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救度有缘人


【明慧网2001年11月15日】在2001年新世纪将来临之际,晚上九点左右一伙恶警突然闯入我家,没有任何手续,强行抄家。我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是市局的,我问他们有什么手续,回答可以现去办理。这伙恶警在室内象一伙土匪一样乱翻,抽屉里的一千元现金、收录机、就连一个香炉都被强行拿走(就象电影里日本侵略军进庄一样)。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作为一个政府官员,张口骂人,举手打人,这是谁叫他们这样做的?头顶国徽,身穿警服,行事象流氓,这哪里还有法律?是谁在违法?使人难以相信和理解。

这群恶警把我带到长春市公安局,在一个审讯室进行逼供,让我交待组织者是谁,然后把我强行按在老虎凳上,双手铐住。一个姓高的恶警用高压电棍打我的手部、头部、胸部,双手都被电棍烧焦。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我没有违法。这些恶警对我电刑长达一个多小时。他们看我痛苦的样子哈哈大笑,并在老虎凳上加电,我的全身都是电流,使我的心脏受到严重伤害。当时电打得我口渴的很,我向他们要一口水,姓高的恶警大骂不给。这时又来了一个小个子恶警张队长,满脸横肉全身酒气,说下流话,见我后不由分说用拳头打了头部二十多拳(称电脑),并骂我和大法等等。当时我只觉得很清醒。这个邪恶之徒自称所有的法轮功修炼者都难逃他的手心,XX党给他一千元钱就是叫他打人的,所以得为之卖命。我被毒打,上大刑后重伤,满地都是鲜血。这帮邪恶之徒们大笑,大骂,之后送我去市医院缝合了八针。所有经他们手非法被抓的大法弟子同样都遭到一样的酷刑。在场的一位女功友被折磨十二天了,满脸是血,头部重伤。这伙恶徒得到了应有的报应,恶徒张队长现已住院,是肝硬化。

我这样被送进市局第一关押所,三个多月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被关在一个重监号,重犯带刑具的16人,死刑犯8人。我到号里后,他们问我因为什么进来的,我告诉他们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他们看到我头部的重伤,身上还有很多血迹,都感到很痛心地说:你们都是好人,却遭到这样迫害,我们都很气愤。经过几天对大法的全面了解,很多人都转变了看法,说“法轮大法好”。我向他们洪法讲清真相,这些犯人都管我叫“大法”。有一天早晨起床,有一名死刑犯对我说你到监控器下面炼功,他们看不见,并同时大声喊:“法轮大法万岁!”很多犯人都听见了。当时我的眼泪都出来了,真是师父慈悲,每个生命都给他们最后的机会。

同监一个21岁的年青犯人,过失伤人被判了12年,他总是靠近我了解大法。我向他讲清真相,他说等出来一定修炼。当时他要学静功,我教他口诀和《洪吟》,他每天都要背几句,我教他《心自明》,可几天他全都背下来了。有好几名年轻的犯人都要学,等出去后找我学大法,我当时想师父太慈悲了,利用这样的环境苦度众生。这个年青人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说他在大连工作时,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在海边上空出现一尊金光闪闪的大佛,等早晨起来他来到海边,看出现佛的地方,结果没有找到。这时从远处走来一位老太太,这位老人见到他时向他洪法,当时送给他一本《转法轮》和一套大连讲法录音带,当时他接受了并回去看书、听讲法带,但没有坚定下来学。他后悔说如果坚定下来学,不会出现害人的事,并诚心表示出去后一定修炼。

在关押所里三个多月我遇到的很多是第一次犯罪的年轻人都表示出去后要找我,要修炼法轮大法。

长春市公安局犯罪恶人榜:马俊、张中根、高科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