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祸得福修正法(译文)

【明慧网2001年4月17日】 我名叫布兰顿·朴(Brandon Sang Jin Park),今年25岁,十年前,从南朝鲜来到美国,现住在弗吉尼亚州的弗尔弗克斯郡。我想谈谈得法的经过。1999年2月,我突然得了重病,以前我常有些小病痛。但这次不同,我甚至无法工作。在这一年里,我看了4个医生,二个针灸师和一个气功师,他们都有一套对我的病的讲法,却无任何帮助。

1999年10月4日,约翰.霍普金森大学的一位医生告诉我他已无能为力。我被确诊为患有三种不治之症,Gastroparesis,Globus Sensation和Aerophagia。由于这些病症,我常消化不良,胸部不舒服、气闷、喉阻、压抑忧郁等等,一年四季,我都感到不舒服,在1999年12月的一天,只有5秒钟没有难受的感觉,那一瞬间我以为我好了。

99年11月10日,我一生中第一次学气功,虽然这气功意外的对我的疾病有些帮忙,但还是没什么大的起色。

生病期间,我尽量少思考,因为当想到身体状况和前途时,我总是忧郁。我试了很多方法都无济于事。我已经失去了信心。我简直无法相信,刚刚23岁,难道生活就这样痛苦无望了吗?泪水常常浸湿了我的枕头。我多么希望从这些无休无止的病痛中解脱出来。我也曾想一死了之。这也许是唯一的道路。我常问自己,如果是上帝在用这些病痛惩罚我,我到底是做了什么错事?相比之下,我觉得自己还是个不错的人。这样的惩罚不是过于严厉而有些不公平了吗?当时我是把自己和那些犯了罪而又逃避惩罚的人相比。我觉得我做过的错事都是微不足道的,和那些罪犯相比,我似乎遭遇的痛苦又太过,而他们的惩罚又过轻了。

今年1月,我的气功师告诉我在互联网上有“法轮功”的材料,我和他关系很好,他给我做气功治疗,我帮他管理生意,我们互不收钱,我见他常和人讲“法轮功”的好处,他讲他在中国时曾有一个机会练习“法轮功”,但他忙于其他的事而错过了。几天后,我给了他关于“法轮功”的材料。我很高兴能帮助他,但我并不了解“法轮功”,我以为这不过是另一种气功,我也不会懂得。尽管气功师对我讲法轮功好,但我并不很信他,因为他自己的气功也没有治好我的病。况且,如果法轮功这样好,为什么他自己不练呢?

今年2月的一天,我终于读了李老师的《转法轮》一书,开始了解生活的秘密。读完第一章,正如许多其他人所感受的一样,美妙得令人难以置信。我想这正是我一生想要追求的真理。我经历了很多书上描述的境界。我不敢相信发生的事。我多次感到额头发紧,感到有能量集中在额头,并往里钻。一开始很强烈,现在已经弱多了。过了一段时间,我觉得有一种不可形容的力量从头顶向下流动。

于是我离开了我的气功师。2个月前,我又和他谈大法,并介绍法轮功的神奇。他讲他知道的,因为很多人在炼“法轮功”后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当我最后一次见他,我让他多读《转法轮》,并教给他前三节功法。

我遵循书中的指导,读书学法两个月之后,我的病痛全部消失了。那时,我还没有炼过功法动作。病痛消失之后我才开始炼功,现在我每天打坐一小时左右,并延长打坐时间。尽管“法轮功”治愈了我的病,我们都知道,“法轮功”并不是为治病和健身的。他是高层次的修炼方法,他告诉了我们宇宙的特性--真、善、忍。法轮功的修炼者是要同化宇宙特性实现人生的根本意义。

一年多的疾病虽然给我带来许多痛苦,但这段经历却是十分值得的,因为他帮我找到了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