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天安门正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1年11月22日】到天安门打横幅证实大法是我很久以来的心愿。2001年元旦那一天,我带着孩子来到天安门。天阴沉沉的,游人寥寥的广场上满是警察、便衣。我打开了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仅仅因为这几句真话,我和孩子都被塞到警车里,后来又辗转被送到了京郊一处监狱,据说这是刚刚为迫害大法弟子而新盖的,里面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无计其数。每个监仓里都有老人、中年妇女、年轻姑娘、小孩,甚至两个月大的婴儿。

邪恶妄图把我们分开,我们就紧紧靠在一起,堵住门口,高喊“我们要求无罪释放”、“法轮大法好、修炼无罪、做好人无罪”等等,喉咙都喊哑了。当时场面很混乱,但是也很壮观。恶警们已经失去人性,动用了武警武力撞门,门最终被撞开,它们冲进监房,对手无寸铁的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拽头发,将大法弟子强行分开。每每回忆这段往事,心里仍无法平静。太邪恶了,我们这些生长在和平年代的人只有在电影里才见过的法西斯和日本侵略军的暴行,就这样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人权恶棍”江泽民所无耻宣称的“人权最好时期”,发生在我们从小就向往的北京天安门,就像一个令人胆战心寒的黑色幽默。我们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和年幼纯真的孩子们为什么会遭到这样残暴的对待?仅仅是因为几句真话吗?

我被送往燕山分局。当时我们同车有三个带孩子的,最小的那个两个月的婴儿和他年轻的母亲也没有被放过,很多人都在深夜里听见恶警提审时从审讯室传来的小孩的哭声。我带着孩子清早出门,被关了一整天。到夜里,孩子已经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警察非但没有同情心,反而想利用小孩套出我们的情况,吓唬说再不报出姓名就把你们母子分开,吓得孩子直哭。后来它们从我带的随身物品中查出了地址,第二天我和孩子被送到了驻京办。我心里只有一念:一定要逃出它们的魔掌!我果然成功地走脱了。

从此以后我只能背井离乡,在一位亲戚那里住下来了。我向他们洪法,他们都表示理解,有时还帮我喷贴标语。有一次我们在贴标语的时候被人盯上,警察在凌晨三点钟来搜查,我恰好不在家,它们把亲戚的家翻得乱七八糟,走时又顺手牵羊,把我放在衣柜里的几百块钱和七千元存折拿走了,这哪有一点人民警察的形象,和打家劫舍的土匪有什么区别?!

邪恶警察把亲戚一家(包括一个13岁的小女孩)带到派出所隔离审问。后来它们看问不出来什么,就使出狠毒的一招,拘留了亲戚家的女主人,让男主人交出我再把她换回来,最后因为一直不见我的踪影,觉得关她也没有用,就把她放了。警察又强迫男主人带着他们到各处亲戚家找我,还让他每星期到派出所报到一次,汇报是否有我的消息,居委会也盯着亲戚家,一有人来就问是不是法轮功。

这样我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但是师父安排的也很巧妙:我离开亲戚家时恰好遇到一位大法弟子,我很快又汇入洪法正法的洪流中了。正像师父说的那样,“正法中我在破除旧势力在左右正法的同时,安排着你们的事情。看上去事情是很邪恶、很乱,实际上都是非常有序的。旧势力他们安排得有序,我做得也很有序。”(《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