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呼唤正义,以慈悲唤醒良知


【明慧网2001年10月17日】 一、师父慈悲等待着我们

今年五月的一天,我们终于从悉尼来到堪培拉中国大使馆前,拉开了令邪恶恐惧的横幅,铲除邪恶,唤醒世人,尤其是向受害最深的大陆同胞讲清真相。刺骨的寒风阻挡不住我们助师正法坚如磐石的心,我们感到迈出这一步太晚太晚,一年前的心念,一年后才实现。正法进程迅猛突进,师父慈悲地等待着我们,等待着我们走出人来,放下人心,放下执著。不能再让执著的人心阻挡自己走向圆满的最后的路。

我们终于来到使馆前,就以为自己已经走了出来,被动地等待来自中国大陆的游人,走到我们这一边索取真象资料,变异的观念符合着人的框框。同修对法负责的正念,使我们顿然醒悟。走出来不是形式,我们的心真的到位了吗?我们是站在什么基点上这样做,我们维护的是什么。这是我们在正法中,在讲清真相中,不可忽视的严肃问题。

正念一出,面对受害最深的同胞,内心生出无限的慈悲,更感到师父的慈悲与苦度。我们手举着迫害图片,来到大陆旅游团中间,残酷的事实最能震撼人心,也刺痛了邪恶。他们利用不明真相的人犯罪,划破横幅,口出恶言,使用流氓伎俩,阻止大陆深受蒙蔽的人们获取真相资料。当我们质问:为什么不让大陆同胞拿报纸?面对正义他们无言以对。真正害怕真相曝光的是邪恶。

二、世界上最正、最神圣的事

修炼人不能用神的一面主导自己,就很容易被人心带动。八月二十日星期一,我一个人来到大使馆前打起法轮大法的横幅,晚上回来听到有的同修想去大使馆绝食,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今天我在大使馆前只是一天没吃饭就感到难耐,并且即使是白天,也刮着凛冽的狂风夹着细雨。尽管自从SOS紧急救援开始,我就希望能一天24小时都能在大使馆前正念除恶,可是在这种天气条件下绝食,我自认吃不了这个苦。

当天晚上象往常一样要看明慧网,可是用了两个小时也上不去。第二天因要回堪培拉,所以一大早起床后,直奔电脑,可还是打不开明慧网,觉得不可思议,忽然意识到这也是一种干扰,就开始发正念。打开明慧网后,读完美国学员的绝食声明,我热泪盈眶。《用生命呼唤正义,以慈悲唤醒良知》,这在我的内心深处产生共鸣。同时也使我感到震撼,他们的境界与正念就象一面镜子,使我看到自己的差距。我不再犹豫,立刻拿起电话告诉同修小李,我决定明天绝食。当时的心是那样地平静,知道自己又向前迈了一步。

每当再向前迈一步时,那些放不下的情,执著的心,过不去的关,都会曝露出来,干扰你,动摇你的意志。这时,正信正念是至关重要的。小李知道我要绝食,曾关心地提醒我是否先跟我先生讲好再作决定。因为去年十一月份,我们去澳洲中部洪法,我担心先生不同意就没有告诉他,造成他对我的所做所为不理解。今年二月份,在准备环澳洪法时,我意识到这一关我一定要过,为什么就不能堂堂正正地让家人知道呢?我在做世上最正的事,在做世上最神圣的事,还怕人不理解吗?人的壳一冲破,心是坦坦荡荡的,说出的话能打动人心。虽然我们不执著于亲情,但是让身边的人能理解我们以至于能支持我们,不也是慈悲的体现吗?

我告诉朦睡中的女儿,妈妈要绝食去,大概有一段时间回不来。她脱口而出:“那我怎么办?”虽然女儿平时学法炼功,总是说自己是师父的弟子,也能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我发现如果象炼功人一样对待她,在法上和她交谈,往往容易沟通。所以我就跟她说,修炼人是完全为了别人,师父说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们不能一有事就先考虑自己,对吗?马三家劳教所一百三十名学员生命垂危,为了唤醒世人,妈妈应不应该去绝食?女儿沉默了一会儿表情凝重,似乎在思考,当她抬头望着我时,眼眸充满了纯善,关切地问我绝食多久。我忽然觉得平时动不动就爱撒娇的女儿,此时此刻懂事了,也成熟了。我告诉她,也许一个月,二个月,三个月,或者更长。我把五百元钱和一张信用卡留给她,让她照顾好自己的生活。出门前,她有点依依不舍,让我开车送她去公共交通站,我不自主地同意了,没有意识到心被牵动。看着她独自站在路边孤独的身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泪水模糊了视线,前方的路被泪水遮住,看不清,险些撞车。我一下惊醒,立刻意识到动了亲情。

我爱自己的女儿,希望能照顾好她的学习与生活,就象两年前一样,可是我们是为大法而确立的生命,当大法在人间遭到诽谤时,当国内千千万万的同修在用生命卫护法,在酷刑折磨中等待着没走出来的同修走出来时,我们真的能够放下一切执著以至生命去证实大法吗?想到这儿,头脑顿时感到很清醒。

三、用生命呼唤正义,以慈悲唤醒良知

绝食的前一天晚上,同我们住在一起的西人女孩,听说明天我们将在大使馆前绝食请愿,很震惊。当她得知我们是自愿这样做的,是为马三家130名弟子及千千万万被迫害的善良修炼人紧急呼吁,并且是很有理智地这样做,表示非常敬佩我们的勇气,同时善意地告诉我们,绝食以后会有各种后遗症出现,如胃收缩,导致脑细胞死亡等等,还说最近某国有几个绝食者在停止绝食后都陆续死亡。这确实是一个是否坚信大法的考验。我们修炼的人在外表上与不修炼的人没有什么不同,可是思想境界却差之千里。然而,国外学员第一次采用这种请愿方式,一石击起千层浪,不同悟法的学员纷纷提出不同看法,有些甚至强烈反对。针对这种情况,绝食的学员都谈了自己对绝食的看法、目的和动机,因为我们中有回中国请愿被抓,在关押期间绝食的学员,听他们谈了在国内绝食的情况,深深地感到:国内弟子所承受的是我们无法想象,没法比拟的,我们绝食不等于要死,我们也不会死,因为我们珍惜自己的生命,但如果能用我的生命换取130名大法弟子的生命,唤醒世人的良知,我心甘情愿。

开始绝食的几天里,时间一下显得多了起来,有大量的时间炼功学法,我们还不停地向大陆游客发资料,讲清真相,精力十足。到第4天下午,我突然感到胃一阵剧痛,直想呕吐,心里有点不安,担心为是否会出问题。但马上意识到这是一种干扰,这种干扰就是要削弱你对法的坚信,几分钟后,难忍的剧痛消失了,我真正感到了正念的作用。其实我们第一批学员,在7天的绝食中,另外空间魔的干扰也是挺利害的,能感到的就是那一段时间,天气异常的冷,一会儿狂风,一会儿大雨。我们绝食的学员在清晨冒雨打坐,正念除恶。对法坚定不移的心,向世人再次证明了我们弟子对大法的坚定是坚如磐石的。

四、实现对主佛立下的誓约

我们已经走过了个人修炼的过程。大使馆、领事馆就是正法弟子正念除恶的战场。从悉尼来到堪培拉的第一天起,我们就发了愿:“我们愿用生命去证实大法,实现对主佛立下的誓约,法轮大法的横幅一定要树立在中国大使馆前,直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从绝食第一天起,每天24小时,我们一如既往,坚守阵地,晚上就睡在车里,白天顶狂风,冒酷暑,纯正心念,用大法赋予我们的大善大忍,不断向大陆同胞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唤醒他们的良知,救度世人。

最后用师父的话与同修共勉:“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路》)

谢谢大家!

(发表于2001年10月亚太地区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