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阿城大法弟子被绑架、凌虐和勒索的部份事实(续) 【明慧网】

黑龙江阿城大法弟子被绑架、凌虐和勒索的部份事实(续)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六日】徐玉满,女,34岁。2000年12月21日她踏上去北京证实大 法的火车,23日她辗转来到北京,喊出发自内心的呼声:“还我师父清 白!”,之后被天安门广场的警察非法带到门前派出所。因为当时上天安门证实大法的法轮功学员很多,20分钟就拉走一车,他们就将非法抓捕来的法轮功学员编上号码分流到乡镇派出所。徐玉满被带到北京通州派出所,那里的警察诱骗出她的地址,24日晚她被送到黑龙江住北京办事处。27号阿城河东派出所的警察孙彦军和阿城水利二处保卫科科长郎明杰将她带回阿城,阿城继电器派出所以莫须有的“扰乱社会治安罪”将她非法关押在阿城第二看守所15天。2001年1月11日,阿城公安局勒索家人1000元将其放回。她上班后,水利二处又扣发她2000元,作为两个去北京带她回来的人的差旅费。

李雪兰,女,26岁。2001年1月14日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赵国芳带领公安局恶警张克到她家进行威胁恐吓,恶人赵国芳说:“你们姐俩是重点,被‘610’列为重点。”逼她们写保证书,她们没有配合。这帮邪恶之徒经常到她家进行骚扰,多次派车抓她,后没办法她躲到亲属家,邪恶之徒又到她母亲家去抓她,把她妈妈吓得犯了心脏病打了很长时间点滴,6岁的小女孩吓得晚间做恶梦直哭。邪恶之徒还经常到她公公家进行骚扰把她公公也吓病了,住进了医院打点滴。邪恶之徒搞株连九族,侵犯她亲属的人身自由。

平桂芳,女,39岁。2000年腊月二十九她给别人打工在中心市场卖货,单位书记、工会主席和片警8人以谈话为由将她骗上警车,拉到和平派出所,被恶警赵亚光揪着她的头发狠狠地往墙上撞,她被撞昏了过去,天黑时邪恶之徒将她送往看守所非法关押。她要求无罪释放进行绝食,邪恶之徒强行给她灌盐水,致使她不能走路,就这样无故非法关押她3个月。她被迫害得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被她大姐接到家中照顾,至今什么也干不了。2001年春节期间和平派出所去了两台警车十多名恶警到她家抓她们姐妹3人,她们不上车,恶警就把她推倒后用大皮鞋踩她的太阳穴,将她往车后存货处塞,进不去就硬往里塞,她大姐二姐就扑过来硬将她从车里拽了出来,恶警对她们进行惨无人道的殴打,这就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恶警们的所作所为,也是江泽民邪恶集团的真实嘴脸。迫害她的邪恶之徒包括:恶警赵亚光,阿城农机厂邪恶帮凶:党委书记XXX,工会主席XXX。

平桂珍,女,52岁。2000年10月她们三姐妹进京到天安门护法,在天安门广场被巡逻警察抓住,把她们押上警车带到派出所后,她们姐妹三人被关在铁笼子里,每个铁笼子里非法关押大法弟子300多人。傍晚将她们转移到怀柔监狱,在那恶警扒光她们的衣服,只许穿背心裤衩,进行非法搜身,后由当地派出所恶警赵亚光将她们接回,恶警赵亚光把她们仅剩的300元搜去,然后送入阿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17天。她们绝食要求无罪释放,被派出所恶警勒索1000元后放回。单位扣发她们7个月生活费,累计1900元,她们被逼以做小买卖为生。2001年春节期间派出所来了多名恶警逼她们三姐妹签“不炼功”,她不签,7、8个恶警半夜三更强行要把她送往监狱,在家人的掩护下,她跳窗而跑,流离在外2个多月。4月29日晚她刚进家门厂党委书记等恶人闯入她家,抓住她的手不放逼她写“保证”,她不写,这帮恶人就通知派出所来了5名恶警将她送往看守所非法关押2个月,敲诈伙食费300元,又向她家勒索200多元,4天后又被恶警勒索500元将她放回。邪恶之徒经常到她家进行骚扰。有一次来了2辆警车10多人抓她们姐妹3人,将她们姐妹3人往车上塞,她们姐妹3人互相拽住不撒手,就在此时70多岁的老母,跑到警车前拦挡不让他们开车,他们将老人推倒在雪地上昏了过去,她们姐妹三高喊“窒息邪恶”,恶警们吓得马上撒开手上警车就跑了。当时围了很多群众目睹了恶警们的丑恶表演,都开心地笑了。

平桂兰,女,48岁。2000年12月和平派出所出来两台警车,十几个恶警到她家抓她姐儿三个,她们坚决不上车,互相拽住。七旬多老母不让恶警带走她们,被恶警推倒在雪地上昏死过去,她们姐妹三高喊“窒息邪恶”,恶警慌忙逃走。2001年3月7日下午4点多钟派出所警察在路上截住骑三轮车的她丈夫,将三轮车扔在马路上,将她丈夫抓上车,逼他带路到她家,恶警问她还炼不炼了,她说“炼”,就被六、七个恶警连拉带拽送上警车,把她送入亚沟“洗脑班”,每天让她和其他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们看邪恶编造的诬蔑大法录像片,她不看,恶警就对她一顿毒打。恶警纠集了20多个社会地痞流氓作为他们的打手,在恶警们的指使下,这些暴徒对她又进行毒打,她被打得大小便失禁打手们才住手。她绝食7天要求无罪释放,被非法关押5个多月才被放回。迫害她的单位和恶人有:阿城市和平派出所,阿城市针织厂,阿城第二看守所,亚沟“洗脑班”里的恶警和暴徒。

金润生,男,53岁。1999年7月23日他因组织集体炼功被和平派出所非法拘留3天,被和平派出所芦继涛勒索200元。2000年6月20日因声援同修而被非法拘留15天,被和平派出所勒索2000元。2000年11月30日进京上访,被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2001年9月1日释放,被和平派出所勒索3000元,在以上受迫害期间,遭到非人折磨。

徐淑媛,女,43岁。2000年3月,她因坚修法轮大法而强行下岗,主要参与迫害她的恶人有:孙晓东,姜义平,郑某,樊玉华。2000年11月10日进京护法,被厂公安处抓回,被阿城继电器厂公安处恶警朱大萌、孙司令、李春江、樊玉华、金忠学勒索3000元。2001年春节期间,她拒绝签字,被迫流离失所近2个多月,这期间厂里经常到她丈夫单位威逼、恐吓,她丈夫据理力争,公安还威胁要逮捕她丈夫,还在中层干部大会上污辱她丈夫,经常深更半夜到她家骚扰。

徐淑琴,女,47岁。2000年11月她和几个大法弟子一起进京护法,被非法抓到站前派出所一个大铁笼子里被恶警挨个搜身,挨个逼问地址,不说恶警就用警棍打。当时她来例假,要去卫生间,恶警不让去,对她进行毒打,将警棍都打掉地上了。她这时向恶警弘法,恶警非但不听还将她按在桌子上,用警棍从脖子一直打到臀部。她被打得浑身黑紫,恶警还不解恨,又拿警棍打她的脸,打得她不能动弹,还逼问她炼不炼了,她坚决地说“炼”。半夜,恶警将她们拉到郊区给放了。

纪文良,男,62岁。2000年12月29日阿城“610”公安局恶警滕建华、吴延春、河东派出所恶警杨志忠和一年轻人4人,突然到他家中进行非法搜查。

黄富军,男,39岁。2001年2月16日他被强迫关在亚沟洗脑班里,后被送至看守所,恶警管教张景义,打了他6个耳光,犯人张宝命令其他犯人往他身上浇20多盆凉水,他被凉得浑身发抖,后他又被送到“洗脑班”折磨2个多月。洗脑班以失败而告终。参加迫害他的单位和恶人名单:阿城市委副书记兼纪检委书记张大伟,50岁,办公室电话:3740648;农业局局长刘永江,57岁,办公室电话:3721147;市纪检委书记王玉甫,57岁,办公室电话:3722472;市第一看守所张景文,56岁,办公室电话:3714847;市第二看守所副所长周孝章,41岁,办公室电话:3714847;河东派出所杨志忠,38岁。宅电:3702944;市610办公室暴徒名单:王风春,马学,林鹏,吴达,刑重光,滕建华,电话:3710615。

李雪琴,女,35岁。2000年1月她进京证实大法被北京前门派出所恶警抓住关在一个大铁笼子里,后被押回阿城铁路派出所非法关押。恶警将她强行扒光衣服搜身,240多元被搜走,她被送往阿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后来她绝食要求释放被放回。她被公安局勒索3000元,她丈夫又被阿城公安局勒索1万元。2001年3月当她听到邪恶之徒要把她送到“洗脑班”进行迫害的消息后离家出走。邪恶之徒多次到她家骚扰,向她母亲要人,70多岁的老母被吓病了住进医院。邪恶之徒又到她姐姐家、妹妹家抓她。她亲属家经常有恶人监视,被搞的不得安宁。恶人榜:杨志忠、朗明杰、张保成、狄建明、丛丽珍、赵亚成、李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