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北京正法行

【明慧网2001年10月20日】我是中国大法学员,99年3月得法,身心受益。我觉得师父好,大法好。师父的新经文更是不断点醒我,让我抛弃狭隘和自私,以及相对宽松的环境,走出人来。

今年八月,我和同事就计划去北京正法。初定10月1日。后来我们根据我们的假期重新作了安排,决定一到那里就行动。

天安门广场

到了北京,我们休整了一个晚上,彼此交流心得体会。第二天上午,我们来到广场。这时,烈日当头,广场上游人如织,我们站在人流中,不一会儿,我们就看到了臭名昭著的IVECO警车以及纵横交错的广场巡逻。在一段时间细心的观察下,我们还发现了便衣混迹于人群中。

我们感受到一种大的压力,这是我们在其他形式正法中未有遇到的。这一整天我们都没有打开精心制作的横幅!我们终于体会到了为什么说在压力下放下生死不容易。这天我们失败了,回到住地后,我们对自己有些懊丧,但随后我们相互勉励,用同修的事迹勉励自己。我们相约,即便明天他们站到我们面前,横幅也要打开!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出发了。到广场后,我们站在人群中,估算了身后警卫的位置和我们预计所要站立的方位,然后我们缓步到达那里,每人扯住横幅的一角,迅速将横幅张开并高举过头顶:五个红色大字“法轮大法好”在黄底的映衬下终于展现在大家的眼前。离我们五步之遥的一位中年妇女就站定在那里,默默注视着我们的横幅,一句话也没说。广场上的巡逻也不知道站到哪里去了,没了动静。当时,我们分别喊出了我们想告知世人的话。随后,我们收起横幅,迅速走入地下通道,离开了广场。那时我并没有成功后的喜悦,我反而觉得我的声音还不够响,横幅也应该多举一会儿。

回到驻地,我们对这两天的行动中心性得失做了交流,一致认为,不管第一天的环境压力有多大,我们毕竟有自己的不足,心中的正念没有战胜它们。而第二天,我们仅仅是做了我们该做的,同时我们也开始感到师父在安排着我们的此次北京行。

北海公园

在北海公园的所见,是我们北京之行的一段意味深长的插曲。当时我们正在园林中穿行,走着走着,忽然抬头,就看到了前边一根电线杆子,上面贴着一张纸,印有几个字:法轮大法好。当时我就感到,我们的同修真是无处不在,大家都在做自己该做的。我按捺住激动的心情,用相机把我看到的拍摄了下来。

长城

在随后的日程安排中,我们决定,利用游览长城的机会,将我们从天安门广场带回的横幅,端端正正地挂在城墙上。为此我们买回长绳,又查阅资料,得到长城箭垛(即中间有方孔的那种墙)的大小尺寸。然后我们将长绳的两端分别拴住横幅的两头,这样,一个套子就做好了。

第二天清晨,我们登上了去长城的巴士。不知为什么,从我们第一天来北京开始,一直都是晴朗的好天气,而那天却下起了小雨。到了长城我们才发觉,几个山峰都是人头攒动。我们必须超越他们到达,有机会安放横幅的地方。想到这一点,我们奋力往上爬。也不知爬过去几个烽火台,登了多少级台阶。渐渐,腿肌变得酸痛不堪,似乎已经到了极限。但我心中只有一念——今天一定要把横幅挂上去。

山中一旦下起细雨,便有雾气升腾。在我们攀登的路途中,雾并不浓,远远的山头上,还能看到游客的身影。经过一番费劲体力的攀越,我们终于走到一段空地。静观了一会儿,并没有人过来,于是我们便把横幅套在了长城的一个箭垛上。

我们完成任务后,往回走了不到25米,就遇到三两个游客,他们正朝我们来的方向张望着,踌躇着是否要继续往前走。我在经过他们身边时,回头一望,发现我们原先挂横幅的地方已然在雾海中,无法明辨。而一名游客已经开始举步往那里走去。那时我真心希望他,以及每一位经过,看到的人,都能明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的弟子一直在坚持着,在努力着。千言万语我无法说,唯有这五个字默默在那里,述之于四海之人。

下山后,我们搭上了去城里的巴士。山区的温度很低,而我只着一件单衣,身上寒冷,但心里是热呼呼的。我知道,今天的顺利并非偶然,而是慈悲而伟大的师父为我们苦心安排这一切。有这么好的师父,又有那么多可爱可敬的同修,想到这里,我的眼角又一次湿润了。

当晚,我们回到住地。第二天,天空又是一片晴朗,一直持续到我们安然返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