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误解大法到得法精进修炼

【明慧网2001年11月19日】1997年春节前,我的母亲喜得大法。刚开始,我没怎么往心里去,后来母亲每天上炼功点,全家人对她意见很大。

有一次,母亲上炼功点走后,全家人聚在一起,谈论起她炼功的事,没有一个支持的,而我表现得最彻底,说了一大堆不好听的话,最后还说是那个法轮功义务辅导员让我妈炼的,明天我看到他非得骂他一顿不可。在家人的劝阻下,我没那么做,反正一提我妈炼功的事,我就不高兴。

那时我正学电脑,那位辅导员向我洪法。我当时误认为,学功的不是老年人就是病人,年青人学气功干嘛,没事闲的,就没把他放在心上。

1997年春节后,大年初四,我和家人打麻将累了,就闭眼睛休息,就在闭上眼睛的一瞬间,看见一个褐色的卍字符在我妈身边旋转。当时我觉得很神奇。心想:我妈的功法不能错呀!这一定是法轮功中的法轮吧?就给我妈画出来,当时也没说什么。

由于我爱看书,就拿起《转法轮》看,谁知越看越爱看。原来我就认为人活一世,每天吃饭、上班、睡觉很没意思,当看完一遍《转法轮》,一切都明白了,对这本书爱不释手,就这样得法了。

1997年春天的一天,我在休息时看见一只大眼睛,还一眨一眨地看我,更觉得宝书的神奇了,于是开始炼盘腿,盘几秒钟就痛得不行,后来能盘十几分钟,有一次,刚盘上腿,身体“唿”一下飘出一个和我一样的人,我总是控制让她回来。可她一会儿又飘出去,我意识到副元神总出去也不是事儿,于是从此我就不怎么炼功了,一有空就看《转法轮》。有一天睡前闭眼时看见了阿弥陀佛和老子,其中一个还指着我说:“此子可教也!”当时我想,就我这样的还“可教”呢!

1998年底,我在家听讲法录音,一闭眼就看见两个人,一个跪着,另一个道士模样,头发很长、花白的、披着,额头系着带子,穿着道袍。我悟到,这一定是另外空间的人也在听师父讲法。我想他们都来听法,我也应该勇猛精进了!

不久,我妈借来师父在海外的讲法带在家听,当时听到师父说“你不抓紧可不行”(《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时,我着急了于是加紧炼功,每天五套功法一套不落,很神奇,这回打坐副元神也不往出飘了,休息时还看见大法轮在旋转,浅黄的底色,卍字符和太极都在自转,比世间任何颜色都好看,透明又漂亮。更增加了我修炼的信心。不论怎么忙,学法炼功不忘。期间有一天还看见一页纸从远处飘来,上面每个字都是排列整齐的黄色小法轮,真是太神奇了!

老师经常在梦中点化我。我学法炼功很清醒。但有一回,自己很失望的时候对师父说:“师父啊!我坚修大法,愿意为法付出一切。哪怕流尽最后一滴血,也要紧跟师父正法,维护法!师父说过:我说我开了一扇大门,其实我开的已经没有门了,就看人心。(《法轮佛法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到底您管不管我?我能够修成圆满吗?”然后就做了个梦,梦见一张方格纸,大概10趟,每趟10格,中间3、4趟是空格,上下两头每格都有个圆圈。我悟到,这不是师父点化我还有“心”没去净。

我还看到魔的干扰。今年9月的一天,早6点发正念后,感觉很困,躺下就看见一个丑陋的小人从身体飞起,在半空中看着我得意地大笑,全身还很不庄重地抖动。我立刻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它就不见了。我悟到“困”和“懒”都是易被魔钻空子的,因此要冲破它们,得先除恶。

慈悲伟大的师父,弟子唯有用自己的一切条件,甚至生命来谱写修炼正法的篇章,兑现自己久远年代的誓言,不负师尊的慈悲救渡!

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