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护法经过

【明慧网2001年2月14日】 我于2001年元月1日走进天安门广场,看到许多功友打横幅,接连不断。我和另一功友见这情景也展开了横幅喊着“法轮大法好”。便衣、警察蜂拥而上将我俩踩在地上,往死里打,然后拖上警车,把我们关在一个地方。那里已经关了几十名功友,大家都不停地背洪吟及经文“窒息邪恶”。第二天关不下了,又转入海淀区恩济派出所。当晚提审,开始他们用伪善的一面来诱骗我们的姓名地址,我只是一直和他们讲真相。他们见没问出什么,就气极败坏地叫几个男警察将我外衣强行扒下,只剩下单薄的内衣内裤,并将我铐在树上,鞋也被脱下,然后连续泼了几盆凉水,当时北京气温零下11℃,再拿电棒轮流电击。当时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不怕这些邪恶,所以不觉得冷,不觉得痛。不知在外面站了多久,地上流的水结了冰,可我双脚周围地面是干的。第二天还是没给衣服穿,内衣内裤也干了。晚上它们又用同样的办法对付我,警察又去拿电棍,另一个警察说:“别去拿,他们不怕电”。后将我带进男浴室,听浴室里传出男子声音,我知道邪恶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之后他们将我团团围住,劈头盖脸就是一阵毒打,又关了起来,不准吃东西,不准大小便。

当晚我被带到驻京办,早晨和5 功友一起跳窗逃出来,可遗憾的是只逃出一个,其余三个和我又被丰台派出所抓住关了四五天,没吃没睡。后被办事处领回,将我们几个人又是一顿毒打,押回当地就被关在湘潭三角坪看守所至今。

真诚地呼吁世上善良的人们关注此事,现我爱人也被关在三角坪看守所,67岁的公爹也被判劳教,家中只有年迈的婆婆和两小孩,小孩上学都无着落。

(湖南大法弟子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