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帮我堂堂正正走出洗脑班


【明慧网2001年10月28日】2000年7月我为了坚持说一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我所在的单位跟我解除合同,住房公积金也不给我。2001年2月恶人又把我骗到街道进行所谓的“学习”。我们五个功友坚决不配合邪恶。当看管我们的人员念诽谤大法的材料,我就默念“除恶”叫这个人赶快走,果然没有多长时间这个人就走了。我们认识到了这次所谓“学习”是个阴谋,便集体绝食,要求放我们回家。我们还给看管的人员洪法、讲清真相。第五天有几个功友被放出去了,晚上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啊,我明天一定得出去。”第六天中午居委会说:“你只要点点头不炼了就放你出去。”我说不可能。没多会儿我家人找他们说如果我出现危险他们得承担后果,就这样他们把我放了。我明白是正念起了作用。

2001年8月我在家里,街道、派出所、居委会一帮人又叫我去“洗脑班”,我不给他们开门一直默念正法口诀叫他们滚开。他们把我丈夫找来开门也没开开,一个小时后他们走了。我对丈夫说:“我得出去躲躲”,他说做了晚饭再说吧,我说一会儿他们回来怎么办?我躲到邻居家里,没多会儿他们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挨户搜,把我又一次抓到洗脑班。我知道自己被邪恶钻了空子,不该有“邪恶回来怎么办”这一念,另外认为有功能就不怕邪恶了,这不是欢喜心吗?在洗脑班,我开始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并牢记师父的话“那些所谓的做转化工作的也是被蒙蔽了的人,为什么不反过来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呢?”(《建议》)接下来便向他们讲清真相。第二天他们开始放洗脑录像,我就发正念叫他们放不出来,他们忙活了半个小时才放出来。一绝食的同修说:“我越看越坚定大法。”他们无法让我们放弃修炼,于是又强行把我们拉到了另一个“610”洗脑基地。

在这个洗脑班里都是邪悟的人,无论她们说什么,我都按着师父说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我说你们不可能让我放弃修炼,一切手段没有用。我和另一个同修天天用除恶口诀除恶,铲除这里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并商量找机会走出魔洞。第5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们慢慢悠悠走了出去。人家都跑着出去的。梦中说在这呆10天。她悄悄跟我说:“我一天也不想呆下去,找机会走。”我俩晚上三次都没走成。第6天她们强行逼我们听邪悟者的揭批报告,我们就趴在桌子上除恶,最后休息时我回宿舍去了,没多大一会他们又拉我去听,我说我头晕不去。他们说不去不行。我就坚决不去。他们不再管我,我就继续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叫他们赶快放我们出去。下午他们说拉我们去查体,看有没有肝病,有就不要我们。到医院我就发念叫她们检查不合格放我们回去。后来她们拿来塑料管把我按在床上,插管灌食、打吊瓶,我才知道他们的阴谋。我就发正念叫这东西不起作用。插管使我差点憋死,鼻子封着,口里被粘膜粘着,灌的东西全部吐出,呼吸困难,一动胃就痛,我就发正念除恶。另一同修被灌食时,细管插不进又换粗管,结果出了大堆的血。师父讲过“大法弟子所承受的已经不只是自身的业力,而是在邪恶生命迫害下承受着不该承受的,而那些邪恶生命又是极其低下的、肮脏的东西,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正念的作用》)回到宿舍我想邪不压正,我一定能堂堂正正走出去。被灌食的第二天,这里的工作人员两个发高烧输液,一个父亲得了癌症,他们的所为得到应有的报应。第九天,洗脑班的一把手把我叫去,说了一些诽谤大法的话。我一边背口诀除恶,一边问他:“你都看见这些事了?你没有看过书为什么要乱评论?”他还说不好的话,我就念“法正天地,现世现报”,他开始语无伦次,一会儿就不说了,叫我回来了。到了第十天,一工作人员说,你们那里来人看你了。我以为是来接我的,结果看完又走了。这时我碰到同修,我们互相鼓励,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只要一天不放,我们就绝食绝水到底。出乎意料的是没过几个小时,那边又来车了,一工作人员说:“恭喜你,终于胜利了。”我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回来后街道叫我保证“不炼了、不去北京”,我摇头拒绝。他们又商量一下,说放人,接着把我送回家。

是正念帮我两次从“洗脑班”堂堂正正地走了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