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邪恶——大法弟子的天职

【明慧网2001年3月30日】 2001年3月2日上午9点,我正在单位上班。我们派出所主管我的户籍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他身边还有几位我不认识的人(后来知道是街道办事处的)。他们表情严肃,不由分说就让我跟他们走,我不同意,并告诉他们我正在上班,有很多工作要做,他们就叫我放下工作跟他们走。这时我感觉他们要对我动手了,我心里很平静,义正辞严地告诉他们:“我信仰真、善、忍没有错,你们硬要带我走请出示有关手续”。他们拿不出任何抓人手续,只是将警官证从衣袋里拿出来给我看了一下(他们穿的是便服),我还是坚持不走,僵持了几分钟 ,他们竟4个人强行将我抬出了办公室。

大约10点过 ,我被他们带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那里已经有30名大法弟子。这时我才知道是让我们去参加“转化学习班”。妄图让我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我与身边的同修简单交流了以后,我们悟到决不应该配合邪恶,并且应该主动窒息邪恶。悟到做到,我们立即要求他们释放我们,并按“真、善、忍”的要求给他们讲了许多道理,他们始终无言以对。

中午吃饭的时间到了,我决定绝食。当时不约而同共有七位同修绝食。下午四点过,他们让我们到外面活动活动。这时我脑海里忽起一念,我不能被它们关在这里,我要出去。我立即将此想法告诉了几位功友,得到他们的赞同。于是我们开始找出口(大门已被关死)。我们所在地是一栋别墅,周围用围墙围着,与外界隔绝,唯一能出去的方法是从后院的围墙上往外跳下去。看好地形后,我把情况告诉了几位功友,她们当时还有一些想法,有些犹豫。我想事不宜迟,这时是走的最好机会。我就毅然走向后院,爬上墙,往下一看才发现墙的内外地面落差达两层楼高,再加上围墙的高度,竟有三层楼高了。当时心念很纯,只有一念:“我要走,不能被邪恶困住”。所以就纵身一跳,只觉得腰部一阵剧痛,人已倒在地上。稍息片刻,忍着剧痛,起身向大街走去。

后来发现腰部摔伤,尾椎骨处肿起了一个鸡蛋大小的包。以至于连翻身都困难,当天夜里非常疼痛。但我坚持着听师父的讲法带。奇迹出现了,三天后这个包就基本不见了。一个礼拜后,我已能炼功,行动自如了。由此可见大法的威力。如按照常人的说法,象我这样的情况正常医治少则2~3个月,多则半年才能恢复,甚至极可能留下后遗症。但我是修大法的,修炼人身上所出现的奇迹,常人怎么能解释得清楚呢?

经历了这次磨难,我悟到在生死考验中,只要保持正念,坚定对大法的正信,邪恶就不堪一击。当我在“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摔伤腰部的剧痛让我感受到了死亡的滋味)的过关当中挺了过来,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同时悟到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的又一内涵。我们的生命是如此的宝贵,是用来证实大法,讲明真象,制止、铲除邪恶的,不能被邪恶任意的践踏。

窒息邪恶,是我们大法弟子的天职,同修们,让我们去兑现我们很久很久以前许下的诺言吧,“助师世间行,慈悲度众生”。

大陆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