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里达法会发言稿:在修炼中越做越好(译文)

奥兰多修炼者克里斯.贾舒瑞科

【明慧网2001年3月31日】我是1999年12月开始炼法轮功的。当时我还在教授太极,学瑜伽和其他一些功法。我的生活看上去几乎是完美的,好像我已经拥有了我所需要的一切。只有一件事一直在困扰我,就是我似乎不够聪明,不能够运用一些能力来指导我的日常生活。我开始想知道这个宇宙为什么需要我,我又能从我自己这里得到什么?

后来我太极班上的学生给了我的太极老师一本蓝色的书,上面有中国字,我很不以为然。然而,我的老师打了书后所提供的电话并参加了几次学习班,之后对我说:“这才是真正的东西,你也应该去试试。”

我去参加了学习班,炼了五套功法,虽然我觉得能量没有练太极时强,但我已经很喜欢法轮功了,然后我也和大家一起坐下开始读书。

我不知道刚开始具体是什么时候,但几乎就在那时,我意识到法轮功是我所接触到的最高的,最正确的道路,并且是我要追随的道路。

我喜欢认为自己是自由的,我还有许多人的观念,我就是那种喜欢“取众家之所长”的人,读书时总是爱跳过不喜欢的部份,但其实在我还没有读完《转法轮》第一章时,我心里就明白要想学法轮功我就不能这样。

通过学习太极和瑜伽,我已学会表现得总是很平静,因为我如果总是很放松,很平静的样子,学生们会更尊重我和我所教的东西。然而当我开始炼习法轮功,所有内心的执著开始暴露,开始冲破我外表所谓的平静。有两件事暴露的很典型,一次是我过马路,一位很没有耐心的司机向我按喇叭时;另一次是当我在电话里解决一场商业纠纷时,这两次我都发了好大的火,尖叫的和别人吵了起来。我很惊讶我的这种行为,但我太固执了,并没有因此很深的想想。我读《转法轮》也是带着分析批判的心去读,虽然我知道它有更高深的内涵,但我从小被训练成的西方实证科学的观念还是左右着我,怀疑一切事物,分析一切事物。可以说我没有通过这个考验,

没有接受《转法轮》,而是评价它。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读书,炼功,但我以前所有没有过的关堆积的越来越多,以致我不得不正视他们。我的太极老师决定不再教授太极了,六个星期以来我又炼法轮功,又练太极,又练瑜伽。那时我教太极的教师职业证明刚刚过期,所以我的瑜伽老师希望我能再考一个证书,这样我们可以合伙开一个太极,瑜伽气功学校。多么美好的生活蓝图!教授太极,瑜伽,气功,挣来的钱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我还从没有找到一个我感兴趣的职业,而这个绝好的机会正在向我招手。《转法轮》里说我只能选择一个法门去修练,我必需从未来的事业和炼法轮功中做出选择。我觉得我这38年的人生就是为了当一名教授太极,瑜伽,气功的老师,我真的以为我就是这样了。而且法轮功没有让我觉得有太极,瑜伽舒服,更没有什么乐趣可言;我还得放弃我的游戏人生的态度,放弃人的执著。最主要的是炼法轮功时盘腿很痛。我过去花费了很长时间去学习如何治愈和抵制疼痛,但炼法轮功时腿痛却是件好事。

我觉得我要放弃的太多了,可以说这是我一生当中面临的最大最困难的选择,但因为在我的内心深处一直都渴望做出正确的选择,所以最后的真正决定也就不那么困难了。我放弃了太极,瑜伽,气功,而开始全身心的修炼法轮功。

又学习了六个月,我放弃了我的怀疑论,开始意识到我以前所学的是多么的空洞,甚至根本就是错的,我学会了双盘,多少也学会了对待疼痛,当我自己感觉一切都不错时,我决定离开奥兰多和我女朋友去度假三个月。

在离开之前我告诉我的女朋友炼法轮功对我有多么的重要,她也参加过学习班并说可以和我一起炼法轮功,就象在奥兰多一样,一星期炼四天。但当我们离开奥兰多后她就完全的变了,她不仅自己不炼,也不给我时间炼,当周围有人时她也不想和我在一起,她说除非她周围没人,否则离她远一点,因为我太怪了,总是一有时间就想去打坐。我的确是想每天多找点时间去打坐和看书,而且我仍是在低层次上理解大法,认为炼动作更重要。我不理解甚至不愿接受读书才是真正实质的事情。所以我变的越来越糟,心性也掉了下来,女朋友也对我越来越不好。我花了很多时间试图向她解释,并希望她理解我为什么炼法轮功,她有一些功能,所以我想她会明白,但无论我如何努力仍打不破她的障碍。

这是我的情和色心太重,总希望她能和我在一起,希望她能和我一起修炼,这样我就不会失去她。这也是我试图说服她的背后的真正执著。如果她不修炼,我们又怎么可能在一起呢?如果她不修炼,我又怎么可能在这种敌视的环境下修呢?我意识到如果我放下这一切,我就不会象以前那么痛苦了。

即使经历了这些,情还是在困扰着我,我还试图说服我的朋友们炼法轮功,但没有成功,我意识到我太执著了。过去我认为我是一个有理智的人,总是与别人保持一定的距离,所以我没有非常要好的朋友,我认为一如既往的忠实于那些与我共同经历重要时期的人是一种美德,直到另外一个功友向我提及此观念,我才意识到我的所做所为还是为了自己而不是考虑他们。

当我回到奥兰多时,我觉得我自己落下太多,太惭愧以致不能再炼了,所以我决定自己在家单独炼习,从头开始。这其实还是我的执著,保护我自己,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好的修炼者,而其实我并不是。事实证明我单独炼法轮功并不勤奋,我还是花很多时间在举重和骑山地车上,以致有时根本没时间炼功。后来我遭遇了一个重大车祸,我伤的很重,什么也干不了只能在家呆着学法炼功。

当身体痊愈了以后我又开始骑山地车并参加了一个奥兰多的山地车比赛,我想我没有什么错,比赛前我还看了书,炼了套功。当比赛开始时,所有的人都飞快的冲了出去,我却不能在最前面。我甚至念叨:“我是法轮功修炼者,那是真正的东西。”没一会儿,我的自行车就坏了,我试着修了三次,但每次都是修好后又坏了,而且我修车的工具也坏了。我意识到这是考验,意识到我得放弃竞争,和别人,和自己,放弃人的这种执著--骑山地车。

几个月后我决定应该回到学法小组去,当有了这个决定后的一天,我骑车路过一个法轮功学法点。但我当时并不知道那是个学法小组,我以前的太极老师在那里教授法轮功,我停了下来并和他们一起打坐。那天结束时,他告诉我第二天是世界法轮大法日,他邀请我一起参加,我知道是回到真正属于我自己的地方的时候了。

然而我还是没有意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我一星期只去一次学法小组,平时自己炼的更少,因为我以为只要参加学法小组,平时就不用炼太多,不是吗?师父的“走向圆满”经文发表后,我觉得就是在提醒我,自那以后我每次都参加学法小组,我开始了解到了读书的重要性,我注意到我的书读的越多,对我在和别人讨论和交流上越有帮助。我还注意到当我不读书时就很任性并以自我为中心。所有的老弟子都重复着师父的话:“多看书”,最后,我听进去了。

在这点上我有一个经历:有一次负责人希望我能够建立一个新的练功点,让我去教授别人法轮功,这对我个人的修炼也是有好处的。我知道这是对的,是为别人好。要用纯净的心态去向别人解释法轮功的理论和回答他们的问题,组织教功可以让我更好的聆听和深思熟虑的回答,因为我要对别人负责而不仅仅是我自己。

有一件事给了我一个教训是:要尽量给别人他们所需的帮助而不只是高谈阔论的讲我个人所理解的高深道理。有一个新学员总是问我书中提到的“气机”和他从别的什么地方知道的“气阵”的区别。我于是立即开始我的解释:用大法的措辞来说我提高的如何的快,而我以前从别的功法中得到的就是很空洞很过时的东西。他立即也变得很有抵触情绪。我知道我犯了错,虽然我说的是绝对的对,但用了他不能接受的方法,所以还是我的错。我没有用心去聆听而是不过大脑地脱口而出。

我于是毫不犹豫的向他道歉,他也很快的接受了。并且还坚持来炼功点,对大法的理解也越来越深了。我们都向对方展示了我们的执著心,我们都是越做越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