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助师正法历程


【明慧网2001年11月13日】我是一名东北大法弟子。97年10月得大法。学法前患心脏病(早搏、心肌缺血)、胃病等。由于病痛的折磨,我30多岁时就失去了在机关正常工作的能力,在家长休8个月,对生活失去了信心,真是感到生不如死。

98年12月之前,由于学法不深,炼功不能持之以恒,没有悟到《转法轮》的真正法理,但是身体还是有所好转。但是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开始知道大法的珍贵,并被师父传授的“真善忍”宇宙特性之法理所折服。98年以后学法炼功一直坚持下来有三年了,身体之病苦一去不复返,没有吃一粒药。上班也可以坚持了,三年以来几乎没有休息一天,但是精力充沛,工作也任劳任怨,还比较出色。我对生活的态度积极向上。是大法的威德把我从一个心胸狭隘、争强好胜的常人转变成一个遇事能保持平和心态、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修炼的人,感觉到自己变了一个人似的。这一切的变化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予我的,是宇宙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从我身心的变化,我身边的人无不惊叹大法的威德、神奇。但同时,人人都担心我被江氏集团迫害,特别是亲人怕受牵连,都劝我在家里偷偷炼。可是邪恶的江氏集团利用国家机器诽谤大法,诬蔑我慈悲的师父,迫害大法弟子,造谣蒙骗世人。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吗?我师父使我们一亿多人道德高尚,身体健康,为何不知感谢我师父反而编造欺世谎言诽谤我师父呢?我终于良心发现,伟大的师父给了我新生,我为什么就不敢为师父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呢?

2000年12月末,因为事先知道国家信访办已经不听法轮功群众的声音,决定去天安门广场。来到广场,见有两位二十多岁的女大法弟子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被恶警压弯了腰,推上警车;这时我就喊“法轮大法是正法”等,也被他们抓上警车。几分钟后,被带到天安门派出所。在那儿围观的人较多,我就又喊“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向世人讲清大法的真象。

当天被抓的大法弟子有60多,当时一恶警说:“神了,老面孔不见,上来新面孔了。”还听一人说:“大法弟子不怕打不怕抓,证实大法,真了不起!”

当天晚上我们被分到派出所。恶警采用车轮战术折磨我,不让睡觉、吃饭、喝水。开始一中年男恶警问我名字、地址。我没有告诉他,我问,可以写吗?他说可以。我就写:“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修炼前患有多种疾病,是我师父传授的法轮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师父叫我们以‘真善忍’为行为准则做好人,何罪之有?大法对国家有百利无一害,国家新闻媒体的宣传是有意毁坏大法名誉,是失实的。我们以一颗慈悲之心向你们讲清大法的真象,希望你们向政府汇报我们所有大法弟子的呼声,给大法平反,还我师父清白。”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之后一女恶警将我衣服扒光搜身,抢走800元钱和日用品,接着又来四个年轻恶警,逼我站马步,并且时不时地踢我的下身,狠命踢我隐私处,真是流氓至极呀!恶警们还拉我的头发。期间还来一个伪善的警官。我说:“你手下打依法上访的老百姓是知法犯法!”他装着听不到问我:“你看何苦呢,遭这么大罪,说了地址姓名就回家。”我说:“我依法上访,何罪之有,你们必须无条件放我,再说说了地址、姓名你们就将我送回当地劳教、判刑。”他听后束手无策。我从晚上8点站到下半夜近一点时,当时天下了雪,零下20多度;他们逼我只穿内衣内裤光脚站在雪地里,我的脚都埋进雪里了;两个恶警穿黄色大衣站在旁边看着。天黑时我怕吵着人家睡不着觉;早上六点天快要亮了,我就大声喊“大法弟子受迫害了!”还没等我喊完,他们怕曝光,就来捂我的嘴把我拉回屋。

我全身冒凉气,上牙打下牙打寒颤。六到八点钟他们吃饭却不让我吃饭,换了一恶警把我带到一个会议室,问不出来姓名;就又把我带到一个房间,里面放着长条凳子和四条腿朝上的凳子,整整齐齐地排着(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老虎凳)。我就平和地问了他一句,一个弱女子上访,你就这样对她用刑你忍心吗?他就没有让我坐老虎凳。又带回会议室,一整天一批一批的恶警来从精神和肉体上折磨我。让我站马步,胳膊背向后面,腿弯曲坐“飞机”,我不配合恶警就踢我,用力向后掰我的胳膊,这样摧残到晚上6点多。来了一名恶警,说:“你写的正法材料我看了,那你得报了姓名我才能上报国家信访办,你不报姓名你报你家联系电话也行。”由于抱着想让正法材料上报国家,正法心声有了着落,就报了姓名和我丈夫的手机号。接通电话我丈夫说:“我也是公安干警。求你们帮助照顾一下我妻子。”然而他们却用面包车把我送到一个不知名的监狱,更加残酷的折磨我。他们将我戴上手铐脚镣,放躺在车的地板上,然后快速开车,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不知颠簸了几个小时,又把我背回监狱,绑在一张死人床上,通电过我。下半夜四点钟,恶警见没有反应,就把我推入小号。里面有7、8个人,叽叽喳喳的。同时在厕所制造大海潮涨潮落的声音,在监狱外铁锤击打铁器声,从精神上折磨我。

在这期间,派出所把我转接给监狱时,他们拿了一张纸叫我签字。我当时没有意识到对错,就签了字、按了手印。我现在严正声明,恶警采取流氓骗子的手段,在我没有看清内容的情况下签的字、按的手印全部作废。

由于进京上访,我被酷刑折磨3天2夜。而那些被非法判刑2、3年的大法弟子,他们将受到怎样的对待呢?真是不敢想象!

被释放后,我学习了师父经文《什么是功能》、《大法坚不可摧》、《正念的作用》,悟到作为正法弟子的使命。在正法中每一刻都要严格要求自己,发正念除恶、讲清真象、揭露邪恶,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无论是坐车、上下班、做家务都在发正念除恶,每天早5点、6点,午12点,晚8点、9点正点打坐发正念,有时发正念可以做到30到40分钟。

随时讲清真象,有一次用了两天时间发放和张贴真象材料800份,那真是见楼就上,见门就发。向常人讲清真象时,牢记师父的话:“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讲清真相中体现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救度世人。(《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向各种人讲清真象。由于坚定了“大法坚不可摧,我是大法中的一粒子我就坚不可摧”这一念,悟到了正念越纯威力越大之法理。讲真象之前,先发正念铲除邪恶,然后再揭露邪恶;几乎是讲一个明白一个。

有一次,我上班坐公汽,看着手抄本经文。坐我前面的男士歪头看我学法。我想他一定是有缘人,就特地让他看,同时正念除恶。要下车时,我说:“大哥,你看到什么了?”他说:“我只看到李洪志,别的什么也没看见。”我说:“那你一定是有缘人,李洪志是我师父,我修炼法轮大法三年多了,师父传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要求我们重德行善,大哥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是宇宙特性对你生命永远都有好处。”他频频点头。

出门随时随地都有机会:在人行道贴一些大法真象标语,买菜让人知道一点真象,上下班唠唠嗑也谈点真象。如果有机会,真象材料在派出所门前放点。我感觉没有了怕心,自己在做着世界上最伟大最神圣的事情。

还有一次,向一位老同事讲清真象之后,同事送我坐车往家返,我告诉她:“我们一定要修善。”旁边一位女佛教徒听到了,说:“你也是修佛的。”说着拿出一本佛教的书,问我看过没有。我说:“没看过,我也不想看,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们都修善,但是这里有一个不二法门的问题。”然后在乘车的三十多分钟里,我向她讲清真象。我告诉她,李洪志师父是在末法时期救度人类来了,传的是宇宙大法。最后她说一个人能够做到“真善忍”那太好了。车上其他乘客也听我讲真象。

同修们,让我们共同精进,整体提高,稳健地走好正法修炼的每一步。

最后让我们以师父的《威德》共勉:

威德

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