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承受


【明慧网2001年11月16日】师父的承受

孩子92年出生,三岁得法。四岁时,在炼功点上就用稚嫩的手指和同修一起一个字一个字点着通读《转法轮》。现在孩子快十岁了,每天她都要跟我讲她的所见所闻,但她不同意我整理,她见的东西太多了。但有一件事,孩子叫我一定要帮她写下来。

一些高层生命指着那些邪悟的人对师父说:这样的人你还替他们承受?这些高层生命话语中夹着讽刺,面上带着不屑一顾的神情。师父端起几碗毒药喝下。

天上的碗不象我们平常的饭碗,孩子用手比划着告诉我,是象水缸大小一样的容器,毒药黑黑的,上面还冒着气泡。如果师父放弃他们,就可以不喝。再有,心性关过不好的弟子,师父也要替他们喝毒药。

有一次,孩子看见师父替弟子喝毒药,就跟师父说:“师父,我替你喝吧!”师父说:“你修好了,就是对我的最大报答。”

去农村发真相资料

有一天,我觉得我应该去农村发真相资料,于是和丈夫结伴而行。目的地离家七、八里地,打听熟悉此地的同修说:骑自行车要四个小时才能到。我还从来没有到过此处,心里开始顾虑。其实丈夫也替我担心,一个娇小弱女子能不能跟上他?这时,我想起明慧网报道的美国学员“SOS”全球步行的壮举,我这点事还做不到?结果我的自行车总在他的前面。农村的夜,黑茫茫的一片,车子在崎岖的山间公路上却出奇的快,2个半小时就到了目的地。我们用了3个半小时做真相,又连夜往家赶,总共才花了不到9个小时,我一点儿也不觉得累。第二天早上,女儿告诉我,她说她去天上看到我们了,我们的自行车轮下有法轮照着(当夜没有月亮,只有满天的繁星)。自行车的后面还有一个法轮推着,而且每颗星星旁边都有神仙看着我们,还有师父也在看。女儿还说她眼睛的两道金光也照着我,而且我的后脑勺上还有一个类似光球的东西,里面有“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八个字。真的,这几个小时里,我一直发着正念。当发完一个村庄时,我们迷失在黑夜里,这时来了一辆拖拉机把我们领到另一个村庄,女儿说:这是师父安排的。

我的这个小事本没有什么可说的,但师父无处不在的慈悲让我流泪,所以我写出来与大家共勉,共同精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