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九个月的体会(译文)


【明慧网2001年10月11日】我叫列娜,9个月前开始学大法,开始于一个熟人给了妈妈一些洪法材料和一本《法轮功》。在此之前,受妈妈的影响,我读过一些神秘学方面的书籍。在读《法轮功》这本书之前,我只知道需要修炼,但并没有深刻理解修炼这件事的重要;这本书解释了一切问题:为什么要修炼,而不能留下来当常人?需要怎么修炼?到底什么是修炼?

不久我和妈妈第一次来到了炼功点。在那儿我得到了《转法轮》。当我第一遍读完这本书时,对书里谈到的一些事不相信,也不同意;又读了几遍以后,这些事我都弄明白了。接下来就开始了“不二法门”的考验,各种各样的书一本接一本地送到我手里,从一般的精神分析学到神秘学的,以及关于如何解梦的等等。过了一段时间,我明白了:这些都是最低层次上的祛病的东西,而摆在我面前的是一条通天大道,我怎么还能学这些东西?于是我拒绝了它们。

当我听说了要召开这次法会的消息后,立刻决定来参加,我很想通过法会得到更加精进的动力。但开始没想写心得体会,我的天目还看不见东西,身体变化也不明显,甚至脾气也没怎么改变。总之在我身上似乎还没有出现我读过的体会文章中提到的其他同修的那些变化。后来我问自己:“难道9个月的时间,修大法真的没有使我的生命发生改变?”事实上,我一直在变化着,只不过这种渐渐地转变在眼前体现得不那么明显,使你很少注意到。比如,我和父母现在都不用吃药了但比以往都健康。我在学院里工作,我的身体以前定期地疼痛发作,我想我不应该让别人为难,如果不吃药,我的工作状态会很差。后来我明白了,如果这一关我过不去,那我的情况不会有任何变化,何况清理身体时,业力就是应该让它从身体里出去的。我停止了吃药,可开始还是想:可能会出现我承受不了的可怕的疼痛。现在我认为,当时使我不敢停止吃药的不是疼痛本身,而是对疼痛的惧怕。

这段时间里,我去掉了很多执著,去掉了一些过去缺少了它们就没法生活的嗜好,我感到很轻松。以前我酷爱马,从事过马术运动,并且脑子里一直都在想着这个;马几乎占去了我的所有业余时间,甚至后来当我已不再从事马术运动了,还继续订阅马术杂志,上关于马术的互联网。现在,这些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我还同样轻松地去掉了对文学的执著,以前我特别喜欢科幻小说和神话小说,但修炼后,这些使我感到索然无味,我明白创造这世界根本不是为了象那些书里写的那样。对我来说,最难的是去掉那些很难意识到的习惯,比如这样的观念:“今天已经很晚了,我累了,好像可以少学点法,可以不必炼完全套功法,只炼一部分就行了”,这种念头以前每次都出现。当我开始思索这些念头从何而来时,便看到了这个执著。

几个月前一次学法时,第一次出现了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是这样!从那时起,先后出现过几次这种感觉。这虽然是在很低层次上悟到法理,可还是使我很惊喜:以前从没有过这种感觉呀!悟到法理时不是自己主观上能预料到的,也不需要“精读”和“深思熟虑”。

下面想谈一下护法和洪法的事。师父说过,大法弟子们担负着向人们讲清真相从而救度那些被邪恶势力制造的谣言所蒙蔽而反对大法的人们的使命。为此,我们做了一些大法报章散发,我拿了几份到单位,我做这件事时心里是有阻力的,因为我害怕看到我们的报纸被人撕掉,害怕听到别人说对大法不好的话。我以前参加过竞选宣传,总是努力做到不被人所注意,以免发生矛盾。于是,确认周围没人后,我悄悄地把两份报纸放在办公室外走廊的桌子上,过了一会儿,出来看看,报纸没有了,又把剩下的摆放开。下班时发现都被人拿走了。这件事过后,我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的心态不对,是带着常人的情做大法的事。要知道我没做什么坏事,而是在尽一个参与正法的大法弟子的义务,做这样伟大的事必须是纯净的心态。前不久我们得到了新经文,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在世上除了邪恶之徒之外有许多世人是无辜的,是在这种铺天盖地的造谣诬蔑的宣传中被蒙蔽的。按着宇宙的法理衡量,一个人头脑中装进对大法不好的思想,就会在考验大法与大法弟子结束时被淘汰掉……。作为正法修炼者,不能够看到这些无辜的生命就这样被谎言带入罪恶中销毁掉,……”,下面还说:“……讲清真相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只是一个揭露邪恶的问题。我们的讲清真相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作为你们每个大法弟子,讲清真相这件事情是必须做的……。”。师父的这些话在增强着我们的力量。

前面还会有困难,但我们不会放松。

祝愿所有的同修都能战胜人心,达到圆满!

(第二期俄罗斯法会发言稿 2001年9月30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