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中的正念和对大法的坚定窒息邪恶

我的护法经历


【明慧网2001年1月15日】 为了在正法中发挥一个大法粒子应有的作用,我和一名同修相约来到天安门广场。到广场是2000年12月29日上午11点40左右。这时,不时有人打出“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法轮大法清白”的横幅。但警察和便衣很快就扑过来,抢横幅,并象流氓、打手一样的殴打学员。警车频繁的将被抓的学员押上车拉出广场。在我们前面又有一个年青的女学员高举横幅在广场上奔跑,便衣在后边追赶着,一个便衣想伸脚去绊学员,可自己的鞋反而被踢飞了。

我和同修不禁大声鼓掌,这一下引起了便衣的注意。一个剃寸头的瘦高个过来抓住我们的衣领,要将我们强行带走。我不能这样被带走,我一边挣脱着,一边高喊:“法轮大法好!”,便衣劈头盖脸的打了下来,不管他怎么打,我都不停地喊着“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这时我心里想着“决不能让邪恶轻易地把我带走,能多喊一句就多喊一句。”当我被按到地上,我就站起来,被推到警车上我自己就跑下来。

这时开车的说:“车满了”,就走了。便衣把我的腰带抽出勒我的脖子,可我一点感觉也没有。后来我被强行抬上了车,我的嘴和鼻子都在流血,眼睛,脸,嘴都肿了起来,右眼只能睁开一条缝。我们被带到广场分局的一个长条通道处,这里已有一,二百名学员。警察和武警手持电棍,木棒看管着我们。学员们高呼“窒息邪恶”,警察就不时棍棒相加。随后我们被带上大客车被拉到昌平,在一所监狱做短暂的停留后又被转到了东城分局看守所。

在看守所,学员被分别编号,照像,按指纹,盘问。大部份都没有讲姓名和住址。没有讲的就被关了起来。我所在的监号有十几名学员,年纪最大的70多岁了。我们决定集体绝食绝水,用我们的生命来证实大法,抗议对我们的非法关押。在最初的几天,陆续有几个学员被认出带走。我们每天集体炼功,一起背“论语”、经文、“洪吟”,不断用正念去要求自己。我感到自己的各种执著在逐渐放淡。虽然我不知要发生什么,但只要一天不放我,我就绝食到底,哪怕肉身就扔在这了,我也要做师父合格的弟子。师父说:“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你们是走向佛、道、神的未来觉者,是不求世间得失的,那应该什么都放得下。”为了不让邪恶钻空子,每当在思想中有常人的思想反映出来时,自己马上去抵制它,消除它,用正念来要求自己。随着绝食绝水时间的增加,身体感到有些虚弱,但想到这一点点的承受只是一瞬间,又算得了什么呢?正如师父讲的:“将来回过头来看看,如果你能圆满,你发现那什么都不是,就象一场梦。”

到了第4天大多数还在绝食,身体内一些不好的物质返上来,嘴里味道又苦又臭。呕吐的时候好像胃都要翻出来了。但大家状态都很好,学法,炼功,交流始终没间断。我们认识到,不应被邪恶势力关在这里,于是我们善意的同值班人员对话,讲明我们的情况,提出我们的要求,请其向上反映。

绝食的第6天上午,学员从看守所被拉出来分别送到派出所。我和另一个学员被送到北京站站前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和联防知道我们已绝食绝水6天后都感到惊叹。在同警察的交谈中,我们谈了炼功后身心受益的情况,为什么去天安门,为什么不讲姓名地址。傍晚,我们被拉到医院做体检,检查结果说身体状况很差,我们拒绝治疗后回到派出所。当晚警察让我们自己买票回去。这样我们获得了自由。

我感到6天来的每一步都是自己应走的路,之所以能走过来,靠的是心中的正念和对大法的坚定。对大法给予我的一切,作为一粒子我做的太少太少,唯有更加精进地投入到正法的进程中去,发出更加纯正的光芒,方无愧身为大法一粒子,才能感谢师父洪大的慈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