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化”是精神强奸、灵魂虐杀

兼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为什么炫耀它们的“转化”?

【明慧网2001年11月27日】江泽民政府没有炫耀它们如何在天安门广场打人;没有炫耀它们如何在劳教所给大法弟子野蛮灌食;没有炫耀它们在精神病院如何给大法弟子打毒针;没有炫耀类似前门派出所所长马增友那样的禽兽匪警怎样侮辱女大法弟子;没有炫耀“610”的匪徒如何公开用摩托车拖死大法弟子,公开在镇政府前烧死大法弟子──尽管这一切都是为了摧毁大法弟子的意志──那么,它们为什么恬不知耻、洋洋得意地向国内外宣传它们的“转化成果”呢?(我们都知道“转化”是它们千方百计摧毁意志最终要达到的目的。)

然而,“转化”是比挨打、灌食甚至死亡更残酷的迫害和伤害。是精神强奸,是灵魂虐杀。无论对大法弟子还是普通人都是如此。“转化”对于一个大法弟子来讲,造成的伤害真是无法言喻。我见过不少曾经走过弯路的学员,他们不约而同地有一个痛悔的想法:“还不如‘转化’之前死了呢!”事实上,他们中的很多人真的并不怕死,而是让其它的心钻了空子。

“转化”对于常人来说,也是极其痛苦的。其实“转化”这个东西早就有了,文革时叫“与……划清界线”。当时,有多少少不更事的孩子,被邪恶的斗争理论煽动成凶残的暴民:和父母“决裂”、往老师额头按图钉、公开杀人,惨绝人寰的悲剧擢发难数。著名作家杨沫的儿子,写了一本《血色黄昏》,回忆了当时儿子如何将母亲捆起来毒打的惨痛经历,字里行间流露出无可挽回的痛悔。

我们设想一下:在残暴的威胁下(你不“转化”就叫你死),在谎言的欺骗下,你是一个母亲,要你否认你怀里的幼子是你亲生的;你是一个丈夫,要你否认你钟爱的妻子是属于你的;你是一个老人,要你承认你辛苦一生换来的养老金是别人的;你是清白的,要你承认你犯了无耻的罪行……

而你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实的,但是在胁迫下你被摧毁了意志,又不得不承认,承认后你不得不失去你最珍爱的人、最珍爱的名誉、你珍爱的一切……。当你失去这一切后,在换来的苟且中喘息着偷生,同时不知道何时又有麻烦上身的时候,不是比死,比受折磨还痛苦万倍吗?!

我大学同宿舍的朋友,他的母亲在文革时是仓库管理员,仓库丢了几百匹布,在那样一个乱世简直是太平常的事情了。但是,“工作组”不肯放弃这样一个折磨人的好机会。他们长时间审问他母亲,同样一个问题要回答几百遍,反复地提示:“你再想想?好好想想……其实你拿了,就是你忘了……再想想……”最后,他母亲承认了,是自己“拿”的,可“工作组”却没有“处理”他母亲。因为,她疯了。

我的同学来到人世的时候,母亲已经疯了。残酷的生活使他父亲更加暴躁,残酷地殴打他妻子,甚至用装满开水的暖瓶砸他的妻子。我的朋友被他的小学同学问到,他母亲那屋的门上为什么有并排三个插销时,羞愤交加,无言以对。即便有三个插销的保护,他的父亲仍然在暴怒时从门外撞豁三个插销,闯进屋里打骂,他要是用自己的小身体护着母亲,父亲就连他一块儿打。

在他四、五岁时,母亲就经常秘密地告诉他,他父亲要害她们母子俩,“今天晚上就会动手。”母亲并和他约定,晚上她一敲暖气管,她们母子俩就跑。晚上,急促的敲击骇人地提醒我的同学,他就和仅仅穿着背心短裤的母亲跑到了黑龙江冬天的寒夜之中。

在派出所,警察悄悄把他拉到一边问“你妈有病吧?”他哭着坚决地说“我妈没病!我妈没病!!……”直到他上了高中,他才渐渐明白自己妈妈真的被逼疯了。而在此之前的十几年,他一直生活在自己父亲随时会对自己和妈妈“下手”的恐惧和防备中。

这就是“转化”的例子。这就是“转化”的残酷。

问题的关键是:江泽民政府居然胆敢将这种残酷拿来炫耀!为什么?!我认为原因在于,邪恶之徒利用了人们没有认识到:“转化”才是它们所有残暴和谎言的最终的目的,因而也就是最为残暴的迫害。

对于大法弟子,一些弟子在考虑我们的同修在压力下“转化”的思路是:他/她有某某执著,造成了被“转化”,我要吸取教训,放弃执著,坚修到底。这是对的,但是不要因此而忽视一点:他们是残暴的迫害的受害者,他们是旧势力破坏大法的受害者。很多人是在惨烈的战场上倒下的。因此,我们必须首先认识到旧势力的邪恶和必须根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否则,就会让旧势力钻空子。我们应当尽力帮助被转化的人,最最关键的是,我们要在认识上清楚,这些迫害连师父都是不承认的。“虽然他们有执著,一时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一个修炼者不该做的,可是对一个修炼的人是要全面看的。我不承认这一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对于常人,我们要向他们讲清,“转化”就是洗脑,是迫害。尤其是在被迫害中强颜欢笑,更是骇人听闻地迫害,要启发他们设身处地思考“转化”的残酷。

大家在“转化”问题上的一些观念被破除后,江泽民政府宣传、炫耀“转化成果”就没有所依存的场了,也就没有生存余地了。

比如说,在任何一个记者招待会上,江泽民政府不会炫耀“六四”杀人的“战绩”,但凡提到“六四”,大家就等着看它们的笑话;比如说,在APEC记者会上,记者问到江泽民政府豢养的职业“发言人”(其实是职业骗子手),为什么封网,她回答“数据传输问题”,大家哄堂大笑,谎言毫无市场,只是作为笑料;那么通过我们讲清“转化”真象,最终“转化”也将成为笑料,成为它们的罪证。人们看到“转化”就像看到“六四”杀人的血衣一样,邪恶就将彻底失去市场,失去信心,失去动力。

“全国各地学员的声明每天大量出现,最后一个想要通过强制和欺骗、企图改变大法弟子正念的希望彻底地破灭了。”(《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们可以知道,“转化”是邪恶势力最后的希望,最后的手段。我们对“转化”的实质──旧势力的安排、邪恶之徒迫害的最终目的、最残酷的迫害──认识清楚之后,就会帮助世人认清事实,从而打碎邪恶的旧势力破坏大法的最后的手段。让它们彻底放弃“转化”大法弟子的企图,因为“转化”得越多,越说明它们的邪恶。破除它们的邪恶“转化”,不仅仅是在狱中弟子的责任,也是我们狱外弟子的责任。我们对“转化”的破除,不仅仅是通过热情的帮助让已经走弯路的弟子明白过来,而是从“转化”依存的观念的空间场开始破除,就起到了预防和消除的作用。同时,我们要以更大的力度营救包括滕春燕在内的大法弟子,如果因为江泽民政府宣传他们“转化”而内心泄气了,就正中邪恶的毒计。

如果我们不能正确认识“转化”,不能明辨旧势力破坏大法的最后的、最狠毒的手段,不能有效地预防、清除“转化”,而仅仅是消极地提醒自己不要象别人那样被“转化”,那么实际上就是对旧势力安排的“转化”的一种默认和纵容。

上面一点看法,由于个人修炼层次所限,会有种种体悟不完善的地方,请大法弟子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