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地正法


【明慧网2001年9月30日】98年我有缘修炼大法,从疾病缠身、等死的痛苦生存中获得了新生。在大法修炼中,我改掉了以前骂人、赌钱的坏习惯,身体的疾病也全部消失,我一下能蹬人力车服务于社会了。大法给我带来了欢乐和幸福。

722邪恶势力开始迫害大法,我毅然进京正法,被公安非法抓捕拘留,我用善心向公安讲我修炼受益的体会,第六天他们就放了我。后来单位找我时,我被执著心带动,胡乱照报纸抄一个悔过了事。事后我发现做错了,被魔钻了空子,找出了以下几点:

一、没放下利和情,被带动了。
二、没做到真,说了谎话欺骗别人和自己。
三、没做到证实大法的目的。写悔过是站到邪恶的一边破坏了大法。

我非常悔恨自己学法不深被执著带动做了不该做的事。认识到了以后就下决心:无论以后遇到什么可怕的环境,一定要理智地用大法来衡量自己的所为,站在证实大法的基点上。为了挽回我的过错,就写信实事求是的谈了我的修炼大法真实体会和受益情况,用自身实践证实大法好,向省市及单位同时发了五封信。这时,政府来人又让我签字,我坚决不签,并和他们讲道理。他们认为我顽固,就把我抓进了看守所,99年11月3日又把我投入劳教所。

我失去了一切自由,发现劳教所是一个黑暗邪恶的角落,狱方不把我们当人看,搞的都是虚假欺骗那一套,干警素质很差,张嘴骂人举手打人,吃的是发糕,喝的是无油的冻菜汤。能吃上咸菜就是过年了。我下决心开创修炼环境,在邪恶势力不让学法炼功、刁难、体罚、打骂、虐待、强制洗脑欺骗的情况下,闯出一条真修的路。

记得2000年2月12日晚5点30分,同修吴纯龙、石孟昌因为炼功被恶警反复毒打后扒去上衣,在摄氏零下20度的室外进行冷冻体罚,恶警还边打边骂,这样还不解气,还让他们开飞机,又往身上浇凉水。大法弟子为了开创修炼环境忍受着痛苦的折磨。我流泪了,不能让邪恶逞凶。我就与好多同修一起去找所领导抗议并集体绝食。展开了与邪恶的较量。当时劳教所开始隔离严管,我不服从,不但炼功还背经文,常被铐在暖气管上,还坐了三天三夜的老虎凳,劳教又被加期。这还不算,狱卒们派一些败类成天在跟前轮流的骚扰欺骗,在这场考验中,我坚定的站在维护大法的基点上闯了过来。

2000年11月3日,十几名大法弟子在邪恶势力开所谓的表彰庆功大会的时冲出劳教所融入正法洪流。这伟大的壮举给邪恶势力迎头痛击,也给了我们坚修者以极大的鼓舞。

后来,邪恶势力拿我们坚定者没办法,就把我们分到各个中队严管,让犯人24小时看着我们,当时炼不了功,也学不了法,心里难受极了。决定尽一切努力开创学法炼功的环境,我把这个想法和同修讲了,我们决定用最纯净的心态来正法。此时邪恶很猖獗,只要不悔过,到期也不放,我们悟到这是对大法的迫害,体现在我们大法弟子的身上,

我们不能消极承受认可这种被邪恶迫害的行为。我们开始绝食抗议,并写了遗书。那是2001年5月15日。绝食第五天,邪恶开始给我们强行灌食,奶粉中加浓盐水,灌完大家都出现呕吐、腹泻现象,连灌三天,从12点到晚6点离不开厕所,我们被折磨得非常痛苦。夜里我作了一个梦,有人给我一把铁锤让我打开一道铁门,我打开铁门后发现,好大的一个屋子里装的都是果,就听有人说,每人只给一个果,于是就给了我一个。另一个同修也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人叫他的名字告诉他,大学毕业了。

通过这一次绝食,我知道了在正法中,在遭受迫害的痛苦中,用坚定的正念和纯净的心态做正法的事是在解脱常人和业力的束缚,从而达到更高境界的标准,我在修炼的路上成熟起来了。

从99年9月17日开始,我就是这样堂堂正正的走过在劳教所这段正法修炼的路。现在劳教所无条件的释放了我。

我劝那些写了悔过的冷静想一想,不要被魔控制走向邪悟,你们吃了那么多苦是为什么?不是想证实大法好吗?多问几个为什么,赶快猛醒!

没有走出来证实法的功友们:邪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自己的怕心和执著,放不下名利情是修不出来的,当你放下生死走过这一步回头一看,并不可怕。失去这千古机缘太可惜了,让我们鼓足勇气跟上正法进程,共同迎接普天同庆的日子到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