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可能不会相信

【明慧网2001年4月16日】 30多年前,刚刚参加工作的我突发一场大病,被医院诊断为急性肾炎,后转为慢性。从此我走上了被病魔缠身的漫长道路,我失去了原来的工作,长年累月无休止地看病、打针、吃药、住院,病情非但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后又患了高血压、风湿病、冠心病等合并症。

89年住院期间,又被国内一家大医院确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这下子,我等于被宣判了死刑!我长年累月的浮肿,浑身无力,腿部肌肉严重萎缩,而且大腿根处有碗口那么大的一块皮肤变得象橡皮一样,非常吓人,而且在逐渐地向外扩展。钻心的疼痛,使我昼夜很难入睡。94年底,我的病情进一步恶化,发展到浑身膀肿,严重腹水,我不得不又住进了医院,大夫用了全力也无法控制我的病情,只好用大剂量的激素,结果病情没被控制住,反而交叉感染,发高烧40度不退,持续了一个多月,由于大剂量的激素替代了我的自身免疫力,所以各大医院专家会诊,用尽了办法也很难把我的高烧退下去。我的心、肝、肺、胃、肾五脏六腑全部被狼疮侵蚀,生命垂危,医院发出了病危通知。最后,一位医生想起了一种50年代的常用药,现在基本被淘汰了,千方百计地找到了这种药,总算使我退了烧,凑合着出了院。出院时各项指标均不正常,只能靠激素和偏方维持着生命。由于长期服用大量激素,(每天12片,60毫克)使我又添了新毛病,人变的表情木讷、反应迟钝,浑身肿得象个发面包,关节僵直,手攥不上拳,哆哩哆嗦,股骨头坏死,简直成了一个废人。病情还在进一步恶化,眼睛又突然什么都看不清了,经医院检查诊断为眼睛黄斑病变,医生说,没有特效药,后果就是瞎。这对我真是致命的一击,我完全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这么多年来,不但我遭受着难以忍受的病痛的折磨,而且丈夫为我的病操碎了心。他是一个科研单位肩负重任的高级工程师,为了我的病他还要奔波劳碌、担惊受怕,增添了不少白发。孩子虽然有个妈,可这个妈却没有精力疼爱他、教育他,每当我病重时,全家人甚至同事都要为我求医问药、陪床、送饭。病危时,一针下去就是几千元,每天起码一针。平时每看一次病都要花上几千元,给自己和工作单位造成了严重的经济负担。我是个要强的人,常常背着家人暗自落泪,同时也在寻找机会自杀。细心的丈夫发现了我的企图,流着泪劝我说:花这样大的力量把你救活,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孩子不能没有妈、我不能没有妻子吗?!有你在咱们就是一个完整的家,我不嫌弃你,愿意伺候你一辈子。

正当我生不如死时,1996年11月,我妹妹给我送来了宝书《转法轮》,并告诉我:“得到这本书,你就有救了!你只要真心学下去,什么病都没了。”我当时半信半疑,心想又没见过老师,能行吗?不管怎样,我抱着书看了起来,开始读时眼睛看不清字,感觉很吃力,但我觉得这书太好了,怎么也放不下了,感觉这是一门全新的科学。人为什么会得病?怎样才能好病?这些我过去迷惑不解的问题,在书中都得到了圆满的解答。结果越看眼睛越舒服,字也越来越清楚。一个星期后一遍《转法轮》还没读完,奇迹就出现了,我的眼睛完全恢复正常了,看什么那个清亮劲儿就甭提了。这是多年来从来没有过的现象。我赶快到医院去检查,结果没打针、没吃药、没采取任何治疗措施,眼睛的各项指标均正常了!大夫吃惊地望着我,觉得不可思议!其实就是我读《转法轮》时,没有想自己的病,只是认真的学习其中的法理。这不就是师父所讲的“无求而自得”吗!?要不是亲身经历真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是伟大的佛法在我身上发生的神奇效果,而且几乎所有的真修弟子都有这种亲身经历。

刚开始炼功时,身体虚弱得站不住,炼第二套功法,我只能坐着抱轮,双手颤抖得厉害。打坐几分钟腰就坚持不住了,而且这么简单易学的动作,我就是记不住。我默默地对师父说:“师父,您给了我这么珍贵的大法,不管遇到多大的魔难,我也要坚定地修下去!”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我终于把五套功法记住了,我坚持学法、炼功很快就出现了转机,两个多月的时间,我就完全象正常人一样轻轻松松地做完前四套功法了,我爱人看到我的可喜变化,开始帮我到处寻找集体炼功点,并早、晚陪我出去炼功。

得法四个月后,我到医院复查,尿蛋白、红血球、白血球、血沉等各项指标都正常,三十多年的浮肿消失了,呆傻劲儿也没了,僵直的关节灵活了,腿上的皮肤也正常了,狼疮不不翼而飞了,第一次尝到了没病一身轻的滋味,生活不但能自理了,而且还能洗衣、做饭,承担大部分的家务。爱人没有了后顾之忧,踏踏实实地搞科研去了,人也变得年轻、精神了。

大法挽救了我,挽救了我一家,挽救了千千万万个家。我及我的全家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激,千言万语化做一句:“法轮大法好!”迫害法轮功不得人心,决无好下场!

大陆大法弟子
2001年4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