是在去年那个令世人瞩目并瞠目的七月,黑浪狂风铺天盖地而来,她没有选择沉默,更没有后退,而是挺立潮头,加入了前仆后继、浩浩荡荡的上访大军。这里有必要说明的是,上访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当国家决策有误时,当亿万华夏儿女将面临永难回头的生死抉择时,她明知站出来的后果,但为了世人不再受愚弄受欺骗,为了整个民族更加灿烂的明天,她踏上了艰难的上访之路──

1999年4月25日,曾去北京和平请愿;
1999年7月21日,步行去北京,到新乐市被拦住,由石家庄市公安局接回,被石市裕华西路派出所非法关押2天后送回单位;
1999年12月24日,在派出所干警在她家门前企图阻止她再次进京的情况下,堂堂正正走出去,参加北京研究会李昌等4人的公审,回来后就被派出所强行拘禁8天,逼其爱人、单位写保证,交纳5千元保证金后,于12月31日被保出;
2000年3月4日,她于“两会”期间上访,被抓回驻京办事处,接回石市后,在裕华西路派出所关押5天,3月8日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处行政拘留15天;
2000年5月12日,欲进京上访,在石家庄火车站被铁路公安查住截回,5月13日上午9点接回派出所;
2000年5月15日,在派出所里打扫卫生,后来她神奇般地避开了公安注意的视线,顺利地来到北京,中午12点40分,在天安门金水桥上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后被抓到前门公安局,当日下午4点被押往驻京办,6点左右由裕华西路派出所(电话:0311?7027162)接回石市。从北京到石家庄4个半小时的路程,他们给她带上狼牙铐(还是后铐),路上,车一颠,手铐就紧一点;还强迫她跪在车座中间,对她又喊又叫、拳打脚踢了一路。

2000年5月15日,押到石市一看所,在看守所整整关押了50天,每天都强迫劳动十个小时以上;她和石金花、张文景、丁延等几名大法弟子每天都在院子里被烈日曝晒着干活。在那里,干警和犯人们都知道修大法的是好人。

2000年7月3日,魏姐被送往石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劳教通知上写着:因炼法轮功,判劳教2年。面对这一切,她很平静,去天安门证实大法是她心中封存已久的宿愿,心愿已了,她说今生今世,此生无悔……

可谁又能知道,我们人人都不想也不愿接受她早已被劳教的事实,尤其是她的家人,奔波忙碌的同时,承受了巨大的深深的苦痛──
她的父亲,一位七旬老人,为她的事忧心如焚,人在这几个月中苍老了许多,原先并不很浓的头发,现在全白了;老人过去得过脑出血,在此期间,曾一度急得住进了医院。

魏姐的母亲,面对常引以自豪、引以骄傲的优秀的女儿突然锒铛入狱,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妈妈心疼得吃不下饭,心脏也不好了,整天地哭,眼睛因此更加昏花,看人重叠成了4个人,全是双影。晚上睡觉,常常神情恍惚地光着脚跑去开门,嘴里念叨着天琛回来了,天琛回来了,可迎接她的总是门外阵阵凉风。七旬亲娘念女儿,戴上老花镜,用她那勤劳了一生的双手认真地为女儿缝制了一件衣衫。看着老人那瘦小的微微前曲的身影和被岁月侵蚀了的霜发,似乎听到她从心底里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心爱的女儿早日归来:
慈母手中线,女儿身上衣,
忍泪密密缝,切切盼归期。
为母逾七旬,不堪心如焚,
不求女报恩,但愿解娘心。

是啊魏姐,当你把这件衣服穿在身上的时候,你肯定能体味父母双亲的心痛…… 劳教所里的日子是艰苦的,甚至是非常黑暗的,善良的魏姐,这里不是你应待的地方,你那么好的人,是谁把你送到了这个人间地狱?敬请你一定要珍重、珍重。

魏姐的女儿,这个花季的女孩,本应该度过无忧无虑阳光灿烂浪漫无边的假期,可今年放假在家,每天却要给辛苦劳碌的父亲做饭,照顾年迈的姥姥、姥爷。只有在无人时,这个懂事的孩子才敢独自面对冰冷的墙壁偷偷地哭泣,她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地想念妈妈,想那个慈爱和善又才华横溢的好妈妈,看望魏姐时,压抑已久的她的悲愤她的委屈她的伤心她的痛苦通过泪水一股脑儿地倾泻而出,但千言万语,此时只有一句话:“妈妈,你想我吗?”……多么好的女儿!

魏姐,面对骨肉亲情被迫分离的破碎家庭,你此时是否感慨万千?是啊,这一切的一切,谁人又能挽回?谁人又能弥补?

她唯一的弟弟,面对敬爱的姐姐被错判,整日茶饭不思,短短2个月,瘦了整整一圈。这个七尺男儿,昔日响当当的硬汉子,在看望魏姐后,也一病不起。毕竟他无法接受这个惨痛的现实,他想不明白:姐姐这么个人见人敬的好人,为什么要劳教她?!她的丈夫,单位的业务骨干,此时根本无法安心工作,相濡以沫的结发妻子被迫分离,只因她坚持做好人,就让她每天被迫做超强度、超负荷的体力劳动,这个文弱女子、美丽宁静的她能否承受得了?高墙内,她无声忍受打骂欺压;高墙外,他大声疾呼四处求援,也只能将魏姐的原判三年的决定改判两年,为什麽非得把好人判了劳教?!现在,人已去,楼已空,物是人非事事休,这空荡荡的家,早已不是原来的家……

短短时间内,这个温馨美满的幸福家庭仿佛经历了一场浩劫,一场令所有人刻骨铭心的浩劫。是啊,哪一位大法弟子没有家,哪一位法轮功学员没有至爱亲朋?对于纯洁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这样恶毒残酷的迫害,深深地伤害了多少善良群众的心!

又是谁,肯放弃自己前程似锦的事业与幸福安静的家庭生活,走进这高墙电网之中?是因为大法弟子们深知,在如何看待“法轮功”这一问题上,每个人的一举一念都会决定他(她、它)的未来,面对这样的大是大非,他们不辞劳苦不避灾祸大声疾呼奔走相告,希望人们能冲破层层阻挡,勇敢地站在正义的一边;是希望普天下每一个生命都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为了这一点,他们已舍弃太多太多了,为此,已有50人被迫放弃了生命,离开了人间。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现在人们已经行动起来,他们决不会辜负大法弟子们无私无畏的巨大承受的。所有正直善良的世人会团结起来,手拉着手,肩并着肩,心连着心,共同汇集成一个强大的声音:

还法轮大法以清白!还李老师清白!无罪释放所有被关押、劳教、判刑的大法弟子!

河北省装饰总公司地址: 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西路319号
河北省装饰总公司电话: (业务)0311---7034569 (投诉)0311?7035959 (联系)0311?7028284

一位深感不公的居民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