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任何情况下都不配合邪恶


【明慧网2001年10月7日】我是1999年2月份得法的,当捧起《转法轮》真是如获至宝,刚学法两个月赶上“4.25”,通过学习师父的经文《大曝光》、《挖根》,我悟到应该护法(那时不知道是正法),这样我就去北京护法去了,6月份《人民日报》开始含沙射影地攻击大法,我就到人民日报报社去讲真相,7.20以后由于自己未能在法上认识法,一直在家所谓的实修,也感到这种状态不对,就不知道怎样做好,直到2000年10月才看到明慧网上同修所谈的认识,启悟了我,那么多弟子无所畏惧,用生命和鲜血写下了正法护法的史诗,尤其看到师父《严肃的教诲》:“得了法却不能证实法,还配当大法弟子吗?”更觉无地自容。

这样我们开法会,大家悟到要到天安门去证实大法,因为邪恶总部在北京,所以我们一行三十多人去了北京,在北京我们每天一起炼功学法,分头到街上贴真相材料:我们加入了北京正法的滚滚洪流之中。我们决定配合台湾法会12月23日再到天安门证实大法。在这之前我们一直在做真相材料,带到北京的真相资料用完了,我又回来取;后来与当地大法弟子联系上了,就由北京的大法弟子给我们提供大法资料,我们继续做。回想那段日子,真是红红火火,一夜之间,我们所在的街巷都是正法的横幅,令邪恶胆寒。

12月7日我在汽车站牌前做正法资料,被恶警发现,开过来一辆“110”警车,因为我不配合他们,两个恶警硬是不能将我押进车,当我挣脱出来时,发现有很多围观的群众,我马上意识到这是我讲清真相的好机会,我就向人群讲“不要被新闻媒体所迷惑,那全是假的,有一句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们都是在做好人。”我自己现身说法,我自己过去是如何着迷于打麻将,学法轮功后改掉恶习,家庭也和睦了,我告诉世人对大法的一念决定自己的未来,如果你改变了对大法的认识,有一天你会看到发生了什么,你会感谢一位东北大姐在被抓、被打、被劳教冒着生命危险向你洪法、讲清真相;我是真正为了你们好,在救渡你们哪!这样十多分钟的时间,警察也呆若木鸡的样子听着,当时围观的群众越聚越多足足有二百多人,这时一辆大的警车开过来,下来4、5个恶警强行把我推上车,他们推我的过程中,我奋力喊出:“法轮大法千古奇冤!”我坐在车里看到围观的人一个也没有动,我相信我所讲的真相和弘法已经深深打动他们善良的心。

到了派出所,我继续向警察弘法、讲清真相。几个警察被我真的为众生着想、舍小家顾大家的高尚行为感动了,没有一个警察碰我一下,个个对我肃然起敬。两天未报姓名后,被送到朝阳区看守所,由于拒报姓名,弄了一个编号。一个楼层十个筒号,每个筒号都关了20多名大法弟子,我被送进了十号筒,进去后,让我午睡。醒来后,我就开始炼功,这时两名刑事犯把我拉到风场,对我一顿拳打脚踢,回到筒里我继续炼功,晚上六点我不断地正法,7名刑事犯人同时对我打来;我振臂高呼:“是大法弟子全部站出来除恶。”管教闻风,慌慌忙忙打开门给我叫出来。让我喊报告,我就是不喊,瞬间给我戴上手铐,这时围上来一群刑事犯人,对我大打出手,最后把我绑在板床上,呈大字形,胳膊和木棍用封口纸牢牢缠住,脚用绳子勒上,绑了一夜半天,见没有效果,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体罚,我以巨大的忍耐力战胜了邪恶。晚上回到号里,半夜我和另一位功友炼功,第二天早上点名,我又拒绝喊到,又招来一阵打骂体罚。第三天半夜,来了一个大法弟子,因拒绝喝水被罚站,我就站出来制止,到12月23日早晨,我们全体24名大法弟子一起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声音响彻整个楼道,这样邪恶以我是组织者再一次对我进行体罚,大字形地绑板,胳膊在木板上用封口的胶带勒得都不过血,变成了绛紫色,发木发胀,绳子绑得紧紧的,脚越动嵌入肉越深,但我绝不妥协,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这声音令邪恶胆寒,他们赶紧用袜子塞到我的嘴里封上胶带,我用劲用舌头顶开再喊,他再封,我再顶,如此这样48小时过去了。正赶上来例假,血和尿混合在一起染红了裤子,12月的北方很冷,板上冷冰冰的,我全然不在乎,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恶警气急败坏,把我的整个脸都用胶带封住,只留两个鼻孔出气,把整个脸都缠得变形了,那滋味真是难受极了,师父的话响在我的耳边:“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努力,又一次把胶带弄了下来,还喊。这回恶警妥协了,问我有什么要求。这样我提出了一系列要求:1、还大法清白;2、还法轮大法修炼者合法修炼环境;3、停止对我师父的迫害和诽谤;4、严惩首恶江泽民及其帮凶。这样他们给我松了绑,恶警问我为什么这么坚强,我用我的意志证实大法7天7夜,我们在看守所的环境得到了改善,可以炼功,学习背诵经文,在看守所的同修们说,你真了不起,由于你的抗争,我们在狱中的环境大有改善。但是那里,也有一些人,说我这样做争斗心太强,当我受体罚时,也有的同修站出来声援我,可是有的站出来制止,说我是“自身业力造成的”,告诉站出来的同修不要管闲事。可是邪恶听到这句话就高兴了,因为这句话一下子打击了我们的凝聚力、涣散了人心。由于我一切不配合,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无条件释放。

2000年1月30日我被绑架到武家堡教养院,在那里,我真的流泪了,看到有的人叛变了,也有在压力面前妥协的。这个时候我只有一念“坚修大法紧随师”,坚持正念、正信、正悟,邪悟的东西对我根本就没有作用。每天都在法理上讲清真相,痛斥邪悟者骗人的鬼话。第四天叛徒杨XX开始打我,我报告了管教来管;于是半夜起来开始炼功,招来一顿毒打,左眼眶打青了,嘴也被打出血了,旋即又被吊扣在二层床上强行罚站,我一向都是不配合邪恶,他们让我站着我偏要坐着,邪恶扣完我,刚走我就上床躺了起来,当恶警下来查房时,不知我哪去了,找半天没找到,一看躺床上,可是没有办法。晚上恶警石XX,强行给我灌食,灌不进去,他恼羞成怒,又照我有伤的脸上猛击三拳,4天以后被转移到拘留所,十五天以后又被送回教养院。然而邪恶者的谎言怎么可以迷惑真修者呢?两个多月的“苦其心志”我依然坚持着。4月1日中队长(恶警)暗中鼓动20多个叛徒打我、掐我,面对他们的暴行,我有一个正念“遍及我身体的一切全是功”。我抗挣,他们12个人才能按住我,其他人轮番上阵,两个小时过去了,他们累得气喘吁吁,我左肋被掐的喘气都痛,但我岿然不动;晚上又把我反扣在地上。我说,你们这样对待我,我是永远不会屈服的。

6月26日教养院成立严管班,十名坚定的修炼者被关在一起,管教让坐方凳体罚我们,这样我们9人绝食抗议,我拒绝接受体罚,恶警赵淑芹一阵毒打,第二天早,由于不接受体罚又遭恶警毒打,恶警队长吴伟气势汹汹把我按倒在地上用膝盖押着我肚子,企图给我戴铐子,我抓住扣子不放,只戴一个手腕,但三个恶警上来扳我的手,又把我扣在二层床上。但我绝不屈服。

我们的正义抵制对武家堡教养院的邪恶起到了震慑作用,环境得到了改善。8月14日我们又开始正法,“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口号响在教养院的上空。

不配合邪恶,8月15日我们九个人有八个战胜邪恶,堂堂正正走出教养院,又投入正法洪流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