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明慧网2001年9月18日】2000年2月,我由于进京上访为大法讨还清白,被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当天晚上,我们房间共有14人。半夜有几个功友起来炼功,几个高大的护廊(刑事犯)跟进来用塑料绳把几个功友双手紧吊起来,绑在二层铺的架子上,脚够不着地。一个管教进来拿电棍在她们的脸上脖子上猛打,一直打到电棍没有电为止。

2月4日春节头天晚上,因大家炼功,管教拿电棍逐个功友电,有的脸上、脖子上都电煳巴了。当时,我们有的功友脸上都被电出了血,而且只要你想炼功就不准回房间睡觉,坐板长达7天6夜。还有护廊看着,不时的打骂。眼睛还得瞅电视,不准瞅别的地方。即使这样我们也没有改变对大法的坚定。4月中旬,我被编到5大队,5月13日是我们伟大师父的生日,我们又集体炼功,被姓李的大队长用大板子抽打脸;被管教用电棍电,他们强迫我不炼功、不绝食,并签字划押,我坚决不配合邪恶。5月17日,在身体检查时,查出我已被他们摧残得血压升高,心肌缺血。

2000年8月份,因我坚定修炼,被劳教所集中到不决裂的14个人的严管班,后又剩下我们9个人。劳教大队为完成上级下达的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的所谓“指标”,每天要求大法弟子上午干活,下午1点到办公室报到。由一大队专门做洗脑工作。他们对我们进行讽刺、挖苦,进行人格上的侮辱,我没有屈服。后来我又被送到邪恶的六大队。这里只要不决裂,就被电棍逼打,不让睡觉。当时,我被折磨得体重由原来60公斤到46公斤,但我抱定宁死也不背叛,决不能出卖伟大的佛法的决心。管教扛着电棍到我跟前,看到我年老又瘦没敢打我。他们就用软手段哄骗我背叛,我回答管教:我永远不能背叛法轮功。他们又派已经邪悟和被邪恶利用的可怜生命对我进行轮番轰炸,我不听,在心里一遍一遍地背法,如果他们再说,我就用正念严厉地说他们,他们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管教一看我很坚定,没有办法就又把我送回五大队。师父说:“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师父经文《为谁而修》)面对那些背叛自己生命之本的人,我时刻用师父的话鞭策自己不被邪魔带动,也坚决不配合邪恶的安排。管教让我写决裂书,我就写:我坚修法轮功,决裂一切没有修去的名、利、情和那些不好的执著心。在那里,我时时刻刻以法为师,无论什么环境都慈悲待人,用自己的一颗善心去做,严格要求自己,脏活累活抢着干,虽然年龄大也不偷懒,处处走在前头,时刻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就什么也不怕,什么都能做好,一有机会,我就和管教洪法,她们也承认,老太太做的是好,就是不决裂。

由于我坚修大法,到2000年12月该到期释放时还不释放,还被无理加期320天,与家人隔绝,长期不让和家人见面。由于长期身心上的摧残,每天劳动16个小时,每天吃的只有半饱,致使我视力下降,体力不支,又不能学法炼功,身体每况愈下。到今年7月终因心脏冠心供血不足,心肌缺血,加上肠炎,高烧近40℃,而被劳教所以保外就医之名释放回家。

回想这19个月的关押,到无罪释放,使我悟到,在正信、正念的大法弟子面前,邪恶是束手无策的,劳教所也好、监狱也好,是关不住正信正念的大法弟子的。

以上只是我的经历,由于身体原因,想到哪写到哪,不足之处望见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