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食35天,正念冲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1年10月12日】师父说:“圆满是大法弟子的修炼结束,正法是大法弟子的使命。”(《什么是功能》)我是大法一粒子,应助师正法,兑现那久远的神圣誓约。

有一次我到市里张贴“法轮大法好”的标语,不幸被派出所的保安抓住。8点他们开始非法提审,当时我在法上悟到:无论如何,坚决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开始是派出所的人问话,我的回答使他们没有达到目的,后来又来了两个所谓的“高手”,听说是公安分局刑警队的人,对我刑讯逼供:有时怒吼,有时伪善,有时拍桌子,有时拽着我的头发来回摔、往墙上撞,有时踢我的脚,用膝盖顶我的腰部,打我后脑勺,嘴上还吼叫:“要不是有纪律约束,我就打死你了!”处处见刀光剑影,时时临险滩陷阱,他们想尽办法想逼我说出姓名地址,及资料从哪里来的。

面对真正的邪恶,我始终坚信大法,没有害怕,我坦然说:“我没干坏事,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恶警伪善地说:“干好事也得留姓名呀。”我说:“我们学大法的干好事不留名,其实我们的所做所为,是为人好,在救人,只是你们现在不理解,将来人会知道。大法弟子与常人的根本区别就是:常人做事都是为自己,我们大法弟子做事却为了别人。”接着恶警又哀求:“那你为我们想一下吧,你不说姓名地址,我们回去怎么交差呀;那你不愿说地址,光说姓名也可以……”我想:面对邪恶的要求我不能掉以轻心,决不能让他们得逞!当他们对我伪善的时候,我想起师父在《坚实》中说:“你们为什么不想一想当你们没学大法之前,他(它)们为什么不理你们呢?为什么你们学了大法后,他(它)们这么关心你们呢?”邪恶势力的根本目的是破坏大法,听从恶警的要求就是向邪恶低头,就等于是入魔道。因此他们从早问到晚,问话笔录上一个字也没有。

他们恼羞成怒,开始怒吼大发雷霆。我心中默念:“铲除邪恶,窒息邪恶。”我这一念,恶人的怒气逐渐变小,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第二天,他们想取我指纹,被我坚决拒绝了。可是后来我没做好,没有抵制邪恶,跟着他们上了汽车,这样我被关进了看守所。

进去之后,我想打破邪恶的计划──他们的目的就是无限期关押、进而非法劳教,我想决不让他们得逞,就绝食绝水抗议。到第五天,号里的犯人开始强行灌食,一连三次他们顺利得手,第四次我下决心抵制邪恶的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成功了,果然他们没灌进去,他们就气急败坏地打了我两个嘴巴子。

在这35天绝食期间,人心总是往外翻,看见好吃的就想吃,看见水也想喝,总不想吃苦,每当我难受时,默念:“口断执著”……有一次睡醒觉,脑子里回响起师父的话:“忍苦精进去执著”(《洪吟·登泰山》)……从那开始,我下定决心要修出看守所,必须放下对水的执著,忍苦精进,放下生死!后10天我没吃没喝,最后一天医生去摸脉没脉、量血压没血压,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了,他们才放人。

在看守所里被关押了34天。回来后,派出所的人还是不肯放过我,在第11天头上,我的身体还没有恢复正常,就给我家打电话,说要我爱人交他们一万块钱,如不交钱,他们就还把我抓回去。多么邪恶呀!警察执法犯法,就这样对我,害得我有家不能归,有班不能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