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护法、证实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1年5月11日】我叫李羽(化名),河北省沧州市人。因2000年10月下旬去北京说一句真话而被非法关押到沧州市第二看守所,上诉无门只好绝食来抗议公安对我的迫害。12月上旬在绝食绝水8天的情况下被家人花钱取保出来,后公安局多次到家里要人并要非法劳教三年。现在我一直带着自己一个两岁的和一个四岁的孩子流浪在外。

回想一下自己幸运得法也是在必然之中的。小时候我是个非常温顺的孩子,却有一个“毛病”,就是午睡醒来大哭不止,有时哭得昏天黑地,让家人毫无办法。大人问为什么哭,那时年龄小回答不出来。其实是每次醒来睁眼一看日已偏西,一天就要过去,时光真是如流水般无法挽留,不免感慨人生是这样短暂、无奈、凄哀,这种铭心刻骨的伤感太强烈不哭不行。说来人会觉得不可思议,小孩子会懂这些?!事实却是如此。这不禁让我想起师父在《瑞士讲法》中说的:“你们在座的每个人,在历史上你们没有来到人间之前,你们的心灵深处都埋下了今天要得法的种子。在人类社会当中我多次找到你们,曾经给你们授记过,这些东西都强烈地起着作用。……像你们当初一样见到法:唉呀,我等了多少年了,就是来得他来了。”当初我得法时的心态就是如此。

在得法前我对人生充满困惑。96年得法前20天,我在一篇日记里记录了当时的心态。那时我在单位拿一点钱做期货,大概是受现在人皆为名利的影响,自己要强,总想超过别人,为了那点可怜的得失吃不好、睡不好,精疲力竭,后来单位濒临破产,自己要重新择业。这时静下心来想,内心深处真正追求的是高尚,是了悟人生真谛的智慧。对于工作,真正的意愿是找一份能对别人起到真正帮助的工作,哪怕只能帮助几个人。

可现代的哲学思想与实证科学根本无法解释我对人生意义的探索,以及一些反映到世间的超常现象──如我五岁的外甥女经常描绘她看到的一个形像:坐着花盆,身着白衣,也就是菩萨的样子。96年5月份带着这些困惑我到气功中去寻找答案,但好几门气功都使我很失望。正在我迷惘之时,我与法轮佛法注定了千百年的圣缘终于到来。为了寻找好功法我来到一亲戚家,有一天我突然见到床头放着一本《转法轮》,一看见封面,我就惊喜万分地抱在怀里(原来是亲戚为帮助我,借来他战友正学的法轮功书给我),我一口气读下去,“真、善、忍”深深震撼了我,人生中的所有问题都有了答案,我觉得人就是为他而来到世上的,于是从此走上修炼之路。

得法后连着生了两个孩子,学法时间少自己又在情中缠绕不休,不能精进,到了去年七、八月份才真正加入助师正法的队伍。2000年8月底一天,因去朋友家串门被沧州道东派出所抓走。一进派出所,所长唐云山开始带头打我们、逼口供,小警察们为了在所长面前表现就使劲打。那时抓了辖区内的许多大法弟子,他们为了搜刮钱财,家人来求情,就索要一万元,没那么多钱就还价到5000,当场交钱的就放回家,没钱的就送到看守所。当时爱人出差了,家里只有两个年幼的孩子与保姆,没人交钱,他们就把我弄到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见到鞠凤华大姨,她因向世人讲清真相被道东派出所无故抓去,被所长唐云山打得嘴里喷血,阴部流血不止,大姨义正词严地说他狠毒,告诉他这样做对自己是非常危险的。他得意洋洋地说:“你知道苗素娥(60多岁的同修)吗?我打得她拉裤子!”他对孤苦无依的人最凶,最爱打老太太。这伙人没有任何手续非法抄了鞠姨的家。在非法关押我15天后,爱人的朋友说情,派出所才把我从看守所弄出来。因没有给他们钱,他们不肯放我回家,把我带到派出所,逼写保证书,还强迫我撕师父照片,我抗拒,所里男女老少所有的人都围过来,打的打,羞辱的羞辱,搬胳膊扯腿,逼我踩、逼我撕。过了一会儿,我爱人与他朋友开车来接我,见派出所的人不给钱不放人,只好把身上带的几千元钱全掏给他们,说晚上还得在最豪华的饭店花上千元请他们吃喝。

后来我去北京证实大法,所长唐云山从沧州去接人,他问我的包哪儿去了,我说丢天安门广场了,他眼露馋相:“丢天安门了?包里有钱吧,天安门这帮小警察可肥了。”这一次办事处接人,他又伺机勒索了大法弟子许多钱。听说这个人还新提拔为分局副局长,可苦了老百姓。

去年10月下旬我带着一岁多的孩子去了天安门,那天有六、七百名弟子被抓。我被抓后分送到北京海淀区清河派出所。我们三个带孩子的同修在那里遭到毒打折磨,一小眼睛警察还耍流氓在女大法弟子身上乱摸,不堪羞辱我们被迫说了地址。到了沧州办事处,又见到道东派出所所长唐云山等人。他们知道我爱人手里积蓄了些钱,又经常在北京工作,想就此勒索一笔钱,再把我放了。他们偷偷给我爱人打了十多次电话,但也奇怪,那天爱人手机象有什么故障就是不通。后来我被关进沧州看守所,在那里我们几个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来抗议非法关押,被警察用电棍电、被吊在外边、被打被灌食,几番残酷折磨,我们卫护正义、真理的心却更加坚如磐石。在绝食绝水8、9天的情况下,我们七名大法弟子被家人取保出来……

想起来象唐云山那样的坏人如不悬崖勒马,等待他的只能是在无尽的痛苦中偿还罪恶。而看守所里的犯人却是很幸运的,通过与一批批大法弟子接触,她们都被感化了,好几个想不开要自杀的犯人得遇大法弟子的劝解和帮助变得乐观起来,甚至有几个犯人得法。其中一个得法不久的犯人被放出去后,还去北京证实法。那里所有的犯人都知大法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我真为她们生命永远的美好而高兴,这是法轮佛法洪大的慈悲救度了她们。

在护法中有些事当时不觉得,过后一想才明白。我一直觉得自己与师父讲的“善德巨在”相差太遥远。可回想起:大法弟子在天安门被打得满脸青肿、血迹斑斑,仍泪流满面不停地向身边的警察讲清真相,让他们转变观念弃恶从善,将来能有好的未来;在看守所里绝食几天的弟子对吊打他们的警察、灌食的医生、来察看的检察院工作人员苦口婆心地讲,让他们明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道理。尽管遭到的大多是蔑视和嘲笑,但他们还是不懈地劝善,这是何等的慈悲大善呀!

我从看守所绝食出来后见到在某市市委做秘书的一大学同学,我简单地跟他讲了一下我在看守所里的遭遇。他沉默良久说:“你那样一个自尊的人现在竟被整得这样没有尊严,任人欺辱。我深有体会XX党太腐败了,真愿有人能够推翻它,但你们不行。这样一群不会争斗、实来直去、手无寸铁的人怎能斗得过XX党?”我说:你说错了,修炼人对政权毫无兴趣,更无意推翻谁。试想一下,当你从大法中明白了宇宙的真理、人生的意义,甚至有些人的生命都是得法后才延续下来的,在坏人迫害大法、诽谤师父,电视上黑白颠倒、造谣惑众,善良的人被蒙蔽时,你却不敢站出来说句实话、公道话,这样算有尊严吗?我们只想做好人,做好人就得敢说真话,坚持真理。所以我们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去天安门依法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我们遵循“真、善、忍”这是最正确的事,别人抓我、打我、羞辱我、蔑视我、勒索我,那是他们的无知和不幸,为了对正义真理的信仰我们不畏惧邪恶势力。大法弟子就是要把邪恶势力对正义、善良的迫害曝光,希望每一个人都从被谎言的蒙蔽中清醒、能受益于“真善忍”大法,这才是最有尊严。我只想做一个更好的人、做一个修炼人该做的。



犯罪分子录:唐云山,沧州市道东派出所所长,据悉因主动迫害大法弟子,被江泽民犯罪集团提升为分局副局长。沧州市道东派出所电话:0317─3065421。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